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2009年12月17日,星期四,9:52 PM

達里爾-莫雷訪談


火箭隊總經理談論交易,特雷弗 以及Russ 對 Wilt

Jason Friedman
Rockets.com 專欄作家

休斯敦 - 火箭隊的 '09-'10 賽季已經走過了四分之一的賽程,現在似乎是最好的時機對火箭隊總經理達里爾-莫雷進行采訪,下面是談話內容的文本,話題包括球隊資產的儲存,球隊建設的哲學,以及達里爾關于無法回避的綽號的獨特回旋。

JCF: 進入今年的賽季,在球隊面臨艱苦的早期賽程的同時,你有很多的問題要問。然而,在前25場比賽中,火箭隊取得了不錯的14-11的成績,在進攻與防守效率上都排在聯盟的中游。 因此,我的第一個問題是:根據現在的排名,你是否感覺超額完成任務,或者這樣的排名是艱苦的賽程產物?

DM: 好的,我認為賽程當然是應當考慮的因素,毫無疑問,我們的表現要比預期的好,我認為排名是典型的 – 如果你看一看具有同樣成績的球隊,你就會發現他們在攻防兩端都是處于中游。或者是有一項位于前10名,而另一項就是平均或靠后的,我認為我們現在就是應有的位置,自然地,我當然喜歡攻防都是前10名的位置 – 那么,我們就會進入季后賽,我們能進入季后賽,那是我們的目標。

JCF: 我將會問是否認為這支球隊打出了季后賽的水平?

DM: 是的,如果我們全年都能打出這樣的方式,我們就能進入季后賽,聯盟在不斷地變化與調整,讓我們更加困難,希望我們能跟上節奏,到目前為止,我們走在通往季后賽的正軌上,傷病會增加困難,我們現在的板凳深度要比以往好,從而防止球隊偏離正軌,因此,我們必須建立一定的緩沖。

JCF: 就像你所說的,球隊根據搜集到對手的信息,已經開始使用不同的打法,讓球隊能領先對手一步,你需要做什么才能保持高的水準?

DM: 我們必須執行好戰術,而不應當去做我們不擅長的進攻,我認為我們的風格沒有改變,當其他球隊雙人包夾阿龍的時候,我認為我們在與掘金隊比賽中應對的不錯,我們昨天最大的問題是防守,如果我們能打出穩固的防守,我們就能走在正軌上。

JCF: 好的,讓我們向前看,我們囤積了一些好的球員,我會說他們與合同相比,要超出合同的價值,像卡爾-蘭德里,阿龍,路易絲-斯科拉等。

DM: 現在還太早,因此,你不知道,球員們現在的表現很好,但是你必須在全年都表現好,才能知道某個人的表現是超出合同價值的。

JCF: 當然,有關球員的價值問題我需要談一談你的杠桿作用,在這支球隊中,有很多的球員以現在的合同是其他球隊看中的。因此,我要問的是:今年你接到的電話是否比往年多?

DM: 是的,我的意思是這是今年的第三大交易的討論時間,交易截止日動作是最大的,然后是選秀,現在既然是距離交易開放日還有兩天的時間,當然會有很多的電話,我的確同意我們有很多其他球隊想要的球員,我們能釋放工資空間,我們能提供幫助他們獲勝的球員,也能提供將來會有所作為的球員,因此,現在,我們現在有些東西成為大家的目標,我們可以提供這一切,并處理任何需要。顯然,我們有著更高的目標,因此,我希望什么也不發生,但是,如果好的事情到來,我們也將提升球隊,為什么不呢?

JCF: 當你說,你預計什么也不會發生的時候,是否意味著要調整期望?

DM: (笑) 不,很少有事情發生。

JCF: 但是,到目前為止,在交易日截止前,你都會做一個大的交易。

DM: 是的,我猜測那是對的,但現在是12月,而不是交易截止日。

JCF:當然,現在你只是說什么也不會發生。

DM: 是的,我只是說沒有什么緊迫的,歷史表明在現在與2月期間會有一些事情發生,但是可能都是小動作,我們通常也只是做小的修補。

JCF: (笑) 你所做的一些事情是努力讓大家沒有猜測到,因此我會說與前兩年相比,今年有很大的潛力球隊會有大的動作。

DM: 球員是團隊的一部分,因此,盡管我們有選擇權,但是,如果要說‘讓我們來拆散這個團隊’,我們需要長時間的斟酌,我們喜歡我們的球員一起成長,我們認為我們隊中的一些球員將來能成為全明星,那也是為什么不可能有很大的動作發生,對于我們想要拆散這支球隊需要考慮很多。

JCF: 好的,只是確認因為在過去你曾經說過:沒有人是不可觸及的,對么?

DM: 不,我只是認為如果你沒有勒布朗-詹姆斯那就是不明智的,我猜測,球隊中有一兩個人是不能觸及的,其他的任何人至少應當聽從。

JCF: 我認為當你談論你是如何認為球員們是作為人而不是一件東西,以及他們對團隊的影響是非常有趣的,這就引出我的下一個問題:我認為這是一個獨特的團隊,因為在陣容中的球員都是各具特點。

DM: 我們現在已經取得了14場比賽的勝利,那已經超出了查爾斯-巴克利預計全年的勝場總數,我們可能全年只獲勝這14場,但是,我非常高興能證明查爾斯是錯誤的。

JCF: 因此有這支特殊的球隊,改變了你對于球隊建設的看法,你想如何建設一支球隊?

