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迪走下帥壇

203年5月23日 - 動情的魯迪-湯姆賈諾維奇今天在西部網球俱樂部(Westside Tennis Club)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宣佈辭去火箭隊主教練之職。全部記錄如下。


開場詞
卡爾-道森(Carroll Dawson)
我想感謝今天到場的每一個人能在如此短暫的通知下來到這裡。對我們來講本來象是平靜的普通一天卻轉變成為很不平凡而且有些令人激動的一天。現在我將話筒轉給魯迪﹐讓他來告訴你們。

魯迪-湯姆賈諾維奇
本週早些時候﹐我與雷斯-亞歷山大( Les Alexander)有一次會談。那是一次很好的會談﹐很積極的會談﹐我們談到。。。對﹐我們談到我和我的未來。雷斯很偉大。我們談到不同的可能性﹐一切都好像開始展開。我們最後得出了我們認為是對我本人最好﹐對火箭隊最好的結論。那就是我將退下來﹐不再做火箭隊的教練﹐但將仍然留在隊中﹐在另外的職位範圍上作出貢獻。

這是我一直在考慮的一件事。這不是一個很容易下的決定。我很不願意這樣﹐但我真的感到這樣對我最好。我想我需要去試ぴ過一種更少壓力的生活﹐而在任何一種運動中做一個主教練都是一個有很大壓力的工作。和這支球隊在一起已經有12年了﹐一切都令人難忘。我有很多美好的回憶﹐但讓很多人把他們在那項運動獲得歡樂的責任放在你的身上﹐這付擔子很重。真的很重。我熱愛這項工作﹐我已經做了很長時間。我只是想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和我的健康狀況﹐我最好是退下來﹐試ぴ過一陣子普通人的生活。

有些人提到在軍隊裡﹐他們輪流站崗﹐因為每個人只能站一定長的時間。我覺得很有趣﹐因為當卡爾和我準備去見雷斯的時候﹐很多人正準備去看棒球賽﹐而他們看上去很輕鬆。他們僅僅以休斯頓人的身份在那裡為他們的球隊加油﹐我感覺到自己想有段時間像他們一樣﹐僅僅做這個城市的一個普通人。我想當一會兒士兵﹐而不是將軍。我期待這樣的生活。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認為我的決定是正確的。

CD(卡爾-道森)﹕ 讓我告訴大家魯迪將繼續留在這個團隊裡。這也使得一切比可能的要容易的多。如果你回頭看看﹐這個人一生都在從事籃球事業。他是大學的全明星(在密其根大學)。他在NBA是全明星。我仍然記得那一天Del (Harris)對我說我可以和退役的魯迪談談幫助我星探﹐他成為我所看到的最好的星探。然後他成為一個非常好的助理教練。再以後一個偉大的主教練﹐為我們贏得了兩個總冠軍﹐他還贏得了一個奧運會金牌。現在幫助(球隊運作和球員人事管理付總裁) Dennis (Lindsey), BJ (Brent Johnson), Joe (Ash) 和我發現天才﹐引進新人和發現新人。我認為我們是有非常大的福氣能擁有如此才能的人﹐我相信有一天他將進入名人走廊。 (對魯迪) 我是否按照你的意圖所說?

RT(魯迪-湯姆賈諾維奇)﹕ 非常完美


問﹕ 去年你倒下的時候﹐很明顯作為一個教練你和你的隊員們有一種特別的紐帶。進入賽季的最後階段﹐你有被問及下一年你是否會重新執教﹐大家強烈感覺是你應該會回來。實際上﹐史蒂夫-弗朗西斯甚至說如果魯迪不會回來作主教練﹐我不知道我還會做火箭隊的一員。第一﹐對於隊員們對你尊重你有何感覺﹖第二﹐你是否擔心你的離職會對這支前進中的隊伍有所影響﹖

RT: 首先﹐我確實和我的隊員有很好的關係。我一直相信當隊員相信你和他們站在一起的時候﹐他們會打得更好﹐更努力。我想那樣去做教練。 那是最難得一點 - 做球隊的一員就象一個家庭﹐很困難。這也此事最難的一個部份﹐ 離開教練組和隊員們﹐但我知道這是我該做的。


