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2011年1月27日,星期四,2:57 PM

紅色瘋狂


經歷NBA最熱情球迷團隊一天的生活

West Medlin
Rockets.com

休斯敦 - 自從2006年之初,紅色瘋狂就成為了休斯敦火箭隊主場經歷的主要的組成部分,他們幾乎為每一名球員唱頌歌,他們穿著各種各樣可笑的服裝。他們從比賽一開始直到最后一次進攻,竭盡全力發出各種聲音的進攻。紅色瘋狂為豐田中心帶來熱情、能量與激情。 你已經看到了他們,聽到了他們。星期三晚上與快船隊的比賽,我加入了他們。

在火箭隊痛擊快船隊的終場哨聲響起之后,我不是坐在通常的座位上,與Jason Friedman談論比賽。而是在紅色瘋狂的球迷們中間跳舞,我揮舞著我的雙臂,為火箭隊的表現而大聲歡呼。抱歉Jason, 但是現在,我只是想起了有趣的感受,可能再也不回去做報道工作了。

賽前,我檢查我的裝備: 披肩, 假發, 紅色瘋狂襯衫以及泡沫橡膠手指,我為紅色瘋狂的經歷做好了準備。

紅色瘋狂球迷們的頭領Chrislord Templonuevo說“我們在球場周圍做傳統的蹦跳游戲,讓到場的球迷們興奮。”

我們穿過豐田中心的時候大聲喧嘩,唱著頌歌,與路過的每個人擊掌。我們很容易地看到球迷們積極的反應與產生的興奮。但是,隨著比賽開始時間的臨近,紅色瘋狂的熱情開始高漲,在比賽開始前我有些氣喘,聲音也有些沙啞。

一旦比賽開始,紅色瘋狂的熱情再次高漲起來,幾乎火箭隊的每一次得分都能帶來大聲的歡呼,以及來自于各個方向的擊掌慶賀,他們的熱情是無限的。

他們以極大地熱情觀看著比賽,從而影響到周圍的觀眾,其他的球迷們也跟隨者我們的叫喊進行歡呼,不久就加入了我們。當然,這種共生的關系是紅色瘋狂存在的主要原因。

Templonuevo說“我們是脈沖; 我猜測你可以說,在豐田中心隨著火箭隊的比賽而歌唱,對于紅色瘋狂的球迷們,第一項工作就是盡他們的所能大聲唱。”

顯然,紅色瘋狂執迷于他們的工作, James Davis, 作為紅色瘋狂的球迷3年,找到了傳播獨特熱情的能力,他說“我以前從來沒有遇到有這么多能量的團隊,我生活中遇到過很多人,但是這些人帶給我的能量,是我無法解釋的。”

在這個團隊中,如果沒有強烈的同志之愛感覺,那種能量水平是不能發生的。顯然,紅色瘋狂的球迷們不僅喜歡觀看火箭隊的比賽,而且是愿意在一起觀看。許多人把這個團隊描述成一個大家庭,部分的凝聚力是由于紅色瘋狂一起帶來的高能量,等同于火箭隊的球迷們對比賽的熱情。

Rowdy Granny 說“我們就像是一個大家庭, 你可以盡情地瘋狂,別人也一樣,因此,沒有人認為你瘋了。”

其他紅色瘋狂的成員也同意他的觀點, Mariza Mendez說”我們多數人在豐田中心內外具有無盡的能量,在豐田中心每個人都認為我瘋了,但是,他們不理解,我在這里想表達的,我就是我,我真的很喜歡自己做愿意做的事。”

星期三,紅色瘋狂讓一個外人加入了他們的家庭,這樣的經歷除了有趣之外,也是挑戰與回報。坦白地講,我從來沒有在賽前跳那么多的舞。在查克-海耶斯一次上籃得分之后,大家擊掌慶賀,看到球迷們帶來的能量與熱情是令人滿意的歡呼。

對火箭隊中文網站有任何的問題,請發送Email:溫瑞武




You do not have the correct version of the Flash Player Plugin. Click here to ge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