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2011年11月20日,星期天,10:48 PM

走近: Kelvin Sampson

火箭隊第一助理教練談論籃球‘家庭事業’

Jason Friedman
Rockets.com

休斯敦 - 這個夏天,火箭隊組成全新的教練組,引進主教練凱爾文-麥克海爾,助理教練Kelvin Sampson, J.B. Bickerstaff, Chris Finch 與 Greg Buckner, 同時,提升前球員發展部門經理Brett Gunning為助理教練。為了幫助球迷們更好地在球場內外了解他們,火箭隊網站在隨后的兩個星期對他們進行采訪,分享他們獨特的背景,理念與經歷。

今天,我們采訪的是第一助理教練Kelvin Sampson,他與主教練麥克海爾分享的化學反應,以及追隨父親步伐的意義所在。點擊這里閱讀這個系列的第一部分Chris Finch訪談。

JCF: 在你童年的時候,是否有一個特殊的時刻吸引你,想要把籃球作為未來的謀生手段?

KS: 非常幸運的是,我的父親引薦我到名人堂教練組北卡羅來納高中的教練組,我父親幾乎在各個方面都是我所見到的最好教練。當我是男孩的時候,我從5年級到7年級的周末,父親帶著我觀看他們的訓練,平常放學后母親驅車帶著我到他們的訓練場,有時候其他人順便帶著我。

因此,我是在體育館里長大的,我的父親在我的心中一直是英雄,一直鼓勵著我。他是一名教練,我認為他是一名木匠,建筑師,或者是歷史教師,可能是因為我太崇拜他了。

JCF: 我知道你的執教理念是看中籃板球,韌性與頑強,我猜測這些是從你父親那里學習到的?

KS: 實際上我父親不是那樣的風格,我不知道從哪里學習到的,我認為是在職業生涯早期建立起來的理念。

當我25歲的時候,我就成為了蒙大納NAIA學校的主教練,蒙大納理工是一所工程學校,每個學位的課程需要30學分的數學,那里的主要專業是:礦物提煉;石油工程;化學工程;采礦工程;因此,我所帶的隊員主要是學生,而不是職業運動員。我相信,為了能具有競爭力,你必須確立自己的身份,因此在早期我知道,我們在才能上與運動天賦上不比別人強,但是,我們比別人頑強,因此,我強調籃板與防守。

在我離開蒙大納理工之后,去了華盛頓州立執教,還延續與發展著那樣的理念。我們沒有像亞利桑那與UCLA那樣有才能的球員,但是,我們仍然有自己的身份,我感覺每天晚上我們都非常的努力。

但是,任性,競爭力與努力也是才能,一直困擾我的是人們說“好的,不需要才能來做這件事情”,那的確是才能,對于球員那是他們的才能,有時候沒有身體素質跳12尺高,從而摸到籃板,或者是沒有好的身體素質在內線與對手抗衡,但是,他們具有競爭力,那就是我一直要求球隊的標準。

我認為我的父親教授我的是如何充分發揮你球員的才能,那是他所擅長的,他的球隊一直具有競爭力。我認為我還沒有看到過他的球隊成績不好的,每天晚上他們都能發揮他們的才能。

JCF: 如果我錯了請更正我,聽起來你的理念與主教練凱爾文-麥克海爾有些相似。

KS: 我認為那是對的,我喜歡凱爾文對比賽的熱情,他與我一起旅行很多,好像我們總是在他的卡車里一起到處走,即使在他的卡車里,他仍然表露出對籃球的熱情。如果我們坐在一起開會,當他談論起籃球的時候,幾乎不能安靜地坐著。

我喜歡與熱愛比賽以及對比賽有熱情的人們在一起工作,我認為與名人堂的成員一起工作的同時,能看到他對比賽的熱情,將是一個非常好的經歷。

毫無疑問,我們的助理教練組的工作將會是出色,但是,凱爾文是我們的領導,他對比賽的熱情以及能力將是巨大的,因為持續的努力是我們對球員的要求,但是,對于主教練也同樣重要,那也是凱爾文的強項。

JCF: 在來到火箭隊之前,你是否了解凱爾文?

KS: 在我來到這里之前,我們就有過接觸,他偵查比賽的時候我經常遇見他,會與他握手問候,我們有很多共同的朋友,但是本身沒有關系。

我在密爾沃基真的很快樂,我喜歡Scott Skiles,在那里我很高興。但是,凱爾文給我打電話,我飛到明尼蘇達,他用他的舊皮卡接我,那一刻我就喜歡他了。我喜歡他有舊皮卡,喜歡他幫助兄弟修理屋頂,因此,當凱爾文向我道歉接我晚了的時候,我真的非常喜歡他。

他說他一直在幫助兄弟修理屋頂,這樣一位名人堂,聯盟前50名的球員,我喜歡這樣的人。

JCF: 我認為大多數人都會認可那一點。

KS: 我也買賬。

JCF: 你有很多的時間去發展與每個人的關系,并且探討有關比賽的事宜,到目前為止,情況進展如何?

KS: 只是坐在一個屋子里,大家彼此分享各自的觀點,是非常好的事情。我們的教練組每個人都有擅長的東西,而主教練愿意接受別人的建議。

Chris Finch 有著獨特的背景,J.B. Bickerstaff來自于籃球世家,在聯盟工作了很多年,Greg Buckner作為球員的意志力與身份對于我們很重要,Brett Gunning熱衷于球員的發展,最好的是,主教練凱爾文想知道我們大家是怎么想的。 我們會在會議上,探討是半場的防守還是區域防守,如何打底線發球的進攻? Chris, 為什么不展示你最喜歡的發邊線球的進攻?只需坐在那里傾聽。你停止學習籃球的那一天,就是你停止提高的那一天,這里有一名主教練為你營造了那樣好的環境,因為每個人都有話語權。

JCF: 沒有詢問你有關散步的話題,我是不會讓你離開的。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說自己迷戀散步,因此,我想知道你在休斯敦是如何來做的,因為休斯敦不是一座步行的城市,至少不像紐約那樣。

KS: 當我是大學的主教練時,我總是挑選新生,在5英里的步行中挑選我的組織后衛。當我那樣做的時候,他們看我像是瘋子。如果我有個孩子超重,我想讓他減體重,步行是最好的激勵他的方式,同時能與他建立良好的關系。

我非常喜歡散步,Chris Finch與我每一天步行7.5英里,你能了解同行的人。有人會說,如果你與陌生成人一起打高爾夫,在4個小時候,你就能了解對方。我會辯論,當你與陌生成人散步的時候,同樣能了解對方,我們將以14分鐘1英里的速度,漫步1個半小時或2個小時,由于彼此詢問問題,你甚至沒有意識到你已經走了很長的路。

Chris一直在問我問題,我也問他,我喜歡聽有關發展聯盟以及在歐洲執教的話題,因為我沒有那樣的經歷,但是,我喜歡問他問題,通過散步,我們成為了好朋友。

我居住在Allen Parkway,距離我喜歡去的Memorial Park大約有3英里,很多去Memorial Park的人都是在它的周圍散步,我也在附近散步,因此,一共有6英里左右。但是,每天的步行路線是不同的,休斯敦是一座有趣的城市,每一次都能讓我探索其不同的部分。

在NBA能去很多城市旅行,我在每座城市散步都是選擇不同的線路,這也是保持體形最好的方式,也是了解別人最好的方式。

對火箭隊中文網站有任何的問題,請發送Email:溫瑞武




You do not have the correct version of the Flash Player Plugin. Click here to ge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