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友好的競爭對手

撇開大學時代的舊怨,帕森斯和道格拉斯的關系正在變得緊密。

McALLEN, TEXAS - 有時,最好的合作關系是在不經意間出現的。 

錢德勒·帕森斯懷著一種使命感來到了訓練營,可是訓練計劃中沒有任何章節表明他將與托尼道格拉斯迅速建立默契的合作關系。

在今年夏天之前,帕森斯和這位四年級后衛唯一的籃下對話要追溯到他還是佛羅里達大學的新生時。當時,帕森斯所在的年輕的短吻鱷隊以14分敗在道格拉斯所在的佛羅里達州立大學塞米諾爾球隊手下。

可是星期四晚的隊內訓練賽上,兩人一次次的配合,最終交出了痛宰對手的答卷。 道格拉斯飛快突入籃下,吸引了對方的防守球員,然后順勢喂給帕森斯,后者輕松上籃得分。隨后道格拉斯“故伎重演”,這一次他發現帕森斯在底角處于空位。

一次又一次,看似不可能的二人組聯手蹂躪了對手,最終帶領本組大勝15分。比賽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所以一天后帕森斯自然很看重他與道格拉斯迅速建立起來的不可否認的化學反應。

“想起來就不可思議。”帕森斯說,“我憎恨佛羅里達州立大學,所以我覺得跟他配合不起來。他是我合作的第一個來自佛州大的球員,昨天你也看到了,我們組贏了(15分)。

“他很聰慧,打球毫無壓力,投籃的時機選擇也到位。我們之間有好幾次心領神會,做出了空手后門切入配合,他對籃球的理解力很好,和他配合充滿了樂趣,他在訓練營的表現真的很好。”

當記者將帕森斯有關與來自塔拉哈西的球員配合不來電的玩笑言論轉述給道格拉斯后,后者只是顯得非常開心。

“在上佛羅里達大學之前,帕森斯其實一直很崇拜佛羅里達州大,”道格拉斯揭發道。“他跟你說出了真相,是個叛徒(笑)。”

道格拉斯說其實任何怨恨都已經被徹底地拋棄了。

。“錢德勒非常全面、非常聰明,我喜歡和他這樣的人在一起配合。他可以防守多個位置,防得到位,打得很聰明。我想,和他同時在場上,將產生很大的破壞力。”

這些在訓練營的第一天就足以證明。從一開始,帕森斯就展現出充沛的動力、決心,最重要的是他能夠在新秀賽季驚艷表現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升。前鋒中的瑞士軍刀年僅23歲,但已然流露出六年老兵的定力和水準,在球場兩端持續地打擊對手。

“我已經邁出了下一步,”當問到他在訓練營的強勢開局時,帕森斯回答說。“整個夏天我都在刻苦訓練,增強力量,提高投籃、控球能力。我也注意到今年夏天我打比賽輕松些了。”

“罰球都能投進了。三分球大部分能投進。感覺更自如了,特別是有球時。今年抓到籃板后我要有所動作,夏季重點練習的是:抓到籃板,運球到前場,持球同時決定打擋拆、側面運球或使用進攻套路。”

“我覺得自己的掌控能力提高了,變得容易些了。投籃時機的選擇更恰當了,投籃時信心十足,力量更強了,速度也更快了。”

帕森斯從不缺乏自信,但在技能和比賽影響力方面的自信從來沒有這么足。  這不奇怪,他充當的領袖角色就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很顯然,他已經承擔起了一部分重要的領袖職責。

“今年擔當領袖的不會是一兩名球員,”帕森斯解釋說,“ 我、帕特森和凱文·馬丁在這支球隊的時間更長些,熟悉教練組,知道他們想打什么樣的籃球,我們是意見領袖,我當然也是。當發現有什么問題時,會說出我的想法,所有球隊都需要這樣的球員。”

確實,每家俱樂部都需要全能型組織者;需要即機警靈智又愿意以優秀的傳球或穩固的防守為球隊奠定基調的人。也需要擁有某種神奇魔力,能夠與隊友“一拍即合”的人——無論這種配合關系事先是多么的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