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采访大卫·斯特恩 (一)

NBA总裁回忆了全明星赛事,担忧及对自己的评价

休斯顿 -  初次采访大卫·斯特恩,从哪里谈起呢?

毕竟这个人为NBA服务已经近60年了;在1966年,他成为NBA外聘法律顾问,开始正式建立与NBA的联系。之后他解决了一系列重要的问题,最终于1984年2月1日升任NBA总裁。在他的监管下,联盟成长为拥有数十亿美元生意的庞大全球品牌,引领这项运动度过了一些本身固有的难关。 

他工作称职,是具有远见的领导者,同时又颇受争议。工作性质迫使他长期走在政治的钢丝绳上,随时需要保持常人难以做到的某种平衡。每天都得做出艰难、痛苦或微妙的决定,无法让所有人满意。不过可以肯定地说:在他的监管下,NBA繁盛起来了,任何一部详细记录NBA历史的著作都不能不使用可观的章节描述斯特恩对联盟这个全球品牌的影响力。

还是存在那个问题:初次采访大卫·斯特恩,到底从哪里谈起呢?他的内心见证了NBA赛场内外的一切,整理思路和记忆库需要花上几个小时,更可能几天的时间。

也许需要等到下一次。

和蔼的斯特恩还是抽出大量的时间与火箭队官网畅谈明年二月即将在休斯顿举办的全明星周末。2月14日在乔治·布朗会议中心启动的NBA嘉年华将拉开宏伟的全明星周末的大幕。不仅有全明星比赛,还将欣赏到扣篮大赛、技巧赛等。

其实赛事的背后还隐藏着更深的含义,因为斯特恩已经宣布到接替奥布莱恩上任总裁的30周年纪念日之时就将卸任。本届赛事将是他作为NBA总裁的最后一届全明星赛,也为本次两部分的访谈提供了合适的背景。采访围绕他对过去的回忆、他的担忧及联盟中的敏感话题进行。 

贾森·弗里曼: 从你上任后的第一个全明星周末谈起吧,当时你预料到这项赛事有朝一日会发展成今天这样的盛典吗?

斯特恩: 当然没有。这是个不可思议的增值发展过程。1984年决定设立扣篮大赛和传奇明星赛。美国篮球协会的每位成员一直有这个愿望,掘金队属于ABA成员,就在丹佛举办了扣篮大赛。J博士多米尼克·威尔金斯等人有值得骄傲的表演。

也举办了首届传奇明星赛——当时原本想叫元老赛,深受欢迎。元老们的比赛劲头太足了,以至于有人受伤,所以取消了这个设想。

后来反复酝酿推出了新秀挑战赛,投篮之星赛和技巧挑战赛,随着内容的扩展,在这里能够享受到有关NBA的一切: 在主办地通过NBA关怀行动向社区延伸; 邀请NBA传奇明星参加周日早午餐聚会,历代NBA球员有机会欢聚一堂,真的非常受欢迎,像家庭聚会。

即将在会议中心举办的嘉年华让人人都能够参与篮球互动。从周五到周日举办活动的场馆是开放的,可以展示自己的才华,对国内外的球迷来说,这些绝对是不可思议的经历。

举办期间,主办城市实际上成了世界篮球之都。

弗里曼: 以前在休斯顿举办的全明星周末给你留下了哪些有价值的回忆?

斯特恩: 89年的赛事有杰·雷诺和威利?纳尔逊吗?

弗里曼:很可能。我记不清了。

斯特恩: 你能不能去查一下?

弗里曼:(笑)应该去查,不过说实话,我觉得没必要调查杰·雷诺和威利?纳尔逊是否参与了那年的全明星赛事。

斯特恩: 我很难记清了,稍后我去查,再给你打电话。

(注: 将近傍晚斯特恩果真打来电话,提供的信息显示:杰·雷诺确实参与了89年的赛事;而2006年全明星赛事上休斯敦交响乐团的演出是他记忆最深刻的节目之一。)

我对89赛事的唯一记忆是巨大的室内赛场里人山人海的球迷。看到那么多的球迷千里迢迢赶来欣赏一场篮球比赛确实令人十分激动。休斯顿成功地举办了那次赛事,我们都很喜欢。

到2006年,有了新的体验:轻松的心情,漂亮的场地,巨大的空间,充足的旅馆。客人们总说:‘这是个漂亮的城市。还会再来的。’

弗里曼: 请给休斯顿人提提建议吧?

