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论进攻

助教克里斯-芬奇解析火箭队“伺机而动”式进攻的演变

休斯顿 - 请注意: 今天的特写原本打算谈有关火箭队伺机而动式进攻的理念和演变。但是当我就此话题采访球队助教克里斯-芬奇时,发现他的见解非常深刻,所以不妨将他的回答作为主要内容。如果你对火箭队采用这种进攻风格的原因感兴趣,对如何配置霍华德感到好奇,或者就是希望知道球队改善进攻执行力的计划,那么希望本篇内容对你有所帮助。

JCF: 在火箭队,我总是听说“流畅进攻”这个词汇。我想听听你如何对这个概念进行准确的描述,以此作为本次有关你眼中的火箭队进攻理念话题的开篇。

CF: 这个概念主要基于赛场的不可预测性。我们认为对后面的比赛情景进行提前研判是比较困难的事情,因为我们不按照固定模式打球,不是打橄榄球,即使橄榄球比赛现在也开始运用伺机而动战术,赋予球员临场判断的选择权,自我选择合适的打法。

与本概念相伴的就是无私。因为你可以选择很多方法为队友创造机会,需要发挥出自己的篮球智商,即时做出判断,然后让队友读懂你的意思。

就像多米诺效应,你做出决定,我做出决定,然后其他人再据此做出自己的决定。

JCF: 显然这个概念非常需要每个人都步调一致,对同样的局面能够做出正确的解读。这和橄榄球没什么区别,橄榄球的四分卫和接球员也需要对同样的局面提前做出解读。

CF: 是的,球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思考:A.)了解自己的选择,该选择属于哪种既定情境; B.)该情景下哪种选择最好;C.)了解自己的队友,什么是他们最擅长的,如何以最佳的方式凸显他们,帮助他们。

所以需要一点儿时间,一个过程,局面才能明朗。我们喜欢这种进攻方式的原因之一是球员们可以在整体框架内最好自己最擅长的事情,让他们达到得心应手的状态。如果他们想做的事情太多,或想要更多的自由,以为是在吃自助餐,什么都想尝一尝,结果就会陷入麻烦。情况不是这样的。每个人的机会不是一定均等,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投篮。我们必须明确在整体框架内,每个人需要怎么做。

JCF: 对于我们的进攻到底应该怎么理解和执行,仍然存在一些误解。如在上赛季有人批评第四节的进攻,认为个人单干的倾向明显,进而指责你的战术板内容不够丰富,导致比赛后期节奏缓慢。

CF: 我反对这样说。第四节的情况其实走向了我们进攻理念的对立面;也不是我们进攻理念导致的副作用。实质是放弃了我们的进攻,走向个人单干局面。比赛进入第四节的时候,通常防守强度加大,阻止你做自己擅长的事情,不让最好的球员轻易投篮,其他球员无法像哈登那样创造投篮机会,比赛就变得艰难了。

本赛季我们在第四节必须仍然保持进攻流畅,继续保持我方进攻的不可预判性,强调霍华德,哈登以及其他任何球员触球的重要性。

JCF: 具体需要怎么做?仅仅依靠买人,信心和得心应手吗?

CF: 去年我们真的买到了很好的球员。本质上这种进攻必须无私。我认为我们的球员还是无私的。他们还能够投中更多的球,但我认为他们的投篮并不差,没有伤害到进攻。

这只是一个不断学习应付各种局面的过程。只要你能够迅速作出决定,无论是什么决定,并把它执行到位,就会产生效果。我们就会高兴。因为我们追求的是速度,不可预判性及执行到位。

所以下一步我们的训练重点是避免进攻犹豫不绝。之后是学习各种先进的进攻选择。如利用对方防守漏洞,不同的切入等。但不想进攻设计过于复杂。

JCF: 由于某些核心理念从去年就开始执行了,所以今年你感觉球员们对进攻理念的理解更好了。

CF: 是的。去年我们有新的理念,新的球员,希望从一开始让哈登承担更多的任务,而又不至于干扰进攻体系。这需要时间适应。今年我们拥有了好的基础,不会再遭遇以前的顽疾以及眼高手低的情景。

现在我们拥有了霍华德这个巨大的屏障。他能在低位得分,低位的气场很强大。我们非常重视外线,迅速决断,运球进攻等等。但是做好低位进攻还需要时间。其实我们有几十种方法可以把球流畅地传进内线,每天我们向后卫灌输两个信息:或者放慢节奏让霍华德触球,或者自己思考如何让他参与到流畅的进攻。我们习惯于流畅的进攻,现在我们还必须让霍华德舒服地打球。要了解他能做好哪些事,他做出的决定影响到他如何接到球。

JCF: 你们非常强调推进节奏,打快速篮球,又允许低位球员能够及时落位做好准备。如何做到二者的平衡?

CF: 节奏快速,拉开空间及投篮合理一直没变。所以不论是阿西克还是霍华德或者莫泰、琼斯等上场,都必须跑起来。如果霍华德愿意跑起来,我们就会早点把球交给他。

上赛季我们没有太多地强调这件事,因为阿西克要抢篮板,经常拖在后面。如果阿西克去抢篮板,那么多数情况霍华德就能够跑回去,反之亦然。所以球员们需要及时落位,以及早发起低位进攻。做到流程进攻,球员们只能触球4次、5次或6次,这样对方还形不成防守,好处是既达到了不可预判性,又让对方无法形成防守,就没有办法阻挡低位进攻,也不能实施包夹,无法给霍华德或阿西克施加压力。

所以只要球员愿意,总是有方法实施我们的理念并取得成效。球员配置已经固定,只需要霍华德适应我们的节奏,然后找到他。

JCF: 上赛季球队的进攻效率排第六,得分不是什么大问题。进攻方面最大的问题似乎存在于第四节。

CF: 我们必须成为善于打第四节的球队,这是毫无疑问的。必须改善执行力,将进攻的流畅性坚持得更久些。在非常需要创意的时刻可以发挥哈登的作用,不能整场都依赖哈登去发挥,巨星也很难这样做。当然第四节也可以把霍华德作为选项。

JCF: 谈到想法设法把球交给哈登,不免想起了热队,勒布朗和韦德在整个篮球生涯中都习惯于自己持球,而在热队他们需要时间适应手里无球的打法。

CF: 确实。当年总决赛输给小牛队的时候,勒布朗后期的打法导致了进攻凝滞局面,他要面对五个防守球员。这是个典型的反面例子。现在经过反复演练他们的进攻整体上更加流畅了。詹姆斯也能够参与掩护,无球跑动,占据阻挡对手的有利角度,完成了他应该完成的任务,就是这样。哈登拥有相似的创造力、能力和力量,我们需要实施更多的对抗行动。

哈登善于传球,有能力成为球队进攻的催化剂。帕森斯在第四节的得分能力很强,如果让哈登去撕开对方防线,将球转移起来,这样突然间每个人在进攻中都能形成威胁。这就是我们进攻的本质:不可预判性和无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