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1日,星期二,3:52 AM

羅恩-阿泰斯特的另一面


火箭隊球星參加客場社區公益活動

Jason Friedman
Rockets.com Staff Writer

洛杉磯- 我們認為我們了解羅恩-阿泰斯特。

很少有運動員能像阿泰斯特那樣有著強烈的情緒和鮮明的形象,我們看到他上升,看到他沉浮,我們得出結論:球場上的無情和剽悍,以及愛惹麻煩的人,那就是他,還知道什么呢?

然而,我們怎能想象他的這個形象? 阿泰斯特穿著隨意地站在位于洛杉磯南部的一個稱之為家的社區中心前的20名孩子們中間。

星期六上午,也就是火箭隊背靠背與開拓者隊和快船隊交鋒后的星期六,羅恩一上午同孩子們在一起,他向孩子講授教育的重要性,以及要安分守己,如何做出合理的決定。這并不是球隊組織的活動,也不是強迫的社區服務。是阿泰斯特自愿的,實際上他從事這樣的活動已經有幾年了。

阿泰斯特解釋說“當我感覺到我在做好事的時候,這給了我新的能量,我看到一些孩子以及他們的進步,他們也告訴我他們的故事,與孩子們交談,看到他們的進步讓我受到鼓舞。”

“我所說的一些并不是完美的,但是我想說出來,我鼓勵大孩子們也一樣,我告訴他們:‘回饋那些比你年輕的孩子們’,我相信有這樣一種文明,就是犯錯誤的人們也是受苦難的,如果能有更多的人回饋,我相信你會驚訝地看到孩子們和年輕人的變化。”

“我從事這樣的社區活動已經有很長時間了,并不是因為我必須做,而是因為這對于我很重要。我并不想只是在我的家鄉,或者說我效力的地方從事這項活動,我想盡我的所能在更多的地方從事這項活動。”

不論相信與否,這對于阿泰斯特來說不會很容易,一些學校和社區不想讓他去,因為他們聽說阿泰斯特之后,會有些偏見,會說謝謝,但是不用了

阿泰斯特說“我告訴他們我困難的時刻,現在我坐在這里,我不會說我經歷過了一些人的困難,但是我想我能敘述一些相關的事情,我一直認為給出有關我經歷的建議,會有所幫助,因此,你會盡力去幫助他們克服困境。

我過去一直處于麻煩之中,但是無論怎樣,我絕不讓任何人說他們放棄我,我不知道如何做,但是我一直很幸運,人們從來沒有放棄我。

“這就像是一個咨詢服務的見面會,我知道它的重要性,因為幸運的是我在13歲的時候就有過咨詢服務的經歷。并不是許多人能有咨詢師,有時候你需要與人交談,這能讓我避免很多的麻煩,有時候你不可能與家長或者是兄長交談,你只是需要有人交談,那就是我今天所要做的。”

“最糟糕的是一些孩子讓人們放棄他們,今天,有一個10歲的孩子問我‘你如何保持強壯,并且不放棄?我如何保持強壯,并且一直能戰斗?’我的回答是‘你怎樣能問出如此深刻的問題?’,我很驚訝他的問題, 這說明一些孩子也正在經歷著一些困惑。”

在經過了一個小時的熟悉后,阿泰斯特和孩子們直接進入正題,30分鐘過去了,然后又一個,最終在1 PM,也就它到來后的2個小時,阿泰斯特重新出現了,他沒有別的選擇, ‘一個稱之為家的地方’星期六的關門時間是在 1 點鐘。

Scott Culbertson是'一個稱之為家的地方'的主管,他說“這是非常獨特的情形,曾經有很多的運動員來到這里,僅僅是因為他們不得不來,他們來這里只是逗樂,我看到了,孩子們也看到了,坦白地講,我當作他們沒有來過這里,而羅恩是他自己想來這里的。”

我認為這具有積累效應,因為羅恩強調我們對孩子們說過的每一件事情,這些孩子喜歡我并尊重我,但是,我不是羅恩-阿泰斯特,我沒有在NBA打球,因此當他們聽到他的話語的時候,的確能加強我們努力傳授給他們的東西,那會產生巨大的影響。

那也就是阿泰斯特訪問各處所希望的。

“當我來到像稱之為家的地方的這些地方的時候,沒有簽名留念等事宜,我想迅速與孩子們接觸,發現他們生活的情況,只是盡量讓自己更有效一些,不想浪費時間,因此,我努力地給出我的建議,讓孩子們盡可能多地詢問問題。

“將來的某一天,在我的職業生涯結束后,我想找一個地方,人們能來到那里得到建議和咨詢服務,或者是能有人與他們交談。有很多的人沒有人與他們交談,如果是那樣的情況,那么他們中的很多人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即使這些事情不對。但是,在我們今天訪問的地方,就有人教你紀律和尊重,那非常地重要。”

“我熱愛籃球,但是,我不想成為教練,我想成為能幫助別人開發和學習如何打球,讓后把他們送給教練。在這里也一樣:我不想要名字,我只是成為幫助孩子們走出的人。”

這不能消除他過去的錯誤,也不應當能,這只是一個暗示,對于每個人對他的記憶來說,不能只看他的名聲。

因此,可能是我們給出新的結論的時候,或者也許我們該承認我們真的不了解羅恩-阿泰斯特。

對火箭隊網站有任何的意見和建議,發送Email: Jason Fried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