斯特恩: 尽情享受从周四到周日的各项活动吧:如众多的户外音乐会,成千上万人参与的嘉年华,还有传奇明星早午餐聚会,NBA关怀行动等等。

漏掉一个:周五晚的嘉年华上,将有全明星名人赛,当然要有庆祝活动,非常吸引人。还要举办发展联盟全明星赛。球迷们可以入场参观全明星训练。我还可以列举很多很多,没完没了。只要能想到的就能看到。

许多人为改善赛事体验尽了很大努力,亚历山大和泰德·布朗(火箭队首席执行官) 的工作表现证明了休斯顿是座优秀的主办城市。那个周末将令人极其兴奋。

这里是每个球迷必到的地方。享受那个周末吧,届时休斯顿将作为全球的舞台亮相。

弗里曼: 你刚才提到在过去29年里赛事获得了增值,从哪里开始的呢?

斯特恩: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或许赛事本身就应该发展成现在的规模,规模大不一定更好。

弗里曼: 卸任总裁的日期确定了以后,有留恋的感觉吗?

斯特恩: 其实卸任前没有什么留恋感。我们连续疯狂地工作,以拥有成功的赛季,拥有最好的全明星,在世界面前展示自己,获得爆满的上座率,开发出数字媒体。要说有任何区别的话,我比以前更忙碌了。不会有留恋感,只留存无数美好的回忆。

弗里曼: 如果能够重回1984年,你会对41岁的自己说些什么?

斯特恩:想说的是:面对无法预测甚至想象不出来的环境、场景和事件时你的所有反应最终决定了你是怎样的人。要注意观察事情的进展,根据危急情况择机而动。

弗里曼: 按照你说的量尺,你如何评价自己?你是否考虑过:再给一次机会,你可能采取不同的方法解决某些问题吗?

斯特恩: 我经常那么想。我是那种经常说‘本应该做得更好’的人。 但我不老是惦念着那些过去的事,得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做好准备。相信过去的经验能够教会我如何处理将来的事情。

我不喜欢回顾过去,发生的已经无法改变了。我喜欢推进目前的工作。

弗里曼: 既然如此我想提前向你道歉,下面要问的问题还是回顾过去。就任NBA总裁的第一个新秀年,奥拉朱旺是状元签。念出他的名字前你是怎么想的?在台上怎么和他打招呼的?="http://i.cdn.turner.com/dr/nba/teamsites-nbateams/release/rockets/sites/rockets/files/constern3.jpg">

斯特恩: 老实说我不记得了。但我确实记得前一天晚上,在一家意大利餐馆内为参加选秀的球员举办的招待会上遇到了奥拉朱旺和他的母亲,我被领到奥拉朱旺和他的家人面前。餐馆的部分天花板太低了,我当时很尴尬。

我记得采用了抛硬币方式来决定哪支球队拥有1号签。我的办公室里有一枚硬币。记得发现了开拓者队与奥拉朱旺的谈话。你会发现,有趣的是我的记忆中紧要关头发生的事情更多一些。

弗里曼: 那说明什么?

斯特恩: 说明我非常关注NBA这艘大船能够一直在水面上扬帆远航,关键时刻能够选择正确的航向。最重要的是免遭恶风的袭击,如暴力事件,裁判问题,艾滋病问题,吸毒或球员抵制教练、奏国歌拒绝起立等行为–迫于当时的形势我觉得有必要采取措施保护NBA,挡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这是NBA总裁应该做的。同时为了球迷、球队老板和球员的利益,还要努力提升比赛质量。

弗里曼: 显然遭受批评是常事。你在意别人对你的评价吗?

斯特恩: 任何人都希望别人说自己做了正确的事情。我也是那么想的,但绝不会让那种想法影响自己的行动。

采访总裁斯特恩的第二部分内容将于周四刊发。更多有关嘉年华及购票信息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