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int

走出林疯狂

神奇过后的林书豪更加充实

台北 - 世界上很多人喜欢津津乐道于某一场出色的比赛,并公开宣称自己喜欢听哪方面的言论。愿意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人则少之又少。毫无疑问:许诺空头支票并不仅是职业运动员的专利,它是人类社会的牢固堡垒。几乎所有人都要向它低头(有些人表现得严重),能够持之以恒地抵制冲动的人属于罕见的群体。

一年多来,通过与林书豪的谈话,他和别人的交往,他如何对待人生的起伏,我对林书豪有了一些了解。我认为:决定他如此与众不同的是其个性,不是常春藤名校证书,不是篮球智慧,不是文化传承。

忘记林疯狂事件吧。那只是一颗看起来耀眼的彗星,留下了一个迷人的瞬间,决不能成为衡量一个人的真正标尺。当年那个林书豪的个性直到现在基本甚至完全没有改变,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成熟起来,其过程恰如钢铁回炉。现在他的信念更坚定了,焦点更清晰了,内心更安静了。产生如此不可思议变化的是时间和经历,过去两年里他曾经有过挤在沙发躺椅上睡觉的经历。

从他身上看到的就是你想得到的答案。他代表着一类人:严守信念,谦卑,努力,以及面对家人和朋友才表现出的幽默。当然他还有很多其他侧面,但驱使他付诸行动的力量来自于核心价值观。就是说:25岁的林绝不是追求聚光灯的人。他经历过成长的痛苦,梦想的幻灭以及回归常态后内心深深的不安。他渐渐地理解了那个摆在面前的强大平台。他可以和全世界数百万的人群分享自己内心的宣言。他接受了这个现实,进而以前相机频频闪耀期间不曾有过的舒畅感觉又回来了。现在的他看起来不再像那个自认为不值得被关注的人了。他利用那种关注的机会,与人分享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故事。

这么说并非暗示林很完美。他第一个提出任何人都不应该受到崇拜的观点,尤其是自己。宣扬自己的优点实质上相当于惋惜缺点。在生活中他的境况仍在改善中,就像他的篮球水平。这一点确实是实话。在一个充斥欺诈、舆论造假及崇拜形式而非内容的文化里,林的血肉之躯里守护着与影视里面神秘人物完全一样的价值观。他没有通过说教宣传善良、仁爱等价值观,而是身体力行。

此时我觉得不得不与大家分享下面的故事,尽管我不情愿也很害怕这样做,担心会被认为是在自夸或者有可能伤害我所评论过的事情。我这样做只是因为该故事非常吻合本篇报告的本质观点。

去年春天,火箭队去波特兰对阵开拓者。就像其他任何造访玫瑰之城的NBA球队一样,火箭队的绝大多数球员和员工,包括我本人,都要冒险去耐克员工店搜罗货架陈列的运动商品。当时我正在试穿一双蓝色运动鞋,抬头看见林书豪走过来,很欣赏的样子。“你也想买那双鞋吗?”林问道。我说是的,其实我一直希望买到红色的款,只是店里早已脱销。这就是那天下午我们两人对话的全过程。

过了两个小时,我在旅馆房间里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是男服务员捧着一个鞋盒,他递给我就离开了。里面装的正是红色的耐克鞋,恰好是我的号码。

这不是单纯买双鞋的问题。它涉及到关心及所需要的努力。如果林挨家挨户地跑,并自掏腰包买下来,这不是我所看重的;如果他只是给耐克销售代表打个五秒钟的电话,免费拿到鞋,这也不是我所看重的(到底他怎么拿到鞋我无从得知,从来没问过,也不在意)。事情真相是:他做的事完全出乎意料,同时绝不寻求任何企图或回报。我当时就震惊了。现在想起来仍然如此。它时刻提醒我们:一个简单的善意行为竟然能够带来如此不同的结果。

周五凌晨4点,我穿过台北机场,看见几百个球迷在那里宿营,只是为了亲眼看看火箭的球员,大多是为了看林书豪。一小时后我到了旅馆,滚动着推特列表,读着许多球迷针对林成为替补所发出的谩骂,这时我又想起了那个故事。一个体现了团队精神的人,为了球队赢球甘愿做任何事,却引起了球迷们火山般爆发,似乎比赛的全部意义就是因为一名球员的存在。我认为这具有讽刺意味,令人极其遗憾。但林书豪是个深受爱戴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容易引起热烈的反响。

人们深深地关爱着这个人。为什么不可以呢?无论作为首发控卫还是超级替补,林都有权利享受赞誉,不仅仅因为他的过去,现在或未来的发展,而且还因为他在场下的典范作用。林书豪是真实的人,是纯粹的人。他身上的这种真实值得你欣赏;任何决心以行动来支撑信仰,让世界变得更加和善、更加友爱的人都值得你欣赏;任何渴望成为也能够做到最好自我的人都值得你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