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專訪J.B-比克斯塔夫

火箭助教談戰術,小個陣容以及指導明星陣容所遇到的獨有挑戰

休斯頓 - 按慣例,每年的八九月份,當休假的球員們為下個賽季做準備的時候,我們設法逮住球員們,了解他們目前的狀況。之前,火箭隊網站記者賈森-弗里德曼 專訪林書豪,之后就霍華德隨奧拉朱旺訓練進行了獨家報道。上周對新秀射手伊賽亞-柯南進行了專訪。

今天輪到火箭助理教練J.B-比克斯塔夫來坐這把發燙的椅子。

弗里德曼: 首先讓時間倒回上賽季,我想問一個我非常感興趣的問題:對雷霆的第二場比賽,火箭使用了小個陣容,后場首發變為貝弗利、林書豪,哈登提到大前鋒位置。請問這個決定是如何出臺的?教練組會議做了哪些部署?

比克斯塔夫:第一場比賽里他們使用的防守方式很有效,迫使我們召開了那個會議。我們意識到必須盡可能發揮出全部的技能。不是說我們的內線坍塌了,但是他們封鎖了進攻通道,不讓哈登、帕森斯及其他組織球員持球,我們的內線球員不得不接球就投。

所以如果我們能夠拉開的空間越多,就能命中越多的外圍投籃。內線的伊巴卡不得不跑到外線去防守。要想贏球我們只能這樣做。

當時教練組出現爭議:應該沿用常規的小個陣容把德爾福諾放在四號位,還是應該保持完整的替補席讓德爾福諾繼續替補出場從而祭出真正的小個陣容?最終的決定是:盡量發揮我們的技術,盡量拉開空間。這是我們的優點,他們的弱點,因為他們要繼續使用兩個內線。所以我們必須發揮自己的優勢,技術和空間就是我們的優勢。

弗里德曼:言之有理。在那個時刻進行那樣的思索確實有道理。在季后賽的第二場派出那樣的陣容足夠大膽。但是不可否認,整個賽季,對于小個陣容你們并非棄之不用,卡洛斯打四號位的陣容取得了不小的成功,很可能是最有效率的陣容。對陣聯盟排名第二的雷霆,你們又祭出了不一樣的小個陣容,這確實需要勇氣。

比克斯塔夫: 小個陣容的起源是:常規賽我們只贏了雷霆一場比賽,就是那次球員交易之后發生的(賽前火箭隊和國王、太陽進行了球員交易,送走帕特森等,換來加西亞等)。那場比賽我們沒有大前鋒可用,所以把卡洛斯放到四號位,結果我們大比分獲勝,徹底擊敗了他們,其后的幾場季后賽我們決定使用這樣的陣容。

所以說使用小個陣容已經無數次了。季后賽第二場,像你說的,我們沒有使用以前習慣的小個陣容,因為當時沒有人認為我們能贏球,第一場我們輸掉20多分,所以我們必須做出改變。在這個聯盟你必須具備改變的勇氣,還要充滿希望和信心,整個賽季我們一直相信自己的小個陣容。某種程度上我們的變招奏效了。季后賽因而變得完全不一樣。

弗里德曼: 當時你們排名第八,沒有人看好你們,這樣的決定做起來更容易嗎?

比克斯塔夫: 當時我們必須發揮自己的優勢,就是外圍投籃。阿西克非常善于保護籃筐,能夠保護身邊的小個球員。打小個陣容就是在發揮自己的優勢,對此我們很有信心。

如果你排名第二,善于打內線,比如灰熊隊,必須打內線,打出自己的優勢所在。研究發現:對陣優秀的球隊我們的小個陣容發揮穩定,也更有效率。我們很滿意。話又說回來,在這個聯盟你必須具備做出改變的勇氣。

弗里德曼:從目前球隊的名單看我們可以做出很多種陣容選擇。顯然霍華德能夠帶來重大的改變,帶給我們很多種選擇。對于為霍華德配備射手的陣容他擁有成功的軌跡。也可以選擇使用超級內線,和阿西克同時出場。我想你們教練組對于如何排兵布陣已經心里有數,從現在到賽季揭幕前的這段時間內,你們如何把戰術板上的概念落實到賽場上?

比克斯塔夫: 首先進行設想,然后到訓練營演練,打磨成型,隨時發現其優點和漏洞,分析利弊。我們擁有很多有天賦的球員,在這個聯盟里,最終是天賦贏得勝利。因此我們必須富有創意,把最合適的五個人放在場上,如果霍華德和阿西克組合能夠在多數情況下打得很好,我們就會一直沿用。

當你看到球隊贏球,那是因為天賦在起作用。你不能說:他們個子都太高,不能在一起打球。我們必須擁有足夠的創意,打造成功的內線組合。

弗里德曼: 上賽季首發陣容幾乎一成不變,保持了連續性;今后每場比賽你們可能都要組合不同的配置。你怎么看二者的關系?

比克斯塔夫: 每場比賽有48分鐘,你有足夠的機會來組合你希望的搭配。首發陣容保持連續性非常重要,這樣球員們知道自己的目標。

常規賽期間你沒有像季后賽那樣的準備時間,所以你必須始終發揮自己的優勢。如果首發陣容經常變化,就會缺乏連續性,導致成績不穩定。所以你必須發狠:無論面對那個對手,必須依靠自己的優勢擊敗他們,不取決于對手強弱,而取決于自己的表現。

常規賽,如果你的水平過硬,對手就很難適應。我們現在就處于這樣的位置,我們不必夠著去適應對方,而其他球隊需要犯愁如何適應我們。

弗里德曼:在你的設想中,這支新隊伍是否會像上賽季那樣,打快節奏的籃球呢?

