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實現夢想

從選秀夜几乎被遺忘到成為招募團的一員,帕森斯的籃球之旅繼續延伸

休斯頓 - 帕森斯坐在那里,顯得焦慮不安。

2011年6月23日晚上,奧蘭多,帕森斯的父母家里聚集了全家人以及十几個好朋友。大家心情激動地觀看NBA選秀,期待帕森斯的名字被叫到。几個小時內一個又一個小前鋒被選中,就是沒有他。最終感激火箭隊,他們在第38順位選中了帕森斯,等待終于結束了。

但歡天喜地的心情很快就消失了。經過對帕森斯的比賽表現和技術的詳細分析,一位分析師預測帕森斯的職業籃球目的地是歐洲。另一位評論員說東南聯盟年度最佳球員的稱號總是吊高人們的胃口。

帕森斯承受了這一切,他要全力以赴做好該做的事情。

**********

帕森斯坐在那里,顯得焦慮不安。

2011年12月9日下午,火箭隊訓練場地邊,帕森斯6尺9寸的瘦長身軀從椅子上掉了下來。當時球隊正在進行三個小時的訓練,隊友們試圖快速地掌握主教練麥克海爾的新体系和風格,穿連帽衫和拖鞋的帕森斯只能坐在那里旁觀。停擺過后的聯盟還有些雜亂無章,火箭隊仍然期望在各個方面獲得進展。完成交易得有一定的次序,帕森斯的新秀合同還需要等待一段時間才能完成。

他默默地坐了十天,只能充當一名觀眾的角色。強者不甘寂寞。他知道自己必須在NBA混出名堂來。停擺給籃球環境造成前所未有的影響(沒有夏季聯賽,赴法短暫打球因傷終止,訓練營和季前賽大幅縮水),令他非常遺憾。對于一個渴望證明自己的二輪秀來說,這絕不是理想的發展環境。

帕森斯承受了這一切,他要全力以赴做好該做的事情。

**********

帕森斯坐在那里,与一些人聊天。

2013年6月30日夜間,南加州一家豪華酒店里,一張桌子四周坐几位名人堂成員,籃球界的重量級人士,還有帕森斯。他很适合坐在這里。火箭隊正在游說霍華德,帕森斯加入游說團是根本不用考慮的事情。

過去几周,帕森斯一直給霍華德發短信,打電話,介紹有關火箭隊的一切;從以麥克海爾為首的教練組到球隊的化學反應以及年輕人的迅速成長。兩人的友誼終于開花結果。最終霍華德選定休斯頓,無疑帕森斯發揮了极大的作用

帕森斯承受了這一切,他要全力以赴做好該做的事情。

**********

這就是24歲的帕森斯在NBA前兩個賽季的非凡歷程,現在他成為霍華德招募團的成員。

每個階段他都超出了人們的預期。新秀賽季只用了七場他就坐穩了球隊首發小前鋒的位置,在二年級他獲得了全面的提升,能夠命中關鍵球,大牌球員給予贊揚,季后賽表現优异。

無需多說,再也不會有人忽視他了。本周帕森斯來到拉斯維加斯,參加了國家男籃迷你訓練營。帕森斯穩穩地占据這個位置,兩年來他忍受普遍的質疑,他成功地突圍,終于站到這里。

首次參加國家隊訓練后接受電話采訪時帕森斯說:“第一次穿上國家隊隊服時我十分興奮,在主教練沙舍夫斯基(老K)手下打球,看到了拉里-伯德,還有那些偉大的球員。

在整個佛羅里達的籃球生涯中,我一直听人說,‘他不夠高大,不夠強壯,投籃也不出色,同時運動能力也不夠好。’顯然他們錯了。

“對此我根本不感到痛苦,因為我喜歡呆在休斯頓,不想去其它地方,這里最适合我。回過頭來看,我很吃惊,在選秀中沒有獲得更高的順位。不過這只是你開始的地方,而不是結束的地方。那只是塊踏腳石,現在對我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當然如果后來的生活變得美好,克服這些怠慢就容易多了。更主要的帕森斯是個生性樂天的人,由于熱情洋溢的性格他獲得教練和隊友的喜愛,和麥克海爾建立了牢固的友誼,一种超越了籃球的關系,完全是家庭特有的。

當兩個人之間出現善意的諷刺和糾纏時,就會發現那种獨特的關系。麥克海爾有時嘲笑帕森斯的發型 ,帕森斯就會拿麥克海爾喜歡用詩歌的語言回憶過去這件事開玩笑。上賽季兩個人的喜劇几乎每天上演,表明把他們聯系到一起的是相同的思路:不把自我看得很重;對比賽對胜利擁有無比貪婪的胃口。

當被要求描述他們的關系特點時麥克海爾輕聲笑了起來,“我不喜歡他帶球進攻投籃,他也知道。他平常跟助理教練練習這种投籃,我總是問他:‘你為什么練習那种投籃?不要練了。我不喜歡。’所以比賽時每當投進這种球,他就會看我一眼,點點頭。沒投進(更常見)絕不會看場邊。投進了對我來說是可怕的,因為接下來的一周我都要听別人談論這事。他喜歡過開心的生活。

“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他的努力程度堪比任何人。他是個無所畏懼的家伙,出場后他只管打球,從不會畏首畏尾,能夠命中關鍵球,能傳球,能命中籃筐。也會承擔髒活累活,會拼搶每個籃板,會不惜倒地搶球。為了球隊獲胜能做任何事情。球隊需要粘合型球員,需要能夠讓每個人都組合在一起的球員,他就有這樣的特質。”

今后,他或球隊都不必再小心翼翼地走路了,默默無聞和失敗者的身份已經成為過去。他和火箭隊開始引人注目,帶迅速膨脹的期望,他們進入真正的冠軍爭奪者行列。今后的目標不再僅僅是打進季后賽,而要制造真正的噪音。一系列新的挑戰等待他們,其中更衣室性格各异的個体如何管理好尤其重要。正如麥克海爾所言,要發起一個戰役,主題是我們大于

這正适合于帕森斯。他那喜歡參与的性格以及獨特的捏合能力將獲得檢驗。現在帕森斯正忙于國家級的出柜晚會,亮相紅地毯和國家級電視台的頻率越來越高。各种代言蜂擁而來。無論走到哪里都有人認出他,并要求合影。

任何人遇到這樣的事都免不了飄飄然,尤其對于一位只有24歲,籃球生涯在起步階段极其灰暗的球員來說更是如此。然而帕森斯的表現是那么從容不迫,他信任親情,以确保能夠扎根泥土地。

“我從小就是在這樣的環境里長大的,現在也如此。”帕森斯說,“我的父母、家庭就是這樣的性格。不論我多少次踏上紅毯,也不論賺了多少錢,我依然是他們的孩子。現在有人認出我了,和我合影,這是我從未想到的,太瘋狂了。我的生活的确發生了變化,但我不會因此而改變。

“我還像當年周圍的那些普通孩子一樣。在購物中心見到偶像格蘭特-希爾時我仍然掩飾不住內心的狂喜。所以,現在我努力做真實的自己,盡量拍照,盡量簽名,做真實的自己。那些東西不會改變我,也不會改變我的工作方式亦或對待籃球的方式。

“我的最終身份是一個籃球運動員。我想贏球,想成為全明星,想成為總冠軍。”

就是說,帕森斯還要繼續承受這一切:成功,名譽,期望。他要全力以赴做好該做的事情。他明白,現在待做的工作之多超過以往任何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