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林書豪訪談

火箭隊的組織后衛分享他的信仰,跳投,以及他對帕森斯約會建議的一些看法。

休斯頓 - 按慣例,每年的八九月份,當休假的球員們為下個賽季做準備的時候,我們設法逮住球員們,了解他們目前的狀況。上個月,火箭隊網站記者賈森-弗里德曼 專訪了林書豪,之后就霍華德隨奧拉朱旺訓練進行了獨家報道。對新秀射手伊賽亞-柯南和助教J.B-比克斯塔夫進行了訪談。本月對新秀羅伯特-考文頓,控衛帕特里克-貝弗利,首席助教凱文-桑普森,以及錢德勒-帕森斯的訪談

今天接受采訪的球員是林書豪。

JCF: 我知道你在訓練投籃 – 實際上你剛剛結束馬拉松式的投籃訓練,當提起提高的時候,你是否做了動作上的修改,或者只是奉行“掌握一門藝術必須投入必要的時間 10,000-小時的理論”?

JL: 我不知道你所稱之的改變,但是,我只是做一點點的調整,讓動作更流暢些,我會比以往跳得矮一些,但是,這讓動作更加的流暢,而沒有停頓。但是坦白地說,這個改變太小了,甚至你都不能說出有什么不同,我只能感覺到一點點不同。當然,還需要盡可能多地重復練習。

JCF: 從舒適與信心的角度,你的感覺如何?因為在上賽季最后三個月,你的三分球命中率達到了40%,我討厭過多地談論你的投籃問題。但是,從投籃距離角度,你如何來描述舒適的水平?

JL: 我認為你說到了點子上 – 很多是精神上的; 只是相信你的投籃。我認為那是我想采取措施提高的,只是走進球場,相信你的投籃。我認為這一直是一場持續不斷的戰斗,但那只是一個領域,當你說起提高的時候,那非常重要,或者是比其它一切都重要。

JCF: 好的,我們現在重新回到以前的一個話題 我們在夏天的早些時候已經談論過, 你在心里承受力方面的目標是什么?顯然,你的信心伴隨著投籃手感而增強,這是在夏天里完成的內容么?

JL: 那是在間歇期里不像回家那么容易的事情,通過不斷地訓練讓自己堅強起來。我認為這來自于每個賽季的經歷。這是一種積累,或者是進入賽季的一種心態。然后隨著你經歷的起起伏伏,你需要保持并且不斷地積累,因為你真的不能再現那些情況。

JCF: 因此,你是以什么態度進入本賽季?

JL: 我只是出場打比賽,不擔心任何事情:比如向別人證明自己,或者證明自己的價值,或者不辜負自己的合同或者其它任何事情。我將會在沒有任何壓力與期望的情況下打球。由于球隊簽約了德懷特-霍華德,同時還有哈登,因此,球隊有很多關注的焦點,但是,對于我來說,只是每天盡自己的努力去打球。

JCF: 最終,你再次回到了弱者或被低估的行列,你是否感覺到那樣的方式?

JL: 但是,那是我感到舒適的地方(笑)。這很有趣,我們生活一直伴隨著‘他不能做這個,他還不夠好,’ 然后發生了一些事情,有了一點突破,然后過了一段時間, ‘他就是這樣,但是,他不能達到更高的水準,他是大學聯賽的水平,他不能進入職業聯賽等等。’那是我一直經歷的循環。現在是, ‘好的,林瘋狂發生了,但是,他不能保持下去。’

因此,我對現在的弱者角色感到舒適。

JCF: 那些起伏與掙扎 – 我猜測那是你最需要依靠信念的時候。

JL: 是的,那正是性格的塑造,我認為在任何情況下都沒有懷疑,或者必須證明自己,并不只是我在戰斗到底 – 是上帝給了我力量或者能夠做事的機會。在一天結束的時候,我集中精力做的事情就是,不管面前有多大的困難,不管發生什么,堅守自己的信念。

JCF: 這關系到你談論的心理韌性和經驗的受益:當你遇到困境的時候,你是如何依靠特定的記憶,這會產生很大的不同。你會通過這些知識與經歷找到信心。

JL: 毫無疑問,有時候我們集中精力達到更高的水準,有些忘記了我們的起點。例如,這個夏天,我們不喜歡的交易謠言滿天飛,但是,我記得在我職業生涯的早期有被裁員的謠言,或者想知道是否被送到發展聯盟。因此,我總是不斷提醒自己是上帝讓我踏上這個旅程。

JCF: 好的,你最近的一站旅程是與哈基姆-奧拉朱旺、德懷特-霍華德一起訓練。你們是怎樣訓練的? 一個星期與大夢在一起,你將是大夢步伐的大師?

