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2011年12月29日,星期四,6:12 PM

達里爾-莫雷訪談


火箭隊總經理談論艱難的開局,吸引全明星以及更多的話題

Jason Friedman
Rockets.com

休斯敦 - 在過去的一個月,對于火箭隊的每個人來說都像是旋風一樣,然而,沒有人比總經理達里爾-莫雷壓力更大。盡管還不能讓總經理現在的時間表貼上平靜的標簽,但是至少可以在星期四的下午花些時間,接受火箭隊網站Jason Friedman 的采訪。

下面是談話的文稿,內容包括:前10場艱苦的賽程,吸引頂級球員來到休斯敦,以及在火箭隊管理層與教練組保持動態狀態等等。

JCF: 一般人認為,壓縮的賽程對于那些有著板凳深度與青年球員的球隊有利,因此,我的問題有兩個方面:1.) 你是否同意那樣的觀點? 2.)你是否感覺火箭隊屬于擁有那樣優勢的球隊??

DM: 我認為只是有一點幫助,我認為在壓縮的賽程中有兩個影響因素:一個是球隊的深度,另一個是連續性,但是我不能確定哪一個更重要,因此,我認為可能大致相等。

JCF: 你有著數據分析的頭腦,那么你認為本賽季需要贏下多少場比賽才能打進季后賽呢?

DM: 我認為將是72場比賽,那是我們將要獲勝的場次。

JCF: (笑) ,在你的想法中有不太樂觀的數據,只是以防萬一?

DM: 不, 我會說我們只是努力進入季后賽,那將會很艱難,我認為今年的西部聯盟有10支左右的球隊為前8名而競爭,我想我們也是其中之一。

至少是前10場比賽不會那么明顯,或許需要更長的時間。因為我們將面臨聯盟最艱難的前10場比賽,多數的對手都是有著穩定陣容的球隊,因此,賽季的早期對于球隊是個考驗。

這聽起來像是借口,我們必須通過戰斗克服它。

JCF: 因此,聽起來前10場比賽只是試水的過程,可能你還沒有談論50%的勝率,及是否認為球隊取得3-4場的勝利即可?

DM: 如果我們能取得5勝5負,那么球隊當然處于季后賽競爭的行列,考慮到賽程的艱苦,如果是4勝6負可能仍然是季后賽的球隊,甚至即使3-7的成績,如果后面的比賽打得好,仍然有機會。

JCF: 如果球隊的成績比那還糟糕,你會陷入麻煩?

DM: 是的,我認為那樣我們會挖下一個大坑,就像去年一樣,從大坑中爬出來會很艱難。

今晚的獲勝絕對是重要的,我認為馬刺隊是聯盟最好的球隊之一,他們是去年成績第二好的球隊,只是在季后賽的第一輪遇到了苦主灰熊隊,在對決中被對手拿下。就像那一年我們進入季后賽的第二輪,那時候我們的對手是開拓者隊,我們就是開拓者的苦主。如果去年馬刺隊能通過第一輪,他們至少能進入西部的決賽。

JCF: 每個人都在說火箭隊在尋找全明星球員,但是,并沒有實現,你認為現有陣容的某個人是否能發展成為全明星的球員?考慮到凱爾-洛瑞上個賽季后兩個月的表現,他一直是候選人,他在與魔術隊的比賽中打得很出色,我知道他處于組織后衛的黃金年齡,但是你是否認為現在他就是全明星水準的球員?

DM: 我會說凱爾需要向前更進一步,我認為他絕對有那樣的能力,在聯盟中組織后衛的位置負擔很重,我們并不需要全明星的球員,但是,我們只是需要他更進一步,我認為他能做到。

我認為凱文-馬丁能加強防守,他就是我們另一名具有全明星才能的球員。顯然,在我們的年輕球員當中,我認為泰倫斯-威廉姆斯有機會向前邁一大步;蔡司也有機會,帕特里克-帕特森與喬丹-希爾也是有機會的。如果我們能得到這些球員的穩定貢獻,同時,還有1-2名球員能像上個賽季洛瑞那樣的進步,那么我們就能進入季后賽。

JCF: 洛瑞需要邁出的一步是什么?

DM: 我們需要他,今年需要他每場比賽打30-35分鐘,他在過去的兩年每場比賽只打15-20分鐘,要求一名球員去做不切實際的事情,但是,我們需要有些人做一些不切實際的事情,那是我們需要面對的挑戰,凱爾就是其中的候選人。

如果他能在全場比賽不斷地攻擊籃下,就像兩年前出場15-20分鐘那樣表現,那么,他絕對是打出了全明星的水準。那也是為什么過去洛瑞替補出場的時候,我們的板凳陣容是聯盟最好的。

JCF: 在投籃訓練之后,我看到教練麥克海爾與 J.B. Bickerstaff, Sam Hinkie探討比賽最后階段,結束比賽不同策略的百分數,我認為那很有趣。 當你把這個教練組組合到一起,就希望依靠集體的智慧,把這支球隊提升到更高的水平。

DM: 是的,我感覺我們從凱文與他的團隊那里學習到很多的東西,凱文曾經是聯盟前50名的球員,他曾經作為森林狼隊的主教練與總經理,我們能從他那里,J.B. ,Chris Finch,Kelvin Sampson, Greg Buckner,Brett Gunning那里學習到很多的東西。

亞歷山大先生有著最簡單的花錢原則:如果能幫助我們獲勝,我們就會去花錢。如果我們需要$50,000 購買一個冷凍療法的設備,我們就購買,因為它能幫助球員們很快恢復。

JCF: 在我找到一個角落開始哭泣之前,問最后一個問題:新年有什么決心?

DM: 絕對沒有,生活中的每件事情都是習慣,真正的問題是不能在一天解決的,因此,我不會下決心。那樣的回答是否令人厭煩?

JCF: 像我的演講稿的寫作技巧一樣有價值,謝謝你,達里爾。

對火箭隊中文網站有任何的問題,請發送Email:溫瑞武




You do not have the correct version of the Flash Player Plugin. Click here to ge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