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全速前進

林書豪訪談,談論間歇期的提高以及意志力等問題

休斯頓 - 你可能沒有必要對林書豪的故事進行介紹,自從他在2012年的國際舞臺上爆發,他的每一次傳球,運球與投籃,都被全方位地剖析,這是24歲非選秀哈佛畢業生進入聯盟時無法想象的。然而,現在,那種非預期名聲的新鮮感已經消退,進入了正常狀態: 現實是很少學習如何處理在聚光燈下的生活,更多的關注于球場內外的自我提高。

火箭隊網站的Jason Friedman在周末對林書豪進行了專訪,下面是他們談話的錄音文稿。

JCF: 今年夏天與去年比較有何不同?我知道去年對于你是如此混亂,不只是更換了球隊,而且要完成膝蓋手術的恢復,我猜測這個間歇期對于你是完全不同的。

JL: 去年更多的是環境的適應,實際上去年夏天的訓練是令人失望的,因為我應當更早地做準備,但是,夏天的前兩個月沒有按照計劃實施。而今年的夏天,身體沒有任何的問題,讓我每天能進行不同的訓練,考慮到每天能帶來什么,就會更容易些;我不會坐在那里考慮我的膝蓋是否感覺很好,或者是我是否能做這個或者是那個,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有著很好的球隊,今年讓我能集中精力,一切都按照計劃實施。

JCF: 從提高的角度,你主要做什么?我猜測可能是投籃。

JL: 是的,是投籃,還有很多左手的東西,希望在這些方面將來能好一些。

另一個很重要的是我的姿勢,那可能聽起來不那么重要,但是,對于我很重要,因為在過是姿勢使我變慢了,那對于防守的提高很重要。

JCF: 你提到了姿勢,是否意味著從平衡的角度提高你防守的姿態,那讓你更容易與有效地改變方向?你能詳細地說一說嗎?

JL: 我的體能教練Daryl Eto認為,我的姿勢不好,那就是說 ,作為一名運動員,我的移動效率不好,因此,他提出了一個具體提高的計劃。

有時候讓人有挫敗的感覺,因為這好像是在重新學習最基本的東西,在24歲的時候重新學習孩子時候學習的東西會很艱難。

JCF: 這些是幫助你提高防守的東西?

JL: 是的,如果你看看德里克-費舍爾的防守姿勢,他看起來就更像是一名運動員,而如果你看看我,我看起來更像是巴黎圣母院的鐘樓怪人(笑).

JCF: 我記得在夏天的早些時候,你提起另一個需要提高的就是你的心理堅韌性,如何做讓自己意志力更加的堅強與強大?

JL: 我認為很多是來自于訓練中的意志力,例如:在特定環境下,比如訓練與比賽對第一次投籃不中的反應。因此,不管是在比賽中還是投籃訓練中,我不斷地說, ‘下一次投籃會命中的,目的是訓練我的思維過程,讓自信心不動搖,絕不會有一點的懷疑。 

JCF: 因為意志力是無形的,不是有形的,你是否能注意到在那方面的提高,或者在比賽開始之前你也不知道?

JL: 你能注意到提高,這里或那里小事情表明你的進步。

因此,我每天進行訓練,我絕對能看到如何在變得更好,但是,在每天結束的時候,對于運動員唯一的結果是在比賽中體現出來。

JCF: 你是一名哈佛的畢業生,因此,你應當習慣于考前臨時抱佛腳,然后能直接得分,對么?

JL: (笑) 不是的,但是,考前臨時抱佛腳是我熟悉的。

JCF: 好的,我想談論你的季后賽。在賽季的最后幾個月中,從2月1日開始,你的三分球命中率接近的40%,然后季后賽開始了,你在第二場比賽的上半場受傷,你的賽季以負面音符結束。

現在,你的季后賽經歷結束已經有幾個月的時間了,如何進行回顧? 令人失望的兩個星期不應當抹殺幾個月的顯著進步?

JL: 那絕對不是我想要的結束方式,當我訓練的時候,我多次提醒自己。

作為一名球員最糟糕的感受之一就是不能出場的那種感受,你不能做任何事情,或者不能控制比賽,尤其是作為一名組織后衛。我記得,我知道那是是什么樣的感受與滋味,在間歇期內當我訓練的時候,我時時提醒自己,目的是為了不再有那樣的感受。

JCF: 上一次當你在洛杉磯的時候,我們進行了交談,球隊的小訓練營剛剛開始,我與觀看你比賽的人們進行了交談,大家的一致意見是,你看起來比以前更加的快速與強壯。作為一名球員從訓練的角度,你是怎樣衡量自己的??

