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論進攻

助教克里斯-芬奇解析火箭隊“伺机而動”式進攻的演變

休斯頓 - 請注意: 今天的特寫原本打算談有關火箭隊伺机而動式進攻的理念和演變。但是當我就此話題采訪球隊助教克里斯-芬奇時,發現他的見解非常深刻,所以不妨將他的回答作為主要內容。如果你對火箭隊采用這种進攻風格的原因感興趣,對如何配置霍華德感到好奇,或者就是希望知道球隊改善進攻執行力的計划,那么希望本篇內容對你有所幫助。

JCF: 在火箭隊,我總是听說“流暢進攻”這個詞匯。我想听听你如何對這個概念進行准确的描述,以此作為本次有關你眼中的火箭隊進攻理念話題的開篇。

CF: 這個概念主要基于賽場的不可預測性。我們認為對后面的比賽情景進行提前研判是比較困難的事情,因為我們不按照固定模式打球,不是打橄欖球,即使橄欖球比賽現在也開始運用伺机而動戰術,賦予球員臨場判斷的選擇權,自我選擇合适的打法。

与本概念相伴的就是無私。因為你可以選擇很多方法為隊友創造机會,需要發揮出自己的籃球智商,即時做出判斷,然后讓隊友讀懂你的意思。

就像多米諾效應,你做出決定,我做出決定,然后其他人再据此做出自己的決定。

JCF: 顯然這個概念非常需要每個人都步調一致,對同樣的局面能夠做出正确的解讀。這和橄欖球沒什么區別,橄欖球的四分衛和接球員也需要對同樣的局面提前做出解讀。

CF: 是的,球員需要一定的時間去思考:A.)了解自己的選擇,該選擇屬于哪种既定情境; B.)該情景下哪种選擇最好;C.)了解自己的隊友,什么是他們最擅長的,如何以最佳的方式凸顯他們,幫助他們。

所以需要一點儿時間,一個過程,局面才能明朗。我們喜歡這种進攻方式的原因之一是球員們可以在整体框架內最好自己最擅長的事情,讓他們達到得心應手的狀態。如果他們想做的事情太多,或想要更多的自由,以為是在吃自助餐,什么都想嘗一嘗,結果就會陷入麻煩。情況不是這樣的。每個人的机會不是一定均等,不是每個人都有机會投籃。我們必須明确在整体框架內,每個人需要怎么做。

JCF: 對于我們的進攻到底應該怎么理解和執行,仍然存在一些誤解。如在上賽季有人批評第四節的進攻,認為個人單干的傾向明顯,進而指責你的戰術板內容不夠丰富,導致比賽后期節奏緩慢。

CF: 我反對這樣說。第四節的情況其實走向了我們進攻理念的對立面;也不是我們進攻理念導致的副作用。實質是放棄了我們的進攻,走向個人單干局面。比賽進入第四節的時候,通常防守強度加大,阻止你做自己擅長的事情,不讓最好的球員輕易投籃,其他球員無法像哈登那樣創造投籃机會,比賽就變得艱難了。

本賽季我們在第四節必須仍然保持進攻流暢,繼續保持我方進攻的不可預判性,強調霍華德,哈登以及其他任何球員触球的重要性。

JCF: 具体需要怎么做?僅僅依靠買人,信心和得心應手嗎?

CF: 去年我們真的買到了很好的球員。本質上這种進攻必須無私。我認為我們的球員還是無私的。他們還能夠投中更多的球,但我認為他們的投籃并不差,沒有傷害到進攻。

這只是一個不斷學習應付各种局面的過程。只要你能夠迅速作出決定,無論是什么決定,并把它執行到位,就會產生效果。我們就會高興。因為我們追求的是速度,不可預判性及執行到位。

所以下一步我們的訓練重點是避免進攻猶豫不絕。之后是學習各种先進的進攻選擇。如利用對方防守漏洞,不同的切入等。但不想進攻設計過于复雜。

JCF: 由于某些核心理念從去年就開始執行了,所以今年你感覺球員們對進攻理念的理解更好了。

CF: 是的。去年我們有新的理念,新的球員,希望從一開始讓哈登承擔更多的任務,而又不至于干扰進攻体系。這需要時間适應。今年我們擁有了好的基礎,不會再遭遇以前的頑疾以及眼高手低的情景。

現在我們擁有了霍華德這個巨大的屏障。他能在低位得分,低位的气場很強大。我們非常重視外線,迅速決斷,運球進攻等等。但是做好低位進攻還需要時間。其實我們有几十种方法可以把球流暢地傳進內線,每天我們向后衛灌輸兩個信息:或者放慢節奏讓霍華德触球,或者自己思考如何讓他參与到流暢的進攻。我們習慣于流暢的進攻,現在我們還必須讓霍華德舒服地打球。要了解他能做好哪些事,他做出的決定影響到他如何接到球。

JCF: 你們非常強調推進節奏,打快速籃球,又允許低位球員能夠及時落位做好准備。如何做到二者的平衡?

CF: 節奏快速,拉開空間及投籃合理一直沒變。所以不論是阿西克還是霍華德或者莫泰、瓊斯等上場,都必須跑起來。如果霍華德愿意跑起來,我們就會早點把球交給他。

上賽季我們沒有太多地強調這件事,因為阿西克要搶籃板,經常拖在后面。如果阿西克去搶籃板,那么多數情況霍華德就能夠跑回去,反之亦然。所以球員們需要及時落位,以及早發起低位進攻。做到流程進攻,球員們只能触球4次、5次或6次,這樣對方還形不成防守,好處是既達到了不可預判性,又讓對方無法形成防守,就沒有辦法阻擋低位進攻,也不能實施包夾,無法給霍華德或阿西克施加壓力。

所以只要球員愿意,總是有方法實施我們的理念并取得成效。球員配置已經固定,只需要霍華德适應我們的節奏,然后找到他。

JCF: 上賽季球隊的進攻效率排第六,得分不是什么大問題。進攻方面最大的問題似乎存在于第四節。

CF: 我們必須成為善于打第四節的球隊,這是毫無疑問的。必須改善執行力,將進攻的流暢性堅持得更久些。在非常需要創意的時刻可以發揮哈登的作用,不能整場都依賴哈登去發揮,巨星也很難這樣做。當然第四節也可以把霍華德作為選項。

JCF: 談到想法設法把球交給哈登,不免想起了熱隊,勒布朗和韋德在整個籃球生涯中都習慣于自己持球,而在熱隊他們需要時間适應手里無球的打法。

CF: 确實。當年總決賽輸給小牛隊的時候,勒布朗后期的打法導致了進攻凝滯局面,他要面對五個防守球員。這是個典型的反面例子。現在經過反复演練他們的進攻整体上更加流暢了。詹姆斯也能夠參与掩護,無球跑動,占据阻擋對手的有利角度,完成了他應該完成的任務,就是這樣。哈登擁有相似的創造力、能力和力量,我們需要實施更多的對抗行動。

哈登善于傳球,有能力成為球隊進攻的催化劑。帕森斯在第四節的得分能力很強,如果讓哈登去撕開對方防線,將球轉移起來,這樣突然間每個人在進攻中都能形成威脅。這就是我們進攻的本質:不可預判性和無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