DM: 我認為每年都是不同的,能取得22連勝以及在季后賽中把湖人隊拖入決勝的第7場讓人高興– 我們已經有過很多令人高興的時刻,希望今年也是,理論上我們與湖人隊以及其他強隊相比有缺陷,但是,我仍然感覺,我們能以自己的方式讓今年成為又一個特殊的賽季,對球隊我沒有任何的限定,那需要我們的球員挺身而出,那可能需要有所動作,但是,我還不能確定。

在球隊建設方面,我認為是相同的,我只是希望能得到幫助球隊獲勝的球員,這非常簡單,我們喜歡按照正確的方式打球以及在意球隊勝負的球員,我認為我們的初衷是全隊中的球員都能具有影響力。

JCF: 因此,這不是巧合,球隊中擁有很多的團隊精神以及努力工作的球員- 所有這些都是走向得到幫助獲勝球員的哲學,因為,顯然,“獲勝球員”是含糊的詞語。

DM: 但是,那我們使用了含糊的詞語,由于4000萬美元的球員不能出場,面對聯盟最艱苦的賽程,我們仍然能取得14-11的戰績,因此,我認為即使這是模糊的詞語,但這也是事實,這來自于教練阿德爾曼與他的哲學,我的哲學以及球隊的隊長肖恩、查克和路易絲。從上之下一直滲透到球隊中,這些都是球員們所喜歡的。

JCF: 好的,你在現在的位置上已經有兩年時間了,你認為哪兩個領域是你發展的,或者是在做這項工作的同時,你學習到什么東西?

DM:停止與心理學有關的東西! (笑) 你想知道我是否學習到東西???

JCF: 任何事情! 自從你接手了這份工作,對于你來說進步最大的地方是什么?前進,給我直接的回答。

DM: 不,我沒有真正的答案,我堅持的一件事情是早期與教練杰夫-范甘迪的談話,這是真實的,也很簡單,顯然,我們想鍛煉年輕球員,但是我認為我們現在所做的就是我們那天所談論的:我們談論有關有價值的球員,像在選秀中有潛力的高順位球員,但是,在聯盟中還有另一個途徑獲得有價值的球員,那就是獲勝,如果你只是獲勝,那么,人們就知道你的球員能幫助你獲勝,因此,我認為根據球隊的建設戰略,我們只是決定‘嘿,我們只是為了獲勝’。

JCF: 提起球隊的建設,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費腦力的事情,你將在3月6日舉辦2010 斯隆體育分析會議,因此,你為什么不花一些時間告訴大家應當盡最大的努力去參加?

DM: 這要看你是誰,如果你是一名學生,這是你看看體育產業如何運作最好的方式,如果你想找工作,看看什么樣的位置適合于你,如果你不想在體育方面找工作,我認為這也是了解體育方面做調研最好的方式之一,然后回到你的領域,這也非常普遍。

如果你是一個體育的管理人員,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網絡,你能從中發現很好的實習者。我認為這是最好的方式讓你了解不同體育領域的人們正在做什么,我認為我從棒球、曲棍球、足球、橄欖球的人們中學習到很多東西。

JCF: 現在說一說特雷弗-阿里扎的情況,現在,近期他在為投籃而掙扎,但是,在賽季之初,你曾經說過如果特雷弗能像在湖人隊時的表現你就滿意了?

DM: 完全正確,他的表現要好于去年,我們今年給了他很多的任務,他的表現仍然有起伏,但是我們相信他。任何人認為他投了太多的三分球就該責怪我,我想讓他們投籃,我想讓特雷弗投三分球或者是突破到籃下。

我喜歡一些直播員說‘停止投三分球’,昨天我們的三分球有39%的命中率,但是,,一些直播員還是抱怨昨天的三分球出手次數太多了,當三分球能命中的時候,他們就建議多投三分球,因為他們不抱怨那些投中的三分球,他們僅抱怨那些不中的三分球,為什么他們不去抱怨其他不中的投籃呢?這是有才氣的分析:如果我們每晚的投籃命中率有100%,我們將很出色 – 如果是那樣我們就能贏得總冠軍。事實上,我會建議教練多投三分球。

JCF: 你知道,這是出于統計數據想法,讓你成為NBA聯盟最具預測能力的總經理。

DM: 我會告訴你,那是我們所做的事情,直到現在,我還認為那不是一個好戰術。

JCF: 好的,至少從這次會話中我了解到一些東西,最后一個問題,完全與火箭隊無關:Wilt 對 Russell ?你支持誰?

DM: 你是怎么想到的這個問題?

JCF: 我問了很多有關火箭隊的問題,這個問題只是近期在我腦海里出現的問題。

DM: 好的,如果考慮到效率指數,Bill Russell 可能一直是最偉大的球員,因此我會選Bill Russell。

對火箭隊中文網站有任何的問題,請發送Email:溫瑞武




You do not have the correct version of the Flash Player Plugin. Click here to ge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