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采訪大衛·斯特恩 (一)

NBA總裁回憶了全明星賽事,擔憂及對自己的評價

休斯頓 -  初次采訪大衛·斯特恩,從哪里談起呢?

畢竟這個人為NBA服務已經近60年了;在1966年,他成為NBA外聘法律顧問,開始正式建立與NBA的聯系。之后他解決了一系列重要的問題,最終于1984年2月1日升任NBA總裁。在他的監管下,聯盟成長為擁有數十億美元生意的龐大全球品牌,引領這項運動度過了一些本身固有的難關。 

他工作稱職,是具有遠見的領導者,同時又頗受爭議。工作性質迫使他長期走在政治的鋼絲繩上,隨時需要保持常人難以做到的某種平衡。每天都得做出艱難、痛苦或微妙的決定,無法讓所有人滿意。不過可以肯定地說:在他的監管下,NBA繁盛起來了,任何一部詳細記錄NBA歷史的著作都不能不使用可觀的章節描述斯特恩對聯盟這個全球品牌的影響力。

還是存在那個問題:初次采訪大衛·斯特恩,到底從哪里談起呢?他的內心見證了NBA賽場內外的一切,整理思路和記憶庫需要花上幾個小時,更可能幾天的時間。

也許需要等到下一次。

和藹的斯特恩還是抽出大量的時間與火箭隊官網暢談明年二月即將在休斯頓舉辦的全明星周末。2月14日在喬治·布朗會議中心啟動的NBA嘉年華將拉開宏偉的全明星周末的大幕。不僅有全明星比賽,還將欣賞到扣籃大賽、技巧賽等。

其實賽事的背后還隱藏著更深的含義,因為斯特恩已經宣布到接替奧布萊恩上任總裁的30周年紀念日之時就將卸任。本屆賽事將是他作為NBA總裁的最后一屆全明星賽,也為本次兩部分的訪談提供了合適的背景。采訪圍繞他對過去的回憶、他的擔憂及聯盟中的敏感話題進行。 

賈森·弗里曼: 從你上任后的第一個全明星周末談起吧,當時你預料到這項賽事有朝一日會發展成今天這樣的盛典嗎?

斯特恩: 當然沒有。這是個不可思議的增值發展過程。1984年決定設立扣籃大賽和傳奇明星賽。美國籃球協會的每位成員一直有這個愿望,掘金隊屬于ABA成員,就在丹佛舉辦了扣籃大賽。J博士多米尼克·威爾金斯等人有值得驕傲的表演。

也舉辦了首屆傳奇明星賽——當時原本想叫元老賽,深受歡迎。元老們的比賽勁頭太足了,以至于有人受傷,所以取消了這個設想。

后來反復醞釀推出了新秀挑戰賽,投籃之星賽和技巧挑戰賽,隨著內容的擴展,在這里能夠享受到有關NBA的一切: 在主辦地通過NBA關懷行動向社區延伸; 邀請NBA傳奇明星參加周日早午餐聚會,歷代NBA球員有機會歡聚一堂,真的非常受歡迎,像家庭聚會。

即將在會議中心舉辦的嘉年華讓人人都能夠參與籃球互動。從周五到周日舉辦活動的場館是開放的,可以展示自己的才華,對國內外的球迷來說,這些絕對是不可思議的經歷。

舉辦期間,主辦城市實際上成了世界籃球之都。

弗里曼: 以前在休斯頓舉辦的全明星周末給你留下了哪些有價值的回憶?

斯特恩: 89年的賽事有杰·雷諾和威利?納爾遜嗎?

弗里曼:很可能。我記不清了。

斯特恩: 你能不能去查一下?

弗里曼:(笑)應該去查,不過說實話,我覺得沒必要調查杰·雷諾和威利?納爾遜是否參與了那年的全明星賽事。

斯特恩: 我很難記清了,稍后我去查,再給你打電話。

(注: 將近傍晚斯特恩果真打來電話,提供的信息顯示:杰·雷諾確實參與了89年的賽事;而2006年全明星賽事上休斯敦交響樂團的演出是他記憶最深刻的節目之一。)

我對89賽事的唯一記憶是巨大的室內賽場里人山人海的球迷。看到那么多的球迷千里迢迢趕來欣賞一場籃球比賽確實令人十分激動。休斯頓成功地舉辦了那次賽事,我們都很喜歡。

到2006年,有了新的體驗:輕松的心情,漂亮的場地,巨大的空間,充足的旅館。客人們總說:‘這是個漂亮的城市。還會再來的。’

弗里曼: 請給休斯頓人提提建議吧?

