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伊賽亞-柯南專訪

火箭新秀控衛談適應、身體素質及學習保羅

休斯頓 - 按慣例,每年的八九月份,當休假的球員們為下個賽季做準備的時候,我們設法逮住球員們,了解他們目前的狀況。上周,火箭隊網站的記者賈森-弗里德曼 專訪林書豪,之后就霍華德隨奧拉朱旺訓練進行了獨家報道

今天輪到新秀射手伊賽亞-柯南來坐這把發燙的椅子。

弗里德曼:我感覺你是球隊的神秘人。今夏在不同的場合我看過隊中每個人打球,唯獨沒有你,因為你在夏季聯賽開始前扭傷了腳踝。現在腳踝感覺如何?剛剛進入NBA,適應得如何?

柯南:這很有趣。就像你說的,之前我受傷了,所以需要克服困難,讓自己100%恢復健康。感謝上帝幫助我找回了自己,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可以重新做受傷前做的所有事。現在腳踝感覺很好,本周我的表現不錯,期待訓練營早日到來。

弗里德曼:和NBA級別的球員對抗情況如何?

柯南:情況令人滿意。剛開始有幾個地方還不太適應,現在已經調整過來。親身體驗才能感受到差別,這真令人驚訝。我努力向老隊員學習,我喜歡競爭,竭盡全力給他們施加壓力。

弗里德曼:一開始你不適應的是什么?

柯南: 就是如何拉開球場空間,以及防守落位的速度太快,有時身體碰撞很激烈。不過我是名強壯的后衛,這不會給我造成太大困擾。不過在NBA,在拉開球場空間、球員的速度方面,和大學時迥然不同。

弗里德曼: 你提到享受身體對抗,你看起來更像一個跑衛或后衛。那你之前打過橄欖球嗎?

柯南: 是的,我打橄欖球一直到10年級,然后迷上了籃球。我一直努力訓練,因為作為1名小個后衛,你必須展現自己具備身體對抗的能力,所以大學時我很注意對身體的訓練,以承受激烈的身體對抗,那時我的眼光就很長遠。我有優秀的體能訓練師相幫。

弗里德曼: 今夏的幾次非正式訓練,你和哪名隊友練得最多?

柯南:貝弗利、格雷格-史密斯、泰倫斯-瓊斯和詹姆斯-哈登,和他們在一起的次數最多。這是個很棒的團隊,他們明白自己的目標,詹姆斯是全明星,球隊的領袖之一,可以從他身上學到很多。

我還和霍華德聊過,在洛杉磯見到了帕森斯。我盼望早日和全隊一起合練,盡快建立化學反應。

弗里德曼: 你有機會和詹姆斯-哈登一起打球嗎?

柯南:是的。在洛杉磯集訓時,我們在一起練了很多。我就是哈登的減壓閥。當他有麻煩時,他知道我能投籃,所以愿意將球分給我。新賽季,我要繼續充當全隊的減壓閥,即便霍華德或其他任何人遇到麻煩,我都可以充當減壓閥,因為我投籃好。這是火箭隊喜歡我的原因,他們喜歡優秀投手,而投籃是我的長處之一。

弗里德曼: 你認為自己是雙能衛,還是單純的控衛?二者的區別對你很重要嗎?

柯南: 我可以做任何要求我做的事。很幸運我能夠得分,但同時我是作為控衛成長起來的。大學時必須打得更具侵略性,為了贏球,我更多地充當分衛的角色,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贏球,也就是教練需要我做的事,我按教練的要求打球。

在NBA,我知道自己不是進攻第一選擇,因此能重新做回以控衛為主的角色了。如果對方防守不嚴,我有信心抓住機會投籃得分。但最終,只要能獲勝,教練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弗里德曼: 擋拆是聯盟里的基本打法,對擋拆你怎么看?你重點觀察誰?

柯南:觀察內線球員。越過內線球員后,我觀察第二波防守。我的好朋友保羅告訴我,不必擔心你面前的人,因為你應該能夠晃掉他。所以我總是觀察內線球員動向以及接下來的防守情況,尋找我方的空位隊友。

弗里德曼: 我記得在介紹新援的發布會上,你曾談及保羅對你意味著什么。我認為聯盟中沒有哪名控衛比他更適合出任導師了。他怎么幫你適應聯盟,你如今又有何期待?

柯南: 凡事搶先一步。保羅教會我掌握比賽節奏,如何變換自己的節奏,如何閱讀場上即將發生的一切。最重要的是他告訴我如何對抗,你越兇悍,一切越簡單。他還告訴我在NBA有些事情會變得簡單,因為在這里球員都善于拉開球場空間,這有助于做好自己擅長的事兒。

他經常告誡我:認真思考比賽,做到凡事搶先他人一步。控衛必須指揮球隊,他很擅長這一點。從保羅身上我學到很多。

弗里德曼: 我知道保羅毀掉了大量錄像,并且一直對高級數據感興趣。這事他透露給你了嗎?

柯南: 我必須學會這招。我要學會如何使用這種技術。我對學習十分渴望,我相信自己能夠學到足夠的知識。

弗里德曼: 我保證火箭隊能夠盡快滿足你。如果你對錄像和數據感興趣,只要你能想到,球隊就能提供給你。

最后一個問題: 選秀夜之后,你的生活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柯南:變化很大。認識我的人更多了。驚奇的是,休斯頓人一看到我就能把我認出。賽季開始前我得履行作為新秀的職責,所以馬不停蹄地到處轉。

當然這樣做我很開心。這一切曾經都是我的夢想,我只需盡量享受這個過程。我剛剛踏上休斯頓的地盤,希望融入進去,做好前行的一切準備。你只需選擇好自己的位置,盡量避免擁堵。

弗里德曼: 聽口氣像個真正的控衛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