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对话林书豪

火箭媒体专访控球后卫林书豪,探讨了统计数据,关键时刻的处理策略和如何保持成功的持久性。

休斯顿 - 距离新赛季训练营开启不到两周了,火箭队的球员已经返回丰田中心训练场,全力备战即将到来的新赛季。为了解他们在休赛期做了什么,火箭队记者杰森·弗里德曼在接下来的几周将对每位球员进行访谈,探讨他们现在的训练情况,新赛季的目标,以及这个夏天训练场内和训练场外的情况。

今天轮到控球后卫林书豪坐在这把有些烫手的椅子上接受采访。以下是谈话实录。

杰森·弗里德曼:不管你信不信,我只想和你讨论篮球。我们的谈话就从模式识别对控球后卫 –  或其他进攻组织球员的重要性开始吧。无论是控球后卫还是四分卫,我想反应快速的球员能够发现对方的防守套路,球员的微妙移动及其含义,这会提高他摆脱防守的能力。作为进攻组织者,你对这个概念是怎么理解的?你如何执行这个概念?

林书豪:尤其在这个挡拆的联盟中,你第一个需要寻找并识别的就是找出防守的分布情况。此时你的策略需要根据身边的球员类型来制定——他们是投手型,突破型还是背打型?这些会改变场上的平衡,但是这些都源自于对防守的初始判断,判断得越快,做得越好。实际上这也是我需要提高的地方。

杰森·弗里德曼:我想任何事情都是同理,比如:不管你是否拥有辨认某种防守套路的天赋,你仍然需要一定的比赛场次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作为一个年轻球员。你如何弥补经验不足这个问题?

林书豪:我会犯错误,我只需要从中尽快地学习。为了学得快些,我观看自己和其他优秀控卫的录像。然后分解我的错误,并认真分析,确定如何做才是更好的决定。我认为一个球员绝对需要经历一定的比赛场次,但是学习的快慢,在一定程度上也取决于球员自己。

杰森·弗里德曼:那么回顾去年的录像,你对自己哪些地方不满,挑出来哪些地方?

林书豪:可以肯定的是我跳起来的次数太多了。我需要尽量留在地面上,不让自己陷于险境。我需要减少懒惰的传球。麦克海尔教练把这些称作“固定线路”的传球,只有一个位置,我就传了一个直线。我需要利用更多的假动作以及更多角度。然后我需要提高左手运球,能够摆脱防守球员。这些事情导致了我上赛季大多数的失误。

杰森·弗里德曼:你提到了观摩其他球员的录像——你观摩了哪些球员?显然现在联盟里有非常多的出色控卫,从他们身上当然会学到东西,但是哪些控球后卫是你最关注的?

林书豪:我看了所有人的,有些名字可能让你惊讶。每个控卫都有强于我的地方,所以关键就是不管是什么,都要学到。我看过的球员——大家常见的有:克里斯·保罗,德隆·威廉姆斯,史蒂夫·纳什,约翰·斯托克顿,加里·佩顿。然后看一些技术上有特色的球员:胡安·卡洛斯·纳瓦罗,克里斯·杜洪,雷蒙德·费尔顿。 他们做的一些事情非常优秀,比我要好,可能其他人看不到。

杰森·弗里德曼:我很好奇,你认为杜洪、费尔顿这样的球员哪里做得比你好?

林书豪:快速地阅读比赛。如果被包夹,他们会快速摆脱。我总是试图控球太久。他们观察站位,会发现传球路线并快速出手——他们在这方面很出色,也是我要学习的。你不能总是对抗包夹;如果你吸引了包夹,你就完成了工作,问题就变成:如何摆脱并把球传给正确的人?他们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杰森·弗里德曼: 你之前说过要制定训练计划:既能提高左手,又能提高快速、有效决策的能力。你在这些方面具体做了什么?

林书豪:我练习了不同方式的传球,尝试用左手传出跟右手一样质量的传球。这样我的选择面就更宽了。在观察站位方面,我们在训练中进行模拟:我利用掩护传球,正好给到他们最舒服的位置。诸如此类。

杰森·弗里德曼:这又回到了我刚开始关于模式识别的问题:在开始挡拆时,你寻找哪些能够观察到的线索?

林书豪:首先就是定位队友的位置,其位置是否合适,然后寻找防守的漏洞——防守是否站对位置,某位防守者的脚步是否处于尴尬的状态。我要千方百计诱使对方暴露漏洞,以便进攻,或者设法寻找可以快速出手的传球线路。

杰森·弗里德曼:你会关注统计数据吗?

林书豪:一点点。主要关注自己的统计数据。

杰森·弗里德曼:所以你可能熟悉熟悉Synergy统计数据,你的挡拆做得不错,你的单打是在统计数据之外的…

林书豪:接球就投的命中率比较低…是的,这个夏天我们分析了这个问题,训练也是围绕这一点规划的。还练了比如1对1防守。有些训练全部针对防守:比如紧盯防守。我们喜欢在训练中发挥创造性。

杰森·弗里德曼:我想问:从构成看,这支球队似乎最适合快节奏打法。但是去年的统计数据表明,你在半场阵地进攻中表现优秀。我知道我们的数据有限,所以我想问一下:你对快攻战和阵地战两种风格的适应程度。

林书豪:我爱快攻。上赛季快攻数据很低,我感到惊讶,因为我本来是个不错的快攻球员。我喜欢打得快。我喜欢在运动中跑起来打球,加快比赛节奏,在短时间内就完成进攻。

杰森·弗里德曼: 所以你觉得这些数据并不能充分表明你是怎样的或者将成为怎样的球员?

