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對話林書豪

火箭媒體專訪控球后衛林書豪,探討了統計數據,關鍵時刻的處理策略和如何保持成功的持久性。

休斯頓 - 距離新賽季訓練營開啟不到兩周了,火箭隊的球員已經返回豐田中心訓練場,全力備戰即將到來的新賽季。為了解他們在休賽期做了什么,火箭隊記者杰森·弗里德曼在接下來的幾周將對每位球員進行訪談,探討他們現在的訓練情況,新賽季的目標,以及這個夏天訓練場內和訓練場外的情況。

今天輪到控球后衛林書豪坐在這把有些燙手的椅子上接受采訪。以下是談話實錄。

杰森·弗里德曼:不管你信不信,我只想和你討論籃球。我們的談話就從模式識別對控球后衛 –  或其他進攻組織球員的重要性開始吧。無論是控球后衛還是四分衛,我想反應快速的球員能夠發現對方的防守套路,球員的微妙移動及其含義,這會提高他擺脫防守的能力。作為進攻組織者,你對這個概念是怎么理解的?你如何執行這個概念?

林書豪:尤其在這個擋拆的聯盟中,你第一個需要尋找并識別的就是找出防守的分布情況。此時你的策略需要根據身邊的球員類型來制定——他們是投手型,突破型還是背打型?這些會改變場上的平衡,但是這些都源自于對防守的初始判斷,判斷得越快,做得越好。實際上這也是我需要提高的地方。

杰森·弗里德曼:我想任何事情都是同理,比如:不管你是否擁有辨認某種防守套路的天賦,你仍然需要一定的比賽場次才能達到自己的目標。作為一個年輕球員。你如何彌補經驗不足這個問題?

林書豪:我會犯錯誤,我只需要從中盡快地學習。為了學得快些,我觀看自己和其他優秀控衛的錄像。然后分解我的錯誤,并認真分析,確定如何做才是更好的決定。我認為一個球員絕對需要經歷一定的比賽場次,但是學習的快慢,在一定程度上也取決于球員自己。

杰森·弗里德曼:那么回顧去年的錄像,你對自己哪些地方不滿,挑出來哪些地方?

林書豪:可以肯定的是我跳起來的次數太多了。我需要盡量留在地面上,不讓自己陷于險境。我需要減少懶惰的傳球。麥克海爾教練把這些稱作“固定線路”的傳球,只有一個位置,我就傳了一個直線。我需要利用更多的假動作以及更多角度。然后我需要提高左手運球,能夠擺脫防守球員。這些事情導致了我上賽季大多數的失誤。

杰森·弗里德曼:你提到了觀摩其他球員的錄像——你觀摩了哪些球員?顯然現在聯盟里有非常多的出色控衛,從他們身上當然會學到東西,但是哪些控球后衛是你最關注的?

林書豪:我看了所有人的,有些名字可能讓你驚訝。每個控衛都有強于我的地方,所以關鍵就是不管是什么,都要學到。我看過的球員——大家常見的有:克里斯·保羅,德隆·威廉姆斯,史蒂夫·納什,約翰·斯托克頓,加里·佩頓。然后看一些技術上有特色的球員:胡安·卡洛斯·納瓦羅,克里斯·杜洪,雷蒙德·費爾頓。 他們做的一些事情非常優秀,比我要好,可能其他人看不到。

杰森·弗里德曼:我很好奇,你認為杜洪、費爾頓這樣的球員哪里做得比你好?

林書豪:快速地閱讀比賽。如果被包夾,他們會快速擺脫。我總是試圖控球太久。他們觀察站位,會發現傳球路線并快速出手——他們在這方面很出色,也是我要學習的。你不能總是對抗包夾;如果你吸引了包夾,你就完成了工作,問題就變成:如何擺脫并把球傳給正確的人?他們在這方面做得很好。

杰森·弗里德曼: 你之前說過要制定訓練計劃:既能提高左手,又能提高快速、有效決策的能力。你在這些方面具體做了什么?

林書豪:我練習了不同方式的傳球,嘗試用左手傳出跟右手一樣質量的傳球。這樣我的選擇面就更寬了。在觀察站位方面,我們在訓練中進行模擬:我利用掩護傳球,正好給到他們最舒服的位置。諸如此類。

杰森·弗里德曼:這又回到了我剛開始關于模式識別的問題:在開始擋拆時,你尋找哪些能夠觀察到的線索?

林書豪:首先就是定位隊友的位置,其位置是否合適,然后尋找防守的漏洞——防守是否站對位置,某位防守者的腳步是否處于尷尬的狀態。我要千方百計誘使對方暴露漏洞,以便進攻,或者設法尋找可以快速出手的傳球線路。

杰森·弗里德曼:你會關注統計數據嗎?

林書豪:一點點。主要關注自己的統計數據。

杰森·弗里德曼:所以你可能熟悉熟悉Synergy統計數據,你的擋拆做得不錯,你的單打是在統計數據之外的…

林書豪:接球就投的命中率比較低…是的,這個夏天我們分析了這個問題,訓練也是圍繞這一點規劃的。還練了比如1對1防守。有些訓練全部針對防守:比如緊盯防守。我們喜歡在訓練中發揮創造性。

杰森·弗里德曼:我想問:從構成看,這支球隊似乎最適合快節奏打法。但是去年的統計數據表明,你在半場陣地進攻中表現優秀。我知道我們的數據有限,所以我想問一下:你對快攻戰和陣地戰兩種風格的適應程度。

林書豪:我愛快攻。上賽季快攻數據很低,我感到驚訝,因為我本來是個不錯的快攻球員。我喜歡打得快。我喜歡在運動中跑起來打球,加快比賽節奏,在短時間內就完成進攻。

杰森·弗里德曼: 所以你覺得這些數據并不能充分表明你是怎樣的或者將成為怎樣的球員?

