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2011年12月13日,星期二,12:58 PM

攀登陡峭的山峰


喬丹-希爾努力工作,來應對個人家庭的不幸

Jason Friedman
Rockets.com

休斯敦 - 喬丹-希爾這些年害怕來電話。

相對清靜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復返了,在南卡羅來納州的炎炎夏日,孩子們坐在樹蔭下,在Laurens小鎮的生活并不輕松,然而卻是很簡單,沒有陌生人,也沒有充足的空閑時間。而對于孩子們,只能是外出玩耍,與朋友,家人和鄰居們開玩笑。

然而,在Laurens小鎮的生活,遠不如烏托邦的那樣理想,當小鎮的孩子們玩捉迷藏游戲的時候,他們也知道有一些事情他們根本無法掩飾;事情的險惡往往超出了孩子的想象,Laurens的窮人很多,犯罪率也很高,這二者潛伏在每一個角落里,隨時會出現在大家的視線中。

不管怎樣, 喬丹-希爾努力在躲避不幸這一怪獸,但是他還是無法避免,在他3歲的時候,母親由于患上乳腺癌而去世,多數的時候,他與父親的關系鬧得很僵。作為孩子,由于監護人的變更,他們搬遷了幾個城市,最終他能養活自己,要感謝籃球與努力地工作,而不是依靠好運。

然而,希爾知道自己的家人就沒有那么幸運了,當他在亞利桑那大學的時候,他接到了一個電話,通知他的兄弟在回家的路上被子彈打傷,希爾在千里之外承受著折磨,而他的兄弟在當地的一家醫院重癥監護病房為生命而抗爭,最終的結果是好的,他的兄弟渡過難關奇跡般地活了下來。然而太多的不幸纏繞著他的家人與朋友,只是時間的問題,遲早會有下一個電話, Laurens的黑暗一面注定會到來。

上個星期五的晚上,他接到了又一個來自于家庭的不幸電話,他的堂兄33歲的Yohance Yogi Hill,被謀殺了。

希爾回憶說“我是在晚上接到我姐妹的電話,她們通常那么晚不給我打電話,因此我就知道發生了什么,她哭著告訴我發生了什么,我放下電話,感到震驚。”

“他身體多處中彈,我簡直不敢相信,就在感恩節的時候,我們還在一起談笑。在他遇難的前兩天,我們還通過電話,他說計劃來休斯敦,他以前從來沒有離開過南卡羅萊納。

聽到這一噩耗希爾幾乎不能入睡,即使是睡著了也經常被噩夢驚醒。

顯然,此時的籃球處于次要的地位,但是,的確也為希爾提供了發泄的出路,這不是逃避現實,籃球也代表著一種責任。在延續著童年時代對籃球熱情的同時,希爾知道籃球也是他的工作。他不得不快速成長,不管發生什么,勝利或者是災難,歡樂或者痛苦,生活還是無情地前行,因此,不管是噩夢還是悲痛,只能是面對。

當然,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疼痛仍記憶猶新,尤其是離開球場獨處的時候,就更為明顯。但是,盡管面對種種不幸,希爾在訓練營中卻有著很好的表現,這就說明了問題,他的新教練已經注意到,他在訓練當中顯得比以前更加專注和投入。

喬丹希爾說“能得到認可意義重大,尤其是得到麥克海爾的表揚,那絕對是非常好的感受,我只是想出場幫助他,幫助我自己,也幫助球隊變得更好。”

“我的一生經歷了很多的不幸,我是一個一直與不幸抗爭的人,但是,一旦我來到球場上,我會把其它的一切拋在腦后,努力工作。”

對于不可預知的未來,害怕令人恐懼的夜晚電話不期而至,這是希爾需要克服與面對的事情,但是,他也知道:消除過去痛苦的唯一方式是平靜地面對,為了能有更好的未來,努力地工作。

對火箭隊中文網站有任何的問題,請發送Email:溫瑞武




You do not have the correct version of the Flash Player Plugin. Click here to ge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