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林書豪訪談

火箭隊組織后衛談論所犯的錯誤,以及時間與嘗試的重要性

波特蘭- 當你與林書豪在一起的時候,生活變得不再寂寞- 生活在國際的聚光燈之下,既是對生活的祝福也是詛咒。本周對于火箭隊的組織后衛也不例外,星期一晚上與熱隊的比賽,在最后時刻條投出了一個三不沾空氣球,星期二發現自己職業生涯第一次成為了全明星的候選人。

然而,林書豪依靠他典型的謙虛和安靜面對無情的媒體壓力;在接受采訪的過程中,再一次展示了他的這一特點,在火箭隊即將開始3場關鍵的客場之旅那天,火箭隊網站的Jason Friedman對林書豪進行了專訪。

JCF: 我想問你。在與熱隊的比賽之后發生的事情,開爾文-桑普森說,你跑向他,對最后投失的那個球表示道歉,并告訴他,下一次你會投中的,你那樣做是想證明什么?

JL: 任何時候在比賽的關鍵時刻,當有球在手的時候,我有責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而我卻沒有做到。因此,我只是走向教練,說我應當投中那個球,將來有機會我會投中的。

JCF: 桑普森說,他以往沒有遇到類似的情況,賽后有球員那樣對他說。

JL: (笑)我不知道,從我的角度,我應當投中那個球,我讓大家失望了。

JCF: 現在你感覺自己在進攻中的角色是怎樣的?在交易之后球隊經歷了巨大的變化,讓大家經歷了兩個訓練營,從你個人角度,那個轉換過程如何?

JL: 我認為這是我們仍然在解決的問題,那是大家需要記住的重要東西。我從來沒有看到經歷了8場比賽就能找到球隊的化學反應;對于我與球隊的每個人來說,我們仍然在尋找進攻與防守中的身份。我們需要耐心,因為我們在嘗試一些東西,看看是否起作用,然后做出調整,那需要時間。有時候你需要用很長時間,但是,現實是這是一個需要時間的過程。

JCF:從理想的角度,你認為進攻該是什么樣的?

JL: 最終對手需要防守球場的兩側,我們將快速傳球,從防守的強側轉到弱側,這樣的進攻很難防守,我們將一直地快速轉換,從不同的角度與側面進攻攻擊,那就是我們想看到的。

JCF:我認為有趣的是,人們看到勒布朗-詹姆斯與韋德居在邁阿密的時候,他們用了兩年的調整適應時間,才找到適應他們的打法與風格。你與哈登是不同類型的球員,但是有一點你們是相似的,那就是需要有球在手。現在,勒布朗與韋德已經在一起兩年多的時間了,有趣的是人們卻希望你與哈登在兩個星期的時間,就能找到最佳的打法,那顯然是不現實的。

JL: 絕對的,我認為我們彼此需要作出犧牲,不只是我,還有他與球隊的每個人。如果有時候是我或者是他無球的跑動,那也是我們應當做的,也是應當習慣的,因為我認為這對我們不會存在問題。

JCF: 與他配合是否需要你加強外線的投籃?

JL:那是絕對的,因為哈登有球的時候,極具威脅,他會讓其他人得到空位投籃的機會。

JCF: 球隊教練員像麥克海爾和桑普森都強調,如果球員一旦有空位投籃的機會就必須投籃,即使沒有投中還要繼續投,你覺得這一點對于你來說有多么重要么?

JL: 那非常重要,不是所有的教練都那樣認為,教練給予了我們投籃的信心。他們相信那就是應當的方式,如果你知道你能投籃得分,你就會持續投籃,即使在特定的環境下投籃不中

JCF: 最后我想知道:我認為Adrian Wojnarowski 所說的話,他說你來到休斯頓非常好,因此,我想知道你在休斯頓球場內外的感受如何?

JL: 我認為在球場之外感覺很好,這里大家支持我,幫助我。在球場上,我仍然在經歷轉換的過程,許多東西對于我是新的,因此,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適應。但是,我認為那是遲早的事。我已經看到了一些積極的與消極的東西,但是,我知道會是那樣的。

JCF: 是否有球場外的故事,表明你在火箭隊完成轉換會容易一些?

JL: 我會說在這里接觸的每個人,不管我們的比賽是贏了還是輸了,他們都會打電話或者是發短信鼓勵我們–大家能一直地溝通與交談,表達各自的觀點,確信一切都是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并不是每個球隊都能這樣做的。如果你表現的有些掙扎,人們會提供幫助,或者與你交談,鼓勵你度過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