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林書豪訪談

火箭隊首發組織后衛談論化學反應,關鍵時刻的表現與評價

波特蘭 - 可能無法證明,然而,卻有很大的可能性,幾乎每一支獲勝的職業體育運動隊曾經有隊員說過這樣的話:“我認為在我們的更衣室里有種特殊的東西”,那樣的情緒時常能被分享,當提及的時候也不會消減其有效性 – 獲勝的球隊應當有那樣的心態, 否則還有什么意義呢? – 但是這也引出了合乎邏輯的如下問答題:是什么導致產生這樣的感受,讓這只球隊與眾不同?

星期四下午,火箭隊網站對林書豪進行了專訪,分享他對球隊的化學反應,關鍵時刻的表現,以及個人的評價等問題的看法,下面是談話的錄音文稿:

JCF: 幾天前,你提到過,你相信這支球隊擁有某種特殊的東西,你認為是什么讓這支球隊很特別?

JL: 我只是認為我們在一起的時間比較短,我認為這支球隊優點與弱點并存,這樣年輕的球隊成為聯盟進攻出色的球隊,你很難想象。那就很特別,我們沒有訓練營,多數的問題是在飛行中解決的,我們是聯盟最年輕的球隊,因此,我認為我們有著特別的東西。

現在,球隊的防守是另一回事,但是,那也需要時間。

JCF: 完全認同這樣的籃球風格需要一定的時間么?我知道大家都喜歡它與自由度,但這并不容易。對于任何一個體系,為了能正常工作,必須每天進行訓練,在82場的常規賽期間那并不容易,尤其是球隊在加快節奏的時候。

JL: 那絕對需要時間,隨著賽季的進行,我們開始發現‘哇,我們是具有威脅的球隊’,我們開始相信,隨著你看到成功的越多,你就會越相信它。

JCF: 是什么時候,你們全隊開始認識到這一點?

JL: 我認為是在12月的后期與1月的早期,我們在12場比賽中取勝10場,我們的取勝方式就是讓每個人都能參與其中。圣誕節與灰熊隊的比賽, – 我們大勝了對手,我們意識到‘好的,這不是偶然發生的。’

JCF: 場外的化學反應如何?

JL: 我們大家彼此尊敬,我認為這有很大的幫助,我們都很年輕,大家有著相似的經歷與生活,那在球場外有著很大的幫助。有時候當隊中有30多歲有家庭成員的球員,他們可能不想與年輕球員在一起,但是,我們幾乎都是年齡一樣的球員,那非常好。

JCF: 是的,我發現那些有家庭的球員不會總與大家在一起。

JL: (laughs) 而我們有家庭的球員,也能經常與我們在一起,那很重要。

JCF: 與國王隊的比賽之后,你談起了泰倫斯-瓊斯,你欣賞那些努力工作等待機會的球員,這支球隊中有很多球員是同樣的情況。球隊中有第二輪新秀像錢德勒,另一個第二輪選秀球員奧馬爾在芝加哥的時候也在等待機會,還有非選秀的球員格雷格-史密斯 … 甚至詹姆斯哈登在來到火箭隊之前,也是沒有生活在聚光燈下,你認為那樣共同的特點是否有助于大家產生很好的化學反應?

JL: 我們大家都感謝所得到的機會,很多人有著相似的背景經歷,我知道有球員去發展聯盟或者被裁掉的時候 – 像詹姆斯-安德森就被裁掉過,他在球隊競爭季后賽席位的兩場比賽中表現出色 – 我們對此非常感激,因為在NBA的生涯中都經歷了起起伏伏。

JCF: 從你個人的角度,如何評價本賽季?

JL: 今年是成長與進步的一年,經歷了去年的瘋狂之后,我的眼睛對一切都開放。我認為這是一個起起伏伏的一年,我想要的是將來更加穩定的表現,能控制比賽,以一種穩定的方式接管比賽,而不是希望它可能發生。

JCF: 幾天前我們談論有關穩定成長的話題,你評價自己,給了一個分數C,那是如何得到的?

JL: 我認為有很多時候,我在場上幾乎是沒有什么作用,而有時候卻能表現很好,綜合起來給C(笑)。

我一直是最嚴厲的批評家,我認為賽季之初只是F,現在提升到C。我記得在季前賽與賽季的早期自己的表現只是平庸,一個賽季都在提高,總體表現是平庸。

JCF: 提及季后賽,你們現在發現與球隊的目標是如此之近,我記得去年的8月你說過你只在乎球隊是否能進入季后賽。現在還剩下7場常規賽,球隊依靠魔術般的三分球幾乎鎖定季后賽的席位。

JL: 如果賽季之初你告訴我,在常規賽剩下7場的時候,球隊成績是42-33,我會很興奮,現在我也很高興。

JCF: 隨著賽季即將結束,每場比賽都尤為重要,這就意味著更加強調關鍵時刻的表現。 我看了你的統計數據,數據非常出色(在過去的5場比賽,火箭隊或者領先,或者落后少于5分,你投籃命中率51.9%,三分球命中率66.7%),因此,第一個問題:你是否相信關鍵時刻?

JL: 是的,我相信一些球員珍惜那一時刻,而一些球員在關鍵時刻掙扎。我一直認為自己在下半場打得比較好,尤其是在第四節。

JCF: 你認為自己是否是關鍵先生?

JL: 我想那樣說還為時過早,我不記得自己的數據,但是,我的確記得自己在第四節所犯的錯誤。

JCF: 因此,擺脫那些錯誤的關鍵是什么?

JL: 經驗,隨著經驗的積累,會逐漸好一些,意志力也會變得更加強了。我認為像任何事情一樣,這需要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