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凱文-麥克海爾訪談

主教練執教年輕球員面臨的挑戰

休斯敦 - 火箭隊教練組在間歇期,已經進行了深入計劃和準備,考慮策略與陣容的安排。

距離訓練營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們現在都在想什么?火箭隊網站的Jason Friedman對主教練凱文-麥克海爾進行了專訪,分享他執教年輕球員所面臨的挑戰。

下面是他們談話的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將在星期三公布)。

JCF: 我知道這個間歇期并沒有像你預計的那樣,你喜歡球隊中能有一名超級明星球員,成為球隊在球場兩端的領袖,我也知道在NBA聯盟球隊的年輕球員過多會面臨更大的挑戰。也就是說,教練在為年輕球員的能量與活力興奮地同時,還要為年輕球員的成長與發展起到主要的作用。

KM: 這就是我們這支球隊的現狀,坦白地說,我希望球隊中能有更多的老兵,我具有競爭性,希望能獲勝,但是年輕球員多的球隊有著穩定表現的同時,取得勝利會很艱難。

但是,能教授這些孩子如何以正確的方式在NBA打球,每天教授他們如何成為職業球員,如何每天都能有所進步,如何克服球場上的起起伏伏,這總是令人興奮的事情。你如何來克服3連敗或4連敗?答案只有努力工作。有趣的事情是答案總是相同的,那就是努力工作,同時還需要聰明地工作。這永遠不會改變,因為你不可能工作少,卻能變得好,你不會出場打出了愚蠢的表現卻能取得勝利。這很有挑戰性,但是,也會有回報。

JCF: 事實是,多數的老兵球員已經達到了一定的高度,他們經歷了戰爭的鍛煉,聽說過各種的演講,他們不可能改變他們的方式,但是,年輕的球員,尤其是新秀球員,他們是一張白紙,他們將會期望你來幫助他們灌輸職業比賽。

KM: 我認為是這樣的,你能塑造年輕的球員,這些年輕球員在培養習慣,他們在尋找適合于自己與球隊的風格。

現在,我們指定他們的打球風格,但是,現實的情況是,你不會讓(Donatas) Motiejunas 這樣的球員,只打大前鋒;他的速度很快,能來回的跑動,因此,你必須發揮他的才能,讓他們融入到球隊中,那將是巨大的挑戰。

讓我看看我們現在的陣容,可能只有4名去年的球員,錢德勒,帕特森,K-Mart與馬庫斯,因此今年有11個新面孔, ‘這個球員能做什么? 如何使用他才能獲得成功?’因此,有很多的嘗試與錯誤, 對于我來說不是有趣的事情。由于有太多的未知數,對于我來說是可怕的。

希望在訓練營的28天結束時,對于什么能起作用我們至少能有一些感覺,需要前一個月或者是6個星期,我們與其他的球隊對抗,我可以說, ‘伙計們,這的確起作用,或者不起作用,’ 因此,當1月1日到來的時候,希望我們的輪換陣容能確定下來,年輕球員感到舒適,我們可以說, ‘好的,讓我們看看這個團隊能做什么,’因此,球隊面臨著巨大的挑戰。

今年,我們談論過有很多的年輕球員,沒有打過職業聯賽,因此,我無法確信什么樣的戰術是最適合于他們的。

我知道我們需要打快節奏,拉開球場的空間,給外線的球員更多的空間,因為我們的年輕球員太沒有經驗。我們只是給他們球,讓他們自己組織,我無法確信這對于他們是否公平,但是,羅伊斯-懷特與泰倫斯-瓊斯,他們二人都有能力處理球,是好的決策者,因此,這給了你一定的靈活性,因為我們的一些大個球員能打到外線去,并且有處理球的能力。

因此,我們有很多不同的能做的事情,但是,現在我們需要發現什么適合于他們,如何才能起作用,每個人如何融合到一起,有很多的未知數,但是,那就是我們的現狀。

JCF: 我認為,如果人們觀看了去年你的指教風格,他們會認為麥克海爾的進攻更多的是打擋拆,同時,給組織后衛更多的自由空間。今年因為人員不同了,你認為我們能打不同的進攻風格么,或者依靠林書豪 – 上個賽季他擅長單打與擋拆配合 – 這是否與快節奏的籃球能充分發揮年輕球員們的跑動相符?