問﹕ 魯迪﹐很顯然這對你是很激動的一天。經過了過去四個賽季﹐你現在離開有大困難﹖你看上去已經讓一切走上了正軌。

RT: 我對這支隊伍的感覺沒有變。我想我們有很大的進步。我內心的競爭感 - 那種引導我的強烈願望和對我得的病有作用﹐最後我精疲力盡進了醫院。那一個我仍然想繼續﹐但我知道現在對我最好的是擔當一個次要一些的角色。把擔子從我肩上拿下來。所以這不容易﹐因為我對這支隊伍感覺很好﹐我們前進的很好。

我不會談論這支球隊的細節﹐但總的說來﹐防守上你不應該變得太快。我們的人都是新的﹐即使是我們的一些老隊員們也沒有在一起打過多久。在這個行業很長時間了﹐我知道那是教練最難的一個部份。但也有很多積極的方面。

無論誰得到這個工作職位都有非常好的機會。我將和Carroll﹐Dennis﹐ Keith Jones 及辦公室的每個人一起﹐加一些到我們已有的隊伍﹐把休斯頓火箭隊重新推回頂峰。像我說的﹐這是一個很好的環境和條件。

我現在有淚水在眼中﹐這真是很困難。這對我一點也不是壞事情。我知道我該做什麼。今天在這裡﹐我心裡如同五味瓶。有些人同情我﹐但沒有什麼好同情的。我感覺我受到了很多祝福。 Les Alexander﹐當他來買了這支球隊﹐他可以選任何人﹐他選擇了我﹐我們有非常好的關係和美好的回憶以及所有偉大的球員﹐The Dream, Clyde, Charles﹐每個人﹐板凳上的。在這種關係當中我深受祝福。我仍然將參與。可能唯一感到不安的是(wife) Sophie﹐因為我在家時間太多了。但好消息是Carroll 將把我派出去尋找球員。


問: 眾多的美好回憶中﹐你記得最清的是什麼?

RT: 有一千個情景。有些是你們(媒體)知道的 - 總冠軍等﹐ 但我也有和教練們和隊員們之間的總冠軍般的感覺。那些是人與人之間的經歷。那些你和其他人之間的小的瞬間﹐真的很好。我對這些沒有任何負面的感覺。你們也都對我非常好。一切都太好了。

但那也將是一種幸福﹐可以不必是那個站在這裡做這些的人。做11年這個事情也是很長了。誰知道呢﹖可能將來我還會回到這裡﹐但現在我必須去做我認為對我最好的事。那就是讓我的生活慢下來﹐開始享受一些事情。我很興奮去過這種不可預期未來的生活。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我對此有點興奮。我一直都將是火箭隊的一員。我期待ぴ和 Carroll一起工作﹐但另外一些和藍球無關的事也可能出現。所以是會叫人有些興奮。


問﹕是不是亞歷山大先生讓你來決定這件事情﹖

RT: 是﹐基本上是。是兩個人談論談論就談到了。我甚至不能告訴你事情是怎麼發生的。我們甚至沒有談到球隊﹐而我感謝他為我ぴ想。那是他最關心的﹐我真的很感謝。


問: 在賽季的後來﹐甚至是僅僅幾周前﹐你都很強烈地感覺要繼續執教。是什麼讓你做出今天的決定﹖或者之前有個時候你有過猶豫和這樣的想法﹖

RT: 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我不能說沒有﹐但當你遇到那安靜的一刻時﹐你問你自己 - 那你現在要做什麼﹖我會不會折磨自己﹖那樣做是正確的嗎﹖我的一半在說﹐“對﹐你絕對是正確的。繼續吧﹐我們繼續吧。”但我那時不知道那是不是對的。然後就努力地尋找自我﹐來接受它﹐說﹐嘿﹐我不必是那一個人﹐我可以是那個說足夠了的人。


問﹕ 當你明天醒來﹐知道自己已不再是教練﹐你的感覺會有何不同﹖

RT: 嗯﹐當我和雷