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錢德勒·帕森斯訪談

火箭隊官網面對面采訪了這位火箭隊的二年級前鋒,探討了他的綽號,今夏的亮點和全面的技能組合訓練。

HOUSTON - 距離新賽季訓練營開啟還有幾周,好幾位火箭的球員已經返回豐田中心訓練場,全力備戰即將到來的新賽季。為了解他們在休賽期做了什么,火箭隊記者杰森·弗里德曼在接下來的幾周將對每位球員進行專訪,探討他們現在忙些什么,有哪些目標,以及訓練場內和訓練場外是怎么安排的。

今天二年級的前鋒錢德勒·帕森斯坐在這把有些燙手的椅子上接受訪問。下面是談話實錄。

杰森·弗里德曼:我注意到近來有許多人談論錢德勒·帕森斯的綽號。 上周我發現達里爾·莫雷和馬特·布拉德就在推特上談到這個話題。希望別人叫你哪個綽號?

錢德勒·帕森斯:說老實話,我還是感覺“錢德勒·砰”好一點兒…

杰森·弗里德曼:我也覺得這個綽號最適合你。

錢德勒·帕森斯:我喜歡它。我討厭“瘋雞”。這極其粗野,糟糕透頂。我不能去成為錢德勒·帕森斯;在NBA只能有一個錢德勒·帕森斯。所以我喜歡“錢德勒·砰”。

杰森·弗里德曼:很高興我們這么快就澄清了這個問題。不管怎樣,你到這里已經有一陣兒了。 我知道這個夏天你和朋友及家人游玩了很多地方——這個休賽期你最看重什么?

錢德勒·帕森斯:就是能和家人一起去旅游。能夠和父母及我的女朋友去尼維斯島旅游。 我還去了加勒比海的安提瓜島,我弟弟在那里的醫學院上學。那兩個地方很漂亮,有機會跟家人一起放松、消遣,我真的很享受。我去過紐約和拉斯維加斯幾次了。我去了在芝加哥舉辦的羅拉葩露拉音樂節(Lollapalooza) 。我從來沒參加過音樂節,所以覺得羅拉葩露拉音樂節有些荒謬。

杰森·弗里德曼:你最喜歡誰的表演?

錢德勒·帕森斯:我非常喜歡阿鼻地獄。他們和紅辣椒樂隊都很了不起。我和幾個朋友——佛羅里達的喬金·諾阿及特瑞安·格林一起參加的。

杰森·弗里德曼:哦,天啊,你和喬金·諾阿一起閑逛?我得確保不問到行程中的細節方面。

錢德勒·帕森斯:(大笑)那真是一次奇妙的感受。幾乎整個周末我們都呆在舞臺上,能夠以這樣的方式親眼看到阿鼻地獄和紅辣椒樂隊 真是難以置信。

其余時間我就是進出蓋恩斯維爾,跟隨那里的教練組訓練。休賽期我著重練習了力量、靈敏性和速度,并在非正式比賽中展現出來。 過去三周我每天有兩次投籃練習,感覺很棒。

杰森·弗里德曼:記得上賽季教練特意向你強調保持足夠跳投弧度的重要性。由于投籃手型、疲勞等因素,你的跳投弧度有時候會很平,今年夏天練習投籃時是否將這個列為了訓練重點?

錢德勒·帕森斯: 是的,絕對是的。上賽季,在疲勞狀態下,我的投籃就好似要刻意瞄準,這會導致投出去的球弧度變平,因為我沒有用腿發力。所以,首先我很重視提高自己腿部肌肉的力量,現在我的雙腿強壯了不少。我想掌握高弧度的投籃以及柔和的手感,尤其是站上罰球線時。但最要緊的是每次投籃時都要保持同一手型,我一直在努力練習。新賽季我會更多地持球進攻,我想要站上罰球線,并將罰球 轉化為分數。

杰森·弗里德曼:從命中率的角度,你希望自己的三分球和罰球命中率能夠達到怎樣的水平?

錢德勒·帕森斯:訓練時我真的沒有統計我的命中率數據,但是我需要大幅度提升罰球命中率。希望自己的罰球命中率能夠達到75%以上。上賽季我的三分球命中率是34%,這個數據不算太糟,但我希望今年將三分命中率提升到37%到40%左右,那樣我就很滿意了。

杰森·弗里德曼:你提到新賽季要增加自己扮演進攻組織者的戲份?——你對這個角色滿意的標準是什么?用自己的手去創造這個角色,你覺得舒服嗎?

錢德勒·帕森斯:是的。在佛羅里達的時候,每個進攻回合我基本都是使用擋拆。上賽季我學到了一些新的擋拆知識,新賽季我會見識到更多的新東西。我覺得,以我的身材,我可以看穿對手的防守,我對比賽的感覺很好,我要找到隊友幫他們得分。我認為一旦我開始穩定地投中,就能夠掌控比賽,我的投籃也會提升到另一個檔次。

杰森·弗里德曼:你們這支球隊很年輕,但從位置全能性的角度來看,球隊中有些武器十分引人矚目。林書豪很明顯會成為主要的組織者,但你、羅伊斯-懷特甚至是泰倫斯-瓊斯都能打多個位置,給自己和其他人創造機會。泰倫斯-瓊斯身體接觸能力強,既能在內線強攻,又能在側翼創造機會。非常想看看這個讓人著迷的團隊能夠形成怎樣的合力。

錢德勒·帕森斯:是的。我想人們一定會震驚的。很明顯我們得到了一些有才華的球員。人們忘記了凱文-馬丁,他真的能砍分,他是聯盟頂級得分手之一。羅伊斯和泰倫斯可以打四號位,帕特森現在狀態好得不可思議,他每天都在變得更好。阿西克在防守端就是一頭野獸,杰瑞米-蘭姆也能夠填補空缺。

我覺得我們有很多可以做各種工作的球員,他們都很全面,能夠擺脫對手的防守,將震驚世人。我們明白我們的才華并沒有超越所有對手,但我們會竭盡全力,因為我們必須得贏得該贏下的每一場勝利。

杰森·弗里德曼:你跟林書豪似乎一見如故,我知道你們兩個都度過了瘋狂的暑假,但最近幾個月你們有聯系嗎?

錢德勒·帕森斯: 當然,我們前前后后聊了很多事情,尤其在居住安排方面,我們想快點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一直保持聯系,什么都聊,比如他做的事情,我做的事情以及從球隊的角度聊我們如何才能變得更加出色。

之前他跟我的一個好友大衛-李去了臺灣,我跟他們兩個都有聯系。能夠回到休斯敦林書豪感到很興奮,我也準備好迎接他歸來,這樣我們就能一起打球,開始建立化學反應了。

杰森·弗里德曼:無論是從個人還是從球員的角度,你感覺今天的你與一年前這個時候的你相比有何不同?

錢德勒·帕森斯:我感覺發生了很大變化,身體上我更加強壯,速度更快了。我強化了持球能力,這樣在抓下后場籃板獲得傳球后我就可以自己持球推進到前場,投籃命中。我的投籃也在進步,包括防守、籃球智商。我一直在努力訓練,力圖成為一個全能戰士,我覺得有效果。

杰森·弗里德曼:不問一下這個問題是不會放你走的:你是否已經脫離了  崇拜賈斯汀·比伯的階段?

錢德勒·帕森斯: 注意,我不怨恨任何人。我喜歡賈斯汀·比伯。我認為他在做他的事,他有才華。我絕不迷戀他,但我覺得他才華橫溢,很擅長做自己的事。

至于說唱片,他長得像我,但我長得不像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