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2010年3月3日,星期三,9:26 AM

是什么讓馬丁如此出色?


David Thorpe分析火箭隊新加盟的二號位的獨特才能

Jason Friedman
Rockets.com 專欄作家

休斯敦 - 很少有人能像ESPN.com NBA 分析師與專業訓練中心的執行董事David Thorpe那樣了解凱文-馬丁的籃球威力, 馬丁與Thorpe是在8年前開始合作的,那時候的馬丁在西卡羅來納是一個不知名的得分后衛,從那時起兩個人就建立了友好的關系,賽后經常溝通(Thorpe說他幾乎觀看了所有馬丁比賽的直播),在每個夏天,他們都在弗洛里達 Clearwater 的Thorpe訓練中心匯合,繼續強化籃球的基本技能,這讓馬丁日后成為了NBA聯盟最出色的得分手之一。

球迷們對在國王期間馬丁的獨特才能還是不太了解,近期他的表現讓球迷們對他的能力有了初步的印象,這位6年級的前鋒在過去3場比賽中平均得到31分,投籃命中率為51%,但是,為了能更進一步了解火箭隊新的首發得分后衛,仍然有很多需要研究的地方,火箭隊網站對Thorpe進行了一個小時的訪談,目的是了解他的優秀學生。

JCF: 你是什么時候開始與馬丁合作,如何開始那樣的伙伴關系?

DT: 他的大學教練Steve Shurina告訴我,他有一名平均得到22分的快速得分后衛,但是他只是愿意在外面投三分, 他由于不能運球,幾乎不能做任何其他的事情。他的4名隊友都是4年級,不會為他創造機會,如果他不為自己創造機會,他在場上就很難去得分。

他說凱文不愿意進行身體的接觸,認為或許我們能幫助他適應場上的身體接觸,因為馬丁所面臨的下一年,他是球隊唯一的進攻威脅,因此,在開始二年級的比賽之前,那個夏天凱文驅車從俄亥俄到Clearwater我的地方。

JCF: 從不愿意有身體接觸發展成為聯盟中制造犯規的高手,聽起來很有趣,那么你是如何幫助他,把制造對手犯規的能力融入比賽中的?

DT: 我不知道我們起初是否是故意的,告訴你這個事實,當初我們希望讓他打更具競爭力的比賽,而不只是成為一名投手,這是他在那時候的情況。即使是作為一年級生,他在三分線外的投籃命中率38%,不管你是否相信,他那時候的投籃與現在有所不同。

在我們的訓練營中還有Josh Powell 與 Udonis Haslem, 那時候他們還沒有達到所希望的NBA水平,也有一些來自于海外在歐洲相當成功的球員,因此,我們有這些渴望成功的球員, 我想看看凱文如何處理這些情況,我告訴他遠離自己舒適的區域,在每一次的訓練結束后,我會說再見凱文,因為我們不會再見面了,他將驅車回到俄亥俄。

在3-4天過后,我認為那樣的事情每天都會發生,但是他一直回來,他有些融入大家中,我可以說他喜歡,他喜歡去挑戰自己的極限,后來我讓大家進行對抗的練習,由兩個強壯的家伙 Udonis 與 Powell防守他,另外,一些來自于歐洲的球員也很強壯,他們都不在意馬丁是誰, 所有這些球員都在ACC或者SEC類型的學校打球,只有馬丁來自于西卡羅萊納,因此,他們也不會關注馬丁。

然后,某一天,又一具有運動天賦且擅長蓋帽的中鋒Casey Sanders來了,作為杜克的首發中鋒剛剛贏得全國冠軍,在馬丁面前大力扣籃,但是,在隨后的進攻中,馬丁爆發般地在Casey面前扣籃,在那時候,我意識到有一種競爭的動力促使馬丁做一些看起來超出范圍的事情, 因為那時候的他不到169磅重, 非常 瘦弱。

那時我第一次認為這個球員將來能成為NBA的球員,如果你要求他做,沒有他不能做的事情。 他不是那種整天能自我督促的人,像多數人一樣他需要有人推動,他與世界上的多數人一樣,很少有人能像科比、勒布朗以及邁克爾-喬丹那樣,如果人們懷疑他們,他們可以把別人的懷疑作為一種動力,而凱文卻不是那樣,他只是按照人們期望的那樣,如果你對他要求的越多,他就能做的越多。

那是在那個星期了解到的,我給他的大學教練打電話,告訴他凱文將會成為NBA的球員,可能在兩年之后成為選秀第一輪的球員,那位教練對此一直懷疑;我給一些我認識的經紀人打電話,說同樣的事情,他們也是同樣的態度,后來,他們看到馬丁的投籃,然后就更加 嘲笑我的觀點。他們說一個體重160磅重的孩子不可能從西卡羅萊納發展到NBA的球員,更不用說什么第一輪選秀了。但是,我說沒有人看中他那不是他的過錯,如果他在弗洛里達、俄亥俄或者是亞利桑那打球,就會成為一名高水平的球員,他們不知道如何發現他,只是因為他太瘦了。

在二年級的第一場比賽,他得到了46分,他不是依靠很多的投籃,我認為那正是凱文提高的一種跡象,也是我們一直幫助他的地方,沒有了那4名四年級的球員,他不得不依靠自己,他知道如何攻擊,贏得了很多的犯規罰球,展示了愿意身體接觸的愿望,我認為我對他這一點的幫助非常有價值,因為那在NBA也是重要的課程。

然后,在下一個夏天,他又回來了,我們致力于發展內外更全面的比賽,他在三年級第一場比賽,得到了44分,多數的得分是在 一名很出色的球員Damien Wilkins防守下得到的,然后,當地的球員偵探開始注意到他,那個賽季他成為了全國得分第二名的球員,展示了很全面的表現,我認為那時候人們意識到,不應當只依靠大學的球員偵探的評價,決定一個球員是否是選秀第一輪的球員,因為如果這個球員在亞利桑那,他就可能成為前10順位的球員。

JCF: 你感覺火箭隊是否最適合馬丁?