林书豪:我觉得数据能说明很多事情,但是不能说明一切。不看数据很愚蠢也很天真,但是全凭数据也同样愚蠢。

杰森·弗里德曼:和火箭队签完合同后,你有没有花些时间想想球队战略问题,比如如何利用队友来打战术?

林书豪: 我还没有想太多,因为要做到那一点,你需要首先对队友有所了解,但多数人我还不了解。现在我和他们一起训练,开始有些感觉,试图发现他们喜欢在哪里接球,他们的优势在哪里,在什么时间能给球,什么时间不能给球,什么样的战术对他们最合适等等--这样的问题。

杰森·弗里德曼:我知道现在提这个问题还太早:训练中是否有什么人表现得足够优秀,以至于你可以得出结论?

林书豪: 欧米尔,大家都没有充分意识到他的进攻能力,大家都知道他防守好,进攻端差一些。我觉得他会给大家惊喜。这是目前我最大的发现。我观察菜鸟们打球的时间还不够多,还没有其他的结论

杰森·弗里德曼:问个随意的问题,供参考,这个问题肯定远离你的时代了。如果在比赛开始前30分钟类似斯科特·巴库拉扮演的场景再现,让我能够控制你的身体,当然上帝不允许,我能够在比赛中全面地扮演一个优秀的林书豪,那么赛前你会面授我哪些机宜呢?其实用最笨的方式问,就是我想问你怎么思考、应付比赛的。

林书豪:就是要自信,坚持你的强项,进攻,进攻,进攻。对我来说,我为上帝打球,不担心其他的事情,不担心谁在看球,记者还是经理,就关注比赛,让比赛流畅、自然进行。我会这样提醒自己。

杰森·弗里德曼:你的比赛方式跟上季比有改变吗?

林书豪:不会,我不希望改变,我有阵子没有打比赛了,但我希望不会变。

杰森·弗里德曼:在比赛的关键时刻,你感觉到比赛方式的变化吗?随之增加的压力、紧张、兴奋影响到你吗?

林书豪:关键时刻就只关注赢球。我的信念就是打出战术。脑子里没有太多其他的想法,只想着打出战术,在哨声吹响之前让我们的球队再进一球。这个只跟我当时的角色有关,战术可能需要我抢篮板,抢断,或者助攻--无论需要什么(都努力去做)。当然整个比赛期间都是这样,但是最终关键时刻还是需要更多的专注。

杰森·弗里德曼:此时你会产生担心输球的心态呢,还是产生一种动力?

林书豪:在比赛中我不太去想输赢的事情,在比赛中,你就只想着比赛本身。

杰森·弗里德曼:当你在与猛龙那场比赛最后一投的时候,或者面对湖人做出关键投篮时, 和其他的比赛时间比,你的想法有什么不一样吗?

林书豪: 如果是最后一球,而球正好在我手里,我会专注于怎样投一个高质量的球并投进。你必须投进那个球。和正常比赛时间比,当然会有那种紧迫感,但是我觉得主要思路没有变:进攻,冲击力,打出战术。

杰森·弗里德曼: 在比赛最后几秒钟,球在你手里,你想自己投那个球还是找队友投个好球。

林书豪: 在对猛龙那场,是我来投球。不过,大多数情况我只是想投个好球,不论是我投还是队友。我不喜欢终场的时候把球投失,我更喜欢有人空位投球,而不是我把球投丢。

杰森·弗里德曼:这是你的个人想法还是看过一些研究报告说这是处理关键球的理想方式?

林书豪:我觉得篮球就应该这样打。每次进攻机会都存在好的投篮方式和不好的投篮方式,越多地采用好的方式,赢球的机会就越多。

杰森·弗里德曼:为什么你说在与猛龙那场比赛你的选择不同?

林书豪:因为他们没有对我包夹,所以出现了好的投篮机会。如果出现一对二,那就不是好的投篮时机。可是他们单打,当然就不一样了。在对猛龙那场,我放弃打挡拆,因为我不希望他们有机会上来包夹。当你一对一的时候,就可以投个好球。在这个联盟里面,大多数球员在1对1的情况下都能投出好球。

杰森·弗里德曼:我们用填空的方式做个总结:就个人来说,这个赛季成功的条件是…

林书豪: 如果全队都能尽最大努力工作,同时能建立优秀的球队文化,这就是我的成功所在。当然我们希望能够打进季后赛。当然,如果没有打进季后赛,是由于出现很多逆境、伤病或者其他需要克服的事情,而球队仍然能够建立优秀的球队文化,能够发展壮大,变得更出色,这就是成功的赛季。

杰森·弗里德曼:优秀的球队文化包括什么?

林书豪: 努力工作,归属感和和责任感,无私,牺牲和真诚。这些是保持成功持久性的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