JL: 我想是的,如果教練麥克海爾或者德懷特想知道低位步伐的訣竅,我一定會說出的(笑)。

JCF: 你需要有大夢那樣的指揮權?

JL: 我知道,這是很有趣的時光。只是向他學習,顯然,這個賽季我可能不會在低位有任何的時間,但是,他在低位令人驚訝的腳步,仍然適用于后衛球員 – 我們只是在靠外的區域使用那樣的腳步。

JCF: 我從小道消息聽說,你與德懷特進行了一對一的單練,你明顯有身高上的弱勢,你們是怎樣對抗的?

JL: 那很有趣(笑),我們基本上都是在跳投,我們規定只能進行兩次的運球,通過兩次運球我能來到內線,我不能在他頭上投籃,只能選擇跳投。運球也不是霍華德的強項,最終他也只能跳投。

JCF: 我聽說了你們有很多的規則與限制。

JL: 是的,我們有運球的限制,我們也同意,他不能背身單打,在我頭上扣籃。

JCF: 最終,誰贏了? 我猜測最重要的問題擺在這里了。

JL: 我們各贏一局。

JCF: 那基本上是跳投賽,書豪那對你的名聲有幫助。

JL (笑) 有比那更重要的…

JCF: 好的,把玩笑放到一邊,我想最重要的你有機會與隊友們在一起一個星期。

JL: 絕對的,我認為那是彼此尊敬的第一步,觀看他工作的方式,他也看到了我工作的方式,大家能在一起這非常關鍵。對于我們需要大家花時間在一起,建立友誼,建立彼此的尊重與信任,當我們談論一支好的球隊時,我認為信任非常重要。球隊信任教練,信任球員,我認為信任是好的防守球隊所必需的。因此,希望我們能向那個方面邁出一大步。

JCF: 我知道,球隊仍然有很多需要做的工作,但是,客觀地衡量這支球隊,有潛力成為冠軍的競爭者。對于這支球隊的很多球員,對會面臨獨特的情況,包括你自己也是。進入這個賽季有什么不同,這是否讓你感到興奮?

JL: 那絕對令我興奮,我不是聚光燈下的陌生人,但我還是感到興奮,令我興奮的原因之一是我還在一年前同樣的城市里。我不需要尋找住房,不用想體育館在哪里,我感到很舒適。我知道每個人,言語無法表達我的感受。在過去的4個年頭,每年我都在不同的城市,那還不包含發展聯盟的旅途。因此,對于我來說,在同樣的城市里,我感到非常的高興。

JCF: 你是否期望隊內存在的競爭?因為當你看看陣容的時候,幾乎在每個位置上都有很多有才能的球員,尤其是3、4號位。

JL: 我認為那對我們有幫助,我認為重要的是在訓練中彼此促進。管理層的工作很出色,讓球隊擁有很多出色的球員。我們將會有一些老兵領袖球員,即使這些老兵球員不能出場多少,他們仍然能在很多方面幫助球隊,比如化學反應與建議等方面。

JCF: 提起建議與忠告,這是我最后的問題,也是最重要的:你是否有機會看看在十七歲雜志上錢德勒的約會建議欄目 ?

JL: (笑) 什么?!? 我還不知道有這件事情。首先,我感興趣的是他說了什么。

JCF: 所以,你不知道這件事情?

JL: 不,我真的不知道,如果大家閱讀他的建議,請不要相信錢德勒所說的。

JCF: 你是否在一百萬年以后,接受錢德勒約會的建議?

JL: 呵呵 …

JCF: 好的,讓我以另一個方式詢問:你是否在100萬年以后,讓你的女兒接受錢德勒關于約會的建議?

JL: (笑) 我想這要取決于當時他是否嚴肅。他很聰明,知道自己說什么,但是,取決于當時他是否嚴肅。他像是一名小丑,但是,在一天結束的時候,他知道自己談論什么,因此,我有興趣聽聽他說什么。

JCF: 很多時候說,盤起頭發引起男孩的注意 …

JL: (笑)好的, 別介意,我認為將來我不會女兒接受錢德勒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