DT:首先,我應當對火箭隊以及總經理達里爾-莫雷表示尊敬,他們的計算與偵探告訴他們,凱文是非常適合球隊的球員。

從凱文的角度,在過去的15個月,統計數據對于他已經沒有意義了,去年他得到50分的那場比賽,國王隊輸掉了比賽,因此,沒有人在意他是否得到了50分,那沒有意義。作為得分手與高效率的球員,他有著很大的資本,因此,沒有人關心那些數據。現在他只是想成為獲勝球隊的一分子,以及對總冠軍與戒指的渴望。

我曾經告訴過他,他可能被交易有機會去追逐總冠軍,從長遠角度想一想去哪里,我確信凱文能消化他能知道的所有信息,因為那不只是一年又一年去追逐冠軍,一個積極穩定的文化也有助于你每年都有機會保持競爭力,看中旅程的故事,而不是最終結果,因為如果在你職業生涯結束的時候,你回顧你的歷程,只有一個偉大的賽季,那好象是浪費了很多的時間, 我更喜歡每天的過程。

對于我來說,非常接近NBA分析師的觀點,休斯敦是一個球員想去的奇妙的地方,這座城市有著良好的文化,球隊的運營極為出色,火箭隊的球員看起來每天都很愉快,教練組顯然也是很出色的,至于阿德爾曼是什么樣的教練就沒有必要多說了,看起來這是他一個完美的地方。

因此,或許這是在球場上完美的適合,我認為時間最終會告訴大家結果,但是更重要的是,我認為對于凱文來說非常適合,他所希望的是繼續前進,這里對他籃球方面會有所幫助。

JCF: 我們還沒有談籃球的其它方面,對于馬丁來說不管是否公平,他被認為是聯盟中防守不好的球員,你是怎樣的觀點?

DT: 首先,我相信球員防守的好壞與他所在球隊的體系有關,那包括他身邊的球員與教練的戰術,所有這些都是應當考慮的。

凱文在國王隊期間,還沒有在一個教練指教下超過兩個賽季,唯一的一次是在阿德爾曼執教下他進入聯盟的前兩個賽季,作為新秀的馬丁在第一個賽季幾乎沒有什么出場時間,因此,對于分析師來說,無法看出真實的馬丁,沒有某種程度的穩定很難成為一個出色的防守球員,但是,對于德懷特-霍華德來說是一個例外,不管是什么樣的情況,他都是一名有統治力的防守球員。

在多數情況下,球員們需要知道他們的工作應當做什么,他們必須有明確的角色與責任,他們必須有防守的意識,我認為毫無疑問,在過去的兩年中沒有人強調凱文應當增加搶斷,或者是更多的幫助防守者,因此,我認為評價凱文最好的方式是,當他在一個體系中超過一年以上,看看作為防守球員他是否有進步與提高的跡象。

我知道,去年的夏天,我幫助他提高弱側的防守,我感覺他知道強側會發生什么,我努力地幫助他解讀弱側的情況,不是在內線的跳投或者是搶斷,盡管我認為有些事情他應當做得更好一些,因為他的速度很快。我認為他取得了進步,在國王隊期間已經展示了一定的進步,自從來到休斯敦進步就更大了。

而且,我告訴他在火箭隊的掩護要比在國王期間的復雜得多,凱文有著很高的籃球智商,因此,他學習很快,然而學習是必須的,我認為他非常興奮迎接這個挑戰,這是以前他所沒有經歷的。

下面是其它方面的事情:當你在防守端與進攻端一樣努力的時候,你就會冒著犯規的危險,你不想讓你進攻最好的球員那樣做,我認為凱文在國王隊期間就陷入那樣的麻煩,但是現在,在火箭隊中有更多能得分的球員,尤其是在下個賽季姚明回來之后,我認為他更愿意冒一定的風險,因為如果馬丁陷入犯規的麻煩,他的球隊不一定輸掉比賽。

這里是底線:當你評價一名球員的防守時候,應當考慮你在場上球隊放棄什么,如果球隊有4名好的防守球員,每個人都能執行教練設計的戰術,你就沒有必要放棄很多的得分,如果有人能幫助你防守,那將會很有益處,籃球是5對5的比賽: 你們應當彼此幫助,如果在場上有像巴蒂爾與阿里扎那樣的球員,就是不同的情況,只是因為有馬丁在場上,球隊的進攻應當更好一些。

你的優點應當幫助隊友的弱點,他們的優點也應當幫助你的弱點,這是5對5的比賽,最好的防守球隊-最好的球隊都知道這一點。

對火箭隊中文網站有任何的問題,請發送Email:溫瑞武




You do not have the correct version of the Flash Player Plugin. Click here to ge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