斯特恩: 盡情享受從周四到周日的各項活動吧:如眾多的戶外音樂會,成千上萬人參與的嘉年華,還有傳奇明星早午餐聚會,NBA關懷行動等等。

漏掉一個:周五晚的嘉年華上,將有全明星名人賽,當然要有慶祝活動,非常吸引人。還要舉辦發展聯盟全明星賽。球迷們可以入場參觀全明星訓練。我還可以列舉很多很多,沒完沒了。只要能想到的就能看到。

許多人為改善賽事體驗盡了很大努力,亞歷山大和泰德·布朗(火箭隊首席執行官) 的工作表現證明了休斯頓是座優秀的主辦城市。那個周末將令人極其興奮。

這里是每個球迷必到的地方。享受那個周末吧,屆時休斯頓將作為全球的舞臺亮相。

弗里曼: 你剛才提到在過去29年里賽事獲得了增值,從哪里開始的呢?

斯特恩: 這個問題很有意思。或許賽事本身就應該發展成現在的規模,規模大不一定更好。

弗里曼: 卸任總裁的日期確定了以后,有留戀的感覺嗎?

斯特恩: 其實卸任前沒有什么留戀感。我們連續瘋狂地工作,以擁有成功的賽季,擁有最好的全明星,在世界面前展示自己,獲得爆滿的上座率,開發出數字媒體。要說有任何區別的話,我比以前更忙碌了。不會有留戀感,只留存無數美好的回憶。

弗里曼: 如果能夠重回1984年,你會對41歲的自己說些什么?

斯特恩:想說的是:面對無法預測甚至想象不出來的環境、場景和事件時你的所有反應最終決定了你是怎樣的人。要注意觀察事情的進展,根據危急情況擇機而動。

弗里曼: 按照你說的量尺,你如何評價自己?你是否考慮過:再給一次機會,你可能采取不同的方法解決某些問題嗎?

斯特恩: 我經常那么想。我是那種經常說‘本應該做得更好’的人。 但我不老是惦念著那些過去的事,得為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做好準備。相信過去的經驗能夠教會我如何處理將來的事情。

我不喜歡回顧過去,發生的已經無法改變了。我喜歡推進目前的工作。

弗里曼: 既然如此我想提前向你道歉,下面要問的問題還是回顧過去。就任NBA總裁的第一個新秀年,奧拉朱旺是狀元簽。念出他的名字前你是怎么想的?在臺上怎么和他打招呼的?="http://i.cdn.turner.com/dr/nba/teamsites-nbateams/release/rockets/sites/rockets/files/constern3.jpg">

斯特恩: 老實說我不記得了。但我確實記得前一天晚上,在一家意大利餐館內為參加選秀的球員舉辦的招待會上遇到了奧拉朱旺和他的母親,我被領到奧拉朱旺和他的家人面前。餐館的部分天花板太低了,我當時很尷尬。

我記得采用了拋硬幣方式來決定哪支球隊擁有1號簽。我的辦公室里有一枚硬幣。記得發現了開拓者隊與奧拉朱旺的談話。你會發現,有趣的是我的記憶中緊要關頭發生的事情更多一些。

弗里曼: 那說明什么?

斯特恩: 說明我非常關注NBA這艘大船能夠一直在水面上揚帆遠航,關鍵時刻能夠選擇正確的航向。最重要的是免遭惡風的襲擊,如暴力事件,裁判問題,艾滋病問題,吸毒或球員抵制教練、奏國歌拒絕起立等行為–迫于當時的形勢我覺得有必要采取措施保護NBA,擋住來自各方面的壓力。這是NBA總裁應該做的。同時為了球迷、球隊老板和球員的利益,還要努力提升比賽質量。

弗里曼: 顯然遭受批評是常事。你在意別人對你的評價嗎?

斯特恩: 任何人都希望別人說自己做了正確的事情。我也是那么想的,但絕不會讓那種想法影響自己的行動。

采訪總裁斯特恩的第二部分內容將于周四刊發。更多有關嘉年華及購票信息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