JL: 這很難講,因為這個夏天是完全不同的,因為周圍的人是不同的,人們的意志力是不同的,一些人自然地比其他人要好。

對于我來說,我的精力放在讓自己變得更好,我相信當機會到來的時候,結果會擺在那里。在很多方面,只是去學習,結果留給上帝,不管我的訓練好還是壞,我能說的是,自己付出了時間,通常那就意味著會變得更好。

我想說的是,衡量成功不完全是你在訓練中如何做決定的。

JCF: 那是公平的,那就帶來隨后的問題,如何來評價一名組織后衛。聯盟中擁有眾多非常出色,甚至是名人堂級別的組織后衛。你認為自己處于什么樣的位置,尤其是作為一名進入聯盟的時候以得分為首位想法的球員,現在轉變成為傳統的組織類型的球員,還有現在你身邊有全明星級別的詹姆斯-哈登,他需要有球在手,同時,還有另一名有球在手的超級球星德懷特-霍華德?

JL: 你知道,我還沒有想過那個問題,坦白地講,現在我不知道如何回應那個問題,但是,對于我,真的還沒有考慮那么多,因為我不會擔心,因為你絕不會知道將來會發生什么,一些人受傷了,一些人被交易了,突然發生的這些事情讓你措手不及,你絕不會知道。

因此,對于我來說,這個夏天我不會考慮其它過多的事情,每一天只是想如何讓自己進步。

聯盟中有很多偉大的組織后衛,但是,進入聯盟前幾年我學習到的是努力工作,工作再工作,因為其它的事情是你無法控制的。我記得我爆發的第一場是與德龍-威廉姆斯的對抗。當然,我不能想象會發生那樣的事情,與他的對抗打出那么好的表現。那不是我計劃內的,但是,那也是我每天努力訓練的結果,那也是我唯一能控制的。

JCF: 我不會要求你放棄任何你的秘密,但是,在防守擋拆中,你是否比其他人更加的機靈,或者只是歸結于你是負責實施那一策略的人?

JL: 我認為這與個人的有關,一名好的防守者像泰森-錢德勒,能打多種類型的擋拆防守,而這是其他人所不能的。當你看對手的防守體系的時候,像馬刺這樣的球隊,讓你的擋拆配合不會得到上籃的機會,但是,其他的球隊防守就會讓你得到上籃的機會。

因此。多數時候取決于對手的大個是誰,他是否靈活,他如何使用手等等。一些大個球員,如果你仔細觀察他們的腳步,很多時候他們被欺騙了,你觀看他們的身體位置,知道你會得到上籃的機會,但是從蒂姆-鄧肯那里你絕不會的得到這樣的機會。

JCF: 你即將去亞洲為期一個月的旅行,這次旅行的目的是什么?

JL: 主要是與公眾見面,拍照以及商業活動,另外還有孩子們的籃球訓練營,與大家分享我的籃球成長經歷。然后還有慈善活動,這是我在臺灣與中國最想做的事情。

JCF: 在經歷了過山車式的生活,并成為國際名人之后,你感覺自己的生活是否達到了平衡? 或者現在了恢復常態?

JL: 當然,現在非常正常,林瘋狂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是調整與適應的過程,這就是我現在的生活,現實就是這樣,現在與過去相比,更加的正常。

JCF: 在過去的一年,你已經在學習,如何更好地克服聯盟生活的不穩定性,在某種程度上是接受教育的過程,只能接受,并且知道這是你無法控制的,因此,你需要把精力放在如何應對不同的情況。

我知道那聽起來很簡單 – 實際上卻不是 – 但是,過去的一年這是否是你所要應對的?

JL: 是的,我會說每個人的生活都是那樣,但是,在過去的一年對于我的生活來說被放大了,需好好地總結,在生活的旅途中發生什么,對于我正在學習如何來反應與回應。

JCF: 林書豪,最后一個問題,這是最不重要的: 你是否完全趕上了火影忍者的觀看,或者你仍然落后?

JL: (笑) 我嚴重的失速了,我趕上了一些,但是一旦訓練營開始,就會被落下。我的小弟弟喜歡觀看,他給我講了很多,我需要趕上。

JCF: 我不知道你在亞洲有多少空閑時間,但是,或許你在旅館里,你能粗略地趕上一些章節。

JL: 聽起來像是個好計劃,我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