KM: 如果你問我喜歡打什么樣的比賽,我會說我喜歡有一名能投籃的大個球員,如果你沒有那樣的球員,那就難辦了。我不會預測這樣的大個球員在我們球隊中是否存在,因此,我們的進攻可能是由外及內開始,盡管我更傾向于由內及外的進攻。我更喜歡籃板球出色的球隊,進攻中先打到內線,然后傳球給外線的投手。但是,聯盟中這樣的球隊并不多。

因此,我們會選擇最適合于球隊的打法,如果我們最好的組織者是2號位球員,我們就會讓他多打,如果4號位球員球員是最好的組織者,那么也讓他多組織。目的不是進攻,而是找到適合于球隊的進攻。

因此,現在會打什么樣的進攻?經過幾個月我會讓你知道。

JCF:在談論一些年輕球員的時候,你是否關心羅伊斯-懷特確定的位置,或者你只是認為, ‘誰在意呢? 他是一名籃球運動員 –這才是最重要的。’

KM: 他能防守誰? 那是關鍵,我不關心他的進攻,你可以說,‘羅伊斯,你打組織后衛,,’ 或者 ‘羅伊斯打中鋒,’ 我認為他將會打出同樣好的表現。

他非常獨特:能得分,能傳球,他能更多照顧好籃球,知道NBA的籃筐要更小,在大學期間好的傳球在NBA并不是,因為NBA的球員臂展更長了,速度更快了,也更聰明了。因為,不管羅伊斯打什么位置 – 他都會打出同樣的方式。因此,我們現在是讓他找到高效的位置。

你需要籌劃把他的隊友放到什么位置上,什么是他最好的傳球?他是否是能找到隊友的獨特的球員?如果他能,那非常好 – 那意味著他有著很好的視野。但是如果他沒有全場的視野,然后你必須知道他能看到什么:他是否有半場的視野、三節的視野等等? 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讓他打比賽,并觀察,然后說‘羅伊斯,這就是我們想讓你做的傳球,這不是我們想要的傳球,’只是幫助他解決這個問題。

但是就像我所說的,我不在意他的位置,他將會打出同樣的方式,你不應當把他貼上2號位的標簽,突然之間,他會成為三分球手 – 我認為那不會發生。他是一名進攻型球員,能帶球,找到隊友,并吸引兩名防守球員,找到空位的隊友。

JCF: 顯然是不同類型的球員,但是我想下個問題的第一個反應是一樣的,我們談論D-Mo 或者泰倫斯-瓊斯,他們能防守誰?

KM: 我認為能防守兩個后衛的位置, 我喜歡他們能有更快的腳步,但是,在拉斯維加斯他們有著不同的表現,我喜歡他們二人在夏季聯賽多數的表現。

但是,我恰巧注意到在夏季聯賽中:勒布朗不會打,韋德也不會打,也不會看到加索爾兄弟,德懷特-霍華德也忘記來了 – 在這一點上你可能會阻止我,這些球員忘記他們應當來到維加斯打比賽,我猜測。

他們已經展示了自己能做什么,但是,現在對抗頂級球員的時候,他們還需要證明他們能做什么。他們是否能防守頂級球員?在拉斯維加斯他們能防守不同的球員,這是個好跡象。

但是,當我告訴你,這些球員有很多我們需要發現的東西,比如他們想在哪里拿到球,哪里是他們最舒適的拿球區域,他們能防守誰 – 有很多需要解決的問題,他們從來沒有在NBA的高水平聯盟中打球,因此對于他們有很多需要解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