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钱德勒·帕森斯访谈

火箭队官网面对面采访了这位火箭队的二年级前锋,探讨了他的绰号,今夏的亮点和全面的技能组合训练。

HOUSTON - 距离新赛季训练营开启还有几周,好几位火箭的球员已经返回丰田中心训练场,全力备战即将到来的新赛季。为了解他们在休赛期做了什么,火箭队记者杰森·弗里德曼在接下来的几周将对每位球员进行专访,探讨他们现在忙些什么,有哪些目标,以及训练场内和训练场外是怎么安排的。

今天二年级的前锋钱德勒·帕森斯坐在这把有些烫手的椅子上接受访问。下面是谈话实录。

杰森·弗里德曼:我注意到近来有许多人谈论钱德勒·帕森斯的绰号。 上周我发现达里尔·莫雷和马特·布拉德就在推特上谈到这个话题。希望别人叫你哪个绰号?

钱德勒·帕森斯:说老实话,我还是感觉“钱德勒·砰”好一点儿…

杰森·弗里德曼:我也觉得这个绰号最适合你。

钱德勒·帕森斯:我喜欢它。我讨厌“疯鸡”。这极其粗野,糟糕透顶。我不能去成为钱德勒·帕森斯;在NBA只能有一个钱德勒·帕森斯。所以我喜欢“钱德勒·砰”。

杰森·弗里德曼:很高兴我们这么快就澄清了这个问题。不管怎样,你到这里已经有一阵儿了。 我知道这个夏天你和朋友及家人游玩了很多地方——这个休赛期你最看重什么?

钱德勒·帕森斯:就是能和家人一起去旅游。能够和父母及我的女朋友去尼维斯岛旅游。 我还去了加勒比海的安提瓜岛,我弟弟在那里的医学院上学。那两个地方很漂亮,有机会跟家人一起放松、消遣,我真的很享受。我去过纽约和拉斯维加斯几次了。我去了在芝加哥举办的罗拉葩露拉音乐节(Lollapalooza) 。我从来没参加过音乐节,所以觉得罗拉葩露拉音乐节有些荒谬。

杰森·弗里德曼:你最喜欢谁的表演?

钱德勒·帕森斯:我非常喜欢阿鼻地狱。他们和红辣椒乐队都很了不起。我和几个朋友——佛罗里达的乔金·诺阿及特瑞安·格林一起参加的。

杰森·弗里德曼:哦,天啊,你和乔金·诺阿一起闲逛?我得确保不问到行程中的细节方面。

钱德勒·帕森斯:(大笑)那真是一次奇妙的感受。几乎整个周末我们都呆在舞台上,能够以这样的方式亲眼看到阿鼻地狱和红辣椒乐队 真是难以置信。

其余时间我就是进出盖恩斯维尔,跟随那里的教练组训练。休赛期我着重练习了力量、灵敏性和速度,并在非正式比赛中展现出来。 过去三周我每天有两次投篮练习,感觉很棒。

杰森·弗里德曼:记得上赛季教练特意向你强调保持足够跳投弧度的重要性。由于投篮手型、疲劳等因素,你的跳投弧度有时候会很平,今年夏天练习投篮时是否将这个列为了训练重点?

钱德勒·帕森斯: 是的,绝对是的。上赛季,在疲劳状态下,我的投篮就好似要刻意瞄准,这会导致投出去的球弧度变平,因为我没有用腿发力。所以,首先我很重视提高自己腿部肌肉的力量,现在我的双腿强壮了不少。我想掌握高弧度的投篮以及柔和的手感,尤其是站上罚球线时。但最要紧的是每次投篮时都要保持同一手型,我一直在努力练习。新赛季我会更多地持球进攻,我想要站上罚球线,并将罚球 转化为分数。

杰森·弗里德曼:从命中率的角度,你希望自己的三分球和罚球命中率能够达到怎样的水平?

钱德勒·帕森斯:训练时我真的没有统计我的命中率数据,但是我需要大幅度提升罚球命中率。希望自己的罚球命中率能够达到75%以上。上赛季我的三分球命中率是34%,这个数据不算太糟,但我希望今年将三分命中率提升到37%到40%左右,那样我就很满意了。

杰森·弗里德曼:你提到新赛季要增加自己扮演进攻组织者的戏份?——你对这个角色满意的标准是什么?用自己的手去创造这个角色,你觉得舒服吗?

钱德勒·帕森斯:是的。在佛罗里达的时候,每个进攻回合我基本都是使用挡拆。上赛季我学到了一些新的挡拆知识,新赛季我会见识到更多的新东西。我觉得,以我的身材,我可以看穿对手的防守,我对比赛的感觉很好,我要找到队友帮他们得分。我认为一旦我开始稳定地投中,就能够掌控比赛,我的投篮也会提升到另一个档次。

杰森·弗里德曼:你们这支球队很年轻,但从位置全能性的角度来看,球队中有些武器十分引人瞩目。林书豪很明显会成为主要的组织者,但你、罗伊斯-怀特甚至是泰伦斯-琼斯都能打多个位置,给自己和其他人创造机会。泰伦斯-琼斯身体接触能力强,既能在内线强攻,又能在侧翼创造机会。非常想看看这个让人着迷的团队能够形成怎样的合力。

钱德勒·帕森斯:是的。我想人们一定会震惊的。很明显我们得到了一些有才华的球员。人们忘记了凯文-马丁,他真的能砍分,他是联盟顶级得分手之一。罗伊斯和泰伦斯可以打四号位,帕特森现在状态好得不可思议,他每天都在变得更好。阿西克在防守端就是一头野兽,杰瑞米-兰姆也能够填补空缺。

我觉得我们有很多可以做各种工作的球员,他们都很全面,能够摆脱对手的防守,将震惊世人。我们明白我们的才华并没有超越所有对手,但我们会竭尽全力,因为我们必须得赢得该赢下的每一场胜利。

杰森·弗里德曼:你跟林书豪似乎一见如故,我知道你们两个都度过了疯狂的暑假,但最近几个月你们有联系吗?

钱德勒·帕森斯: 当然,我们前前后后聊了很多事情,尤其在居住安排方面,我们想快点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一直保持联系,什么都聊,比如他做的事情,我做的事情以及从球队的角度聊我们如何才能变得更加出色。

之前他跟我的一个好友大卫-李去了台湾,我跟他们两个都有联系。能够回到休斯敦林书豪感到很兴奋,我也准备好迎接他归来,这样我们就能一起打球,开始建立化学反应了。

杰森·弗里德曼:无论是从个人还是从球员的角度,你感觉今天的你与一年前这个时候的你相比有何不同?

钱德勒·帕森斯:我感觉发生了很大变化,身体上我更加强壮,速度更快了。我强化了持球能力,这样在抓下后场篮板获得传球后我就可以自己持球推进到前场,投篮命中。我的投篮也在进步,包括防守、篮球智商。我一直在努力训练,力图成为一个全能战士,我觉得有效果。

杰森·弗里德曼:不问一下这个问题是不会放你走的:你是否已经脱离了  崇拜贾斯汀·比伯的阶段?

钱德勒·帕森斯: 注意,我不怨恨任何人。我喜欢贾斯汀·比伯。我认为他在做他的事,他有才华。我绝不迷恋他,但我觉得他才华横溢,很擅长做自己的事。

至于说唱片,他长得像我,但我长得不像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