比克斯塔夫: 我們會打快節奏,但能不能像上賽季那么快,我也說不好。很顯然,我們將盡量發揮球員們的長處。我們的內線球員們已證明,他們能適應快節奏。外線球員也證明了可以打出快節奏。我們仍然相信,在計時前半段出手,事情將變得簡單些。因此我們既能打快也能打慢,但不會以抵消本隊優勢為代價。我們擁有能在內線頻頻攻擊的大個子,如果需要慢下來等他們落位,我們也會這樣做。打法盡量平衡,陣地戰的比重應該能占到50%。總能找到讓所有人都開心的辦法;我們只需更富有創造力,我相信教練組能搞定這一切。

弗里德曼: 去年這個時候你們休假回來發現球隊名單已經面目全非。盡管今年球隊名單也發生了變動,但穩定性方面遠強于去年。你計劃預先增加戰術內容呢,還是邊打邊調整呢?你不想像里弗斯的凱爾特人隊那樣擁有令人目不暇接的戰術花樣嗎?

比克斯塔夫: 從我們的打法看,我們不需要他們那種深奧的戰術,我們擁有引爆裝置,開啟后可以邊打邊調整。我們應盡量在前5秒內建立起優勢,然后見機行事。按照我們的思路打,其他球隊占不到什么便宜,我們只需做好后半段進攻的啟動工作。

我們將派上更多球員,因為現在球隊擁有眾多各類型的可用之才,可以把球傳到他們感覺舒服的位置,這時見機行事的進攻模式就已經開啟了。

弗里德曼: 如今是你帶領這支球隊的第三個賽季,球隊具備了穩定性,也擁有了干出點大事業的雄心。終于盼到更進一步的機會,不必從頭再來了,心情一定相當激動了。

比克斯塔夫: 是面臨的挑戰讓教練們心情激動。每個賽季都面臨不同的挑戰。每年的期望有所不同,但難度是一樣的。停擺那年要應付從沒有遇到過的交易,只有一周半的時間準備新賽季。第二年名單上只有兩名老球員。現在我們的期望是在更高的層面贏球,仍然面臨許多挑戰。作為教練應付挑戰、讓球員們發揮最大潛能是我們的本職工作。

弗里德曼: 如今至少在8月末從紙面上看,你們擁有的陣容可以做些不同尋常的事兒,你一定很激動吧。

比克斯塔夫:沒錯,這是毫無疑問的。奪冠是終極目標。高層們表現非常優秀,他們組建了這套陣容,我們具備了叫板總冠軍的資本,你必須向他們致敬。前景令人開心,也令人激動。但要重申的是,紙面上不等于現實,全隊必須找到合適的化學反應,必須找到共同的目標,你必須找到辦法,最大限度地開發球隊的潛力。正如我所說的,這是教練的工作:不管交給你的是什么球員,都必須盡量發掘他們的潛力。

弗里德曼: 目前教練組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么?

比克斯塔夫: 你也看到了,當優秀的球員聚到一起的時候,需要時間來彼此適應。當年我在森林狼的時候,球隊引進了卡塞爾和斯普雷維爾跟加內特配合。于是賽季初期他們打得很掙扎,人們都不記得了。熱隊也是這樣,他們付出了很多艱辛,花了很多時間才彼此適應。所以現在我們的責任就是幫助他們盡快適應彼此。

這不是個簡單的事兒。也存在無縫對接的可能性,但沒人說得準。有的球員跟優秀球員一起打球時會非常無私,有的持球型球員會失去一些侵略性,因為他有了太多的想法。肯定有個過渡的階段,其過程不是你能安排的。

弗里德曼: 當然一切都是猜想。不過如果各個部件嚙合良好,是否有助于球隊的過渡?熱隊的最大挑戰是如何將兩名只有持球才能發揮最好的球員發揮出最佳潛能。我們的球隊擁有擅長打擋拆的哈登、林書豪以及擅長掩護的霍華德,還有眾多能夠拉開空間并打多個位置的球員,所以理論上似乎可以加快適應的過程。

比克斯塔夫: 我同意。各個部件應該能夠嚙合良好。就像拼拼圖,各個組成部件互相銜接,構成一個整體。我認為我們的適應過程會容易些。再說一遍,在沒有進行真刀真槍的比賽之前,沒有人能夠說得準。

我們確實要打擋拆,但是有人希望在其中承擔不同的角色,有人喜歡在某個位置接球。所以總會出現這樣那樣類似的問題。解決問題需要時間,需要反復糾正。

去年的擋拆有阿西克,今年換成霍華德,人不一樣了,所以哈登和林書豪必須去適應。其他外線球員同樣需要適應,以保證在合適的時間出現在合適的位置。如果派出雙塔組合打內線,就需要一定的時間來解決暴露出的缺點。

方方面面有許多細節問題需要一定的時間去適應。有些問題容易些。總之,無論難易,都需要時間和反復,才能達到冠軍級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