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2009年5月19日,星期二,10:46 AM

多么美好的旅程

回顧難忘的2008-09賽季

Jason Friedman
Rockets.com 專欄作家

Houston - 或者這是多數人對意外的苦悶。

像是在狂歡節上的孩子,涉世未深、天真和有些敬畏,害怕無知,然而卻在充滿巨大希望的旅途中跳躍。開始是驚慌,是的,但是經歷了盛衰的興奮與恐懼,你最終平靜下來,開始享受旅途的韻律,尤其是潮起潮落考驗與嘲弄的感覺。然后,當看起來達到高潮的時候,你如此開心,希望它永遠持續下去,突然一切都停止了,這個旅程結束了,你沒有選擇,只能下車,排隊等待你的下一次機會。

作為火箭隊非常微小的一部分,我發現自己在火箭隊第一個賽季的最后時刻品位了那樣的感覺,在走向那一時刻的幾個星期中,我偶然發現自己想要知道當一切都結束的時候是什么樣的感覺。會是失望、痛苦、還是一種跌倒了重新爬起來的勇氣,明天再重新開始?是的,是的。

但是,當最后的號角響起的時候,還有一些其它的事情,那天晚上,直到我在通道里遇見火箭隊的一名助理教練之前,這些事情是我無法觸及的。他的臉上帶著一種接受了情感敲詐的表情,顯然他很疲憊,然而,像是一種榮譽徽章的疲憊,當然也是完全應當的。我問他是如何支撐的,他苦笑著說‘是陌生’,所有這一些突然都停止了。

那就是讓我傷感的時候 – 一切都結束了。在過去的8個月中,你每天都在為這支球隊生存,你忍受著許許多多興奮的不眠之夜,球迷、教練、球員或者是官員,盡一切的可能幫助球隊繁榮與成功 – 然后就像那樣結束了。 影響是不和諧的,產生一種被鞭打的情緒,至少需要幾天的恢復,讓人受到很大的傷害。

然后,記憶開始波動,最終你的大腦充滿著這樣的圖像,在增加痛苦的同時讓痛苦麻木。在波士頓出色的獲勝,羅恩-阿泰斯特的熱情,姚明完美的夜晚,這種完美的快樂來自于卡爾-蘭德里每一次的扣籃,肖恩-巴蒂爾的鎮定, 阿龍-布魯克斯投籃得分后孩子般的快樂跳躍,路易絲-斯科拉低位的芭蕾,第6場比賽(兩個版本),拯救,反彈力,團隊。

很少看見球隊像火箭隊那樣團結在一起,充分地挖掘內在的潛力。那些時刻是里克-阿德爾曼作為樂隊的指揮,指揮著一場交響樂,場面與聲音都是讓你難忘的,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角色,盡管每一次記錄并不完美,但是他們已經展示了成功的希望,讓你情不自禁地認為在將來的某一天,他們能達到預期的目標。

作為美國人有一種內在的爭取第一的基因,別人告訴我任何其它都是失敗。然而,通往成功的路并不是一步就能到達的,需要有很多前進的步伐,是的,也有后退的步伐。你沒有必要說出火箭隊的這個賽季是屬于哪一類,應當是微不足道的,因為沒有全城的大游行,1993年的季后賽,為球隊連續兩次贏得總冠軍指明了方向。那次第二輪第7場敗給超音速隊是令人心碎的,但是那也成為了休斯敦Clutch城市基礎的一部分。

因此,以前已經有過的先例,它也是生活中其它各個方面的反映,快樂前的痛苦,黎明前的黑暗,春天前的冬天。在自身變得強壯與更好之前,必須首先讓肌肉斷掉。你所看到每個地方的死亡與再生,都提醒人們成長與痛苦不僅不可分割,而且是不可避免的。

所有這些是我對這個賽季費解的領悟,如果你愿意這個旅途應當是享受而不是憂傷,就像巴蒂爾說的“渴望這個過程”,沒有快速前進的按鈕,因此,你欣賞途中的每一步。同時,這是體育運動 – 體育運動應當帶來快樂,即便留給你更多的是渴望。如果所有這些向往像是小孩的情節劇,因為它只是一支球隊在玩孩子們的游戲,我用Nick Hornby的話語尋找寬恕,在他的頌詩中說體育迷是“狂熱”的。

"因此,非常高興能有那些人把體育運動描述成他們的最愛,我們不缺少想象,也沒有哀愁與無聊的生活;至善真實的生活是蒼白的,很少包含令人意外的狂喜潛力。"

是的,這個旅程結束了,對于現在,最美好的是一直有另一個值得期待的賽季,因此,我耐心但不情愿地等待,永遠希望下一個賽季,下一次旅程不再突然,而是美妙的令人驚訝的狂喜。

對火箭隊中文網站有任何的問題,請發送Email:溫瑞武




You do not have the correct version of the Flash Player Plugin. Click here to ge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