林書豪:我覺得數據能說明很多事情,但是不能說明一切。不看數據很愚蠢也很天真,但是全憑數據也同樣愚蠢。

杰森·弗里德曼:和火箭隊簽完合同后,你有沒有花些時間想想球隊戰略問題,比如如何利用隊友來打戰術?

林書豪: 我還沒有想太多,因為要做到那一點,你需要首先對隊友有所了解,但多數人我還不了解。現在我和他們一起訓練,開始有些感覺,試圖發現他們喜歡在哪里接球,他們的優勢在哪里,在什么時間能給球,什么時間不能給球,什么樣的戰術對他們最合適等等--這樣的問題。

杰森·弗里德曼:我知道現在提這個問題還太早:訓練中是否有什么人表現得足夠優秀,以至于你可以得出結論?

林書豪: 歐米爾,大家都沒有充分意識到他的進攻能力,大家都知道他防守好,進攻端差一些。我覺得他會給大家驚喜。這是目前我最大的發現。我觀察菜鳥們打球的時間還不夠多,還沒有其他的結論

杰森·弗里德曼:問個隨意的問題,供參考,這個問題肯定遠離你的時代了。如果在比賽開始前30分鐘類似斯科特·巴庫拉扮演的場景再現,讓我能夠控制你的身體,當然上帝不允許,我能夠在比賽中全面地扮演一個優秀的林書豪,那么賽前你會面授我哪些機宜呢?其實用最笨的方式問,就是我想問你怎么思考、應付比賽的。

林書豪:就是要自信,堅持你的強項,進攻,進攻,進攻。對我來說,我為上帝打球,不擔心其他的事情,不擔心誰在看球,記者還是經理,就關注比賽,讓比賽流暢、自然進行。我會這樣提醒自己。

杰森·弗里德曼:你的比賽方式跟上季比有改變嗎?

林書豪:不會,我不希望改變,我有陣子沒有打比賽了,但我希望不會變。

杰森·弗里德曼:在比賽的關鍵時刻,你感覺到比賽方式的變化嗎?隨之增加的壓力、緊張、興奮影響到你嗎?

林書豪:關鍵時刻就只關注贏球。我的信念就是打出戰術。腦子里沒有太多其他的想法,只想著打出戰術,在哨聲吹響之前讓我們的球隊再進一球。這個只跟我當時的角色有關,戰術可能需要我搶籃板,搶斷,或者助攻--無論需要什么(都努力去做)。當然整個比賽期間都是這樣,但是最終關鍵時刻還是需要更多的專注。

杰森·弗里德曼:此時你會產生擔心輸球的心態呢,還是產生一種動力?

林書豪:在比賽中我不太去想輸贏的事情,在比賽中,你就只想著比賽本身。

杰森·弗里德曼:當你在與猛龍那場比賽最后一投的時候,或者面對湖人做出關鍵投籃時, 和其他的比賽時間比,你的想法有什么不一樣嗎?

林書豪: 如果是最后一球,而球正好在我手里,我會專注于怎樣投一個高質量的球并投進。你必須投進那個球。和正常比賽時間比,當然會有那種緊迫感,但是我覺得主要思路沒有變:進攻,沖擊力,打出戰術。

杰森·弗里德曼: 在比賽最后幾秒鐘,球在你手里,你想自己投那個球還是找隊友投個好球。

林書豪: 在對猛龍那場,是我來投球。不過,大多數情況我只是想投個好球,不論是我投還是隊友。我不喜歡終場的時候把球投失,我更喜歡有人空位投球,而不是我把球投丟。

杰森·弗里德曼:這是你的個人想法還是看過一些研究報告說這是處理關鍵球的理想方式?

林書豪:我覺得籃球就應該這樣打。每次進攻機會都存在好的投籃方式和不好的投籃方式,越多地采用好的方式,贏球的機會就越多。

杰森·弗里德曼:為什么你說在與猛龍那場比賽你的選擇不同?

林書豪:因為他們沒有對我包夾,所以出現了好的投籃機會。如果出現一對二,那就不是好的投籃時機。可是他們單打,當然就不一樣了。在對猛龍那場,我放棄打擋拆,因為我不希望他們有機會上來包夾。當你一對一的時候,就可以投個好球。在這個聯盟里面,大多數球員在1對1的情況下都能投出好球。

杰森·弗里德曼:我們用填空的方式做個總結:就個人來說,這個賽季成功的條件是…

林書豪: 如果全隊都能盡最大努力工作,同時能建立優秀的球隊文化,這就是我的成功所在。當然我們希望能夠打進季后賽。當然,如果沒有打進季后賽,是由于出現很多逆境、傷病或者其他需要克服的事情,而球隊仍然能夠建立優秀的球隊文化,能夠發展壯大,變得更出色,這就是成功的賽季。

杰森·弗里德曼:優秀的球隊文化包括什么?

林書豪: 努力工作,歸屬感和和責任感,無私,犧牲和真誠。這些是保持成功持久性的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