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林書豪以及“那種表情”的再現

休斯頓 - 每當林書豪達到似乎每個投籃都能進的境界時,臉上的表情就完全變得猙獰可怖,帕森斯稱之為“那種表情”。同時惡搞的雙關語也以指數級的速度出現。本賽季迄今帕森斯頭一次看到好朋友兼隊友出現那種表情,而在輾轉返回火箭之前的今年2月份,站在百老匯的舞臺上,林書豪就是帶著那種表情竄升為世界級明星。

林書豪有過那種表情。他的表演曾經令人陶醉,用一個詞來形容:他是“現象”。

但這樣說顯然還不夠,

當然這里不包含道義上的因素。賽后閑逛火箭更衣室,可以看得很清楚。火箭隊以134-126負于馬刺隊,結果令人沮喪,但比賽過程瘋狂、詭異、壯觀、難忘、過癮。在第四節的關鍵時刻,馬刺隊進攻發力,打得有章有法,節奏鮮明,逆轉了9分的分差,火箭隊雖頑強抵抗,但年輕球隊的弱點——溝通不暢,太多的防守漏洞——又暴露出來,證明球隊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善。

阿西克表現十分強勁,砍下生涯最高的21分。替補道格拉斯和莫里斯提供了強大的火力支援。帕森斯第四節復活,投中總共4個三分球中的3個,全隊創主場三分球命中個數記錄(30中16)。

幾乎可以說本場比賽標志著林書豪回來了,“那種表情”回來了。

哈登因踝扭傷休戰,林書豪趁機抓住韁繩,以自己最擅長的方式駕馭火箭的進攻: 控球在手,發起侵略性的進攻,審時度勢,給對手制造壓力。林開局慢熱,第一節僅得2分,看不出任何爆發的跡象。

不久刺激的場面開始出現。

第二節林命中兩個三分,及時地為自己建立了自信,也給馬刺隊制造了不小的恐慌,被視為中距離的危險人物,火箭的其他球員似乎也應該獲得這樣的評價。

第三節林又投中兩個三分,突然間這塊場地變成了林書豪潑墨的畫布,上面用大號粗體寫著“我回來了”。他的每個動作完成得很快,同時又像慢鏡頭:左手快攻上籃,哨響的三分,偷襲籃下,一次次站上罰球線。在整個第三節和第四節的部分時段,那些在紐約時期賴以成名的招數重現江湖。

但不幸的是在比賽末段神奇屬于帕克,讓他收獲了生涯第一個三雙;屬于進攻大師組成的團隊,讓他們演奏了進攻交響樂。由于兩天前剛剛遭遇相似的失敗,本場的失利無疑將讓球隊痛苦一段時間。不過明天走上訓練場,痛苦就會減輕許多。林書豪的表現將給球隊帶來怎樣的變化會成為未來人們的共同話題。

火箭隊從簽約林書豪起就反復強調不需要也不盼望林書豪成為二月份的林版超級明星。即使有了現在的表現,仍然沒有改變想法。目前的問題是接下來哈登和林同時上場,如何安排使用?

顯然兩人都是擅于持球進攻型的球員。哈登打擋拆非常出色,而林通常單槍匹馬就可以重創對手。可是截止目前,兩人同時出場的表現均有些掙扎:本賽季哈林組合的效率值是-34,而出場時間超過球隊其他任何兩人組合。

賽后,主教練麥克海爾談到希望找到更多的辦法,讓兩人更好地嚙合,如把兩人擺到不同的位置,各自利用自己擅長的手進攻(林擅長右手,哈登擅長左手)。更重要的是麥克海爾有信心,相信每個部件都會及時組合成整體,就像周六晚與小牛比賽后他曾(準確地)預測林的表現將好起來一樣。

無疑,轉變需要時間,還會遇到挫折。正像林書豪賽后所說,“轉變需要一個過程。”話已經重復多次,但有必要再說一遍:兩個偉大的王者詹姆斯和韋德花了超過18個月時間才交出令自己滿意的數據。那么人們憑什么期望林、哈登及其他年輕的火箭球員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就解決所有的謎團?

從短期看或許可以讓林發起更多的進攻,哈登更擅長空手掩護,可以滑向側翼,利用定點跳投或二次擋拆進攻。哈林也可以錯時登場,這樣兩人都獲得足夠的持球時間。

無論球隊采取哪種方法,都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這對組合必將取得成功。兩人都有才華、聰明,最重要的是非常無私。他們都希望對方有好的表現,更希望球隊強大起來。

林書豪再次支配了聚光燈,人們立刻想起了那些林最珍惜的比賽場景 

“我又能夠比較舒服地比賽了,我很欣慰,但跟失利比這是次要的。”賽后林書豪說。

“這需要一個過程,我們都明白。要讓每個人參與進來,舒服地比賽,我們就會擁有馬刺隊那樣的默契:每個人都參與運轉,都很舒服。這只是時間的問題。”

誠然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馬刺隊的超強進攻也不是。宏偉的工程需要時間,很多時間。只要這些羽翼未豐的年輕人繼續不斷地進步,火箭隊愿意付出時間的代價。

周一晚輪到林書豪被放到顯微鏡下,人們這才看清楚火箭隊對林書豪的未來一直癡心不改的原因。“那種表情”,帕森斯看到了,現場所有人看到了,全世界的觀眾看到了。只要林書豪面露“那種表情”,就會上演書豪秀。現在的關鍵問題是找到辦法,確保將來上演更多的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