News
2009年12月8日,星期二,3:35 PM

搶斷的藝術


特雷弗-阿里扎如何成為一名搶斷高手

Jason Friedman
Rockets.com 專欄作家

休斯敦 - 一切都是從眼睛開始。

一瞥、一個暗示、一個線索。任何事情都可能預示著下一個傳球的時機和線路;微妙的細節各處都有,你只是需要知道在哪里,但是,一切一直是從眼睛開始。

同時,他在等待,潛伏,雙臂放松,盡可能的潛入人群中,等待時機的來臨。想法的種子正在萌生,表面上在告訴傳球者,海岸是暢通的,水域是安全的。

這是設置陷阱,特雷弗-阿里扎突然出現在傳球的線路上,讓傳球者成為受害者。他的搶斷是冒險與回報以及犯罪與懲罰藝術,他是籃球小偷,這些天的生意不錯。

阿里扎現在以平均每場比賽2.2次搶斷位于聯盟的前5位,他完美的完成這一任務 – 6尺8英寸身高,臂展長,手快的他 – 在防守端對球擁有那種老鷹般的本能。

解釋他的技巧時說“誰拿球,你必須解讀他們的眼神,你只是盡力知道他們如何想、在想什么,做出預判。”

“你必須知道你的對手是誰,當你與像簡森-基德那樣的球員交鋒的時候,在他做出傳球動作之前,必須留意他的眼神;看看球場上的其他人,看看誰處于空位的位置,在他做出動作之前,你努力地看清他將會把球傳到哪里。你也需要知道你的隊友在哪里,以及知道從哪里進行雙人包夾,在你做出決定之前,必須考慮到所有這些因素。”

阿里扎的搶斷通常能轉變成快攻的扣籃,阿里扎將其稱為是“pick-6s”,考慮到他在高中時期是橄欖球防守后衛的背景以及對橄欖球的喜愛,他搶斷的成功并不讓人感到驚訝。

實際上,阿里扎在防守風格上有賭博的本性,這與橄欖球相似,他通過研究對手的錄像,分析對手的傳球傾向。同時,他會使用伎倆誘騙對手,讓對手認為他失去了位置,或者是不可能搶斷球,當然時機不合適或者是沒有腦筋去搶斷往往會失敗。

阿里扎在防守端的至交密友肖恩-巴蒂爾有他的觀點,他說“這非常相似,我認為多數時候特雷弗相當擅長搶斷,我希望我能有一些他的侵略性,我也希望他能有我的一些保守主義,我認為在我們倆中間的某個位置可能是完美的結合。”

“這歸結于預判。我認為特雷弗在與我一起打球的球員中有著最好的預判,你也必須有身體的支持,我解讀傳球,我知道下一次傳球的位置,但是如果我是非常接近傳球的線路,我的身體與爆發力跟不上,特雷弗幾乎能折磨對手的傳球,他對傳球的預判很好,擅長把一只手伸到傳球的路線上,讓他成為聯盟中最好的搶斷球員之一。”

當然,阿里扎傾向于在傳球線路上的表演為火箭隊重新組建的防守帶來一個獨特的元素,球隊的防守仍然還有很多要做的工作,部分由于他的出現,其他球隊的失誤增多了,這讓火箭隊得到了急需的快攻機會,出于那樣的原因,火箭隊也不愿意放棄阿里扎賭博式的傾向,盡管主教練里克-阿德爾曼警告來自于UCLA的球員需要確信他的冒險是合理的,不是盲目的。

阿德爾曼說“我認為他要足夠聰明地知道,如果你去賭博,占據了傳球的線路,最好在你的后面有隊友的協助。例如,如果是勒布朗-詹姆斯傳球,他準備去搶斷,隊友就不能去幫助他協防,因為我們不能忍受對手有很多空位的機會。”

這就是作為一個搶斷人的生意,你必須是一名能猜測別人心思的人,以及能進行風險評估的人。你必須選擇你的位置,要做出明智的選擇。你的計算必須迅速和準確,球隊的整體性取決于它。就像巴蒂爾說的那樣,“當你面對一個出色的傳球手的時候,像Peyton Manning,這是一個精細的平衡,像Peyton Manning,如果你僅僅用閱讀他的眼睛去嘗試,那么他會讓你付出代價。”

換句話說,眼神可能只是個開始,在貓與老鼠的游戲中,參加者的角色不知不覺地不斷地在改變,因此,阿里扎的藝術在于把自己扮演成、描繪成一個無害的老鼠的能力,雖然瞬間又可能變成一只貓,對于他來說,一切都是從那一瞥開始的。

對火箭隊中文網站有任何的問題,請發送Email:溫瑞武




You do not have the correct version of the Flash Player Plugin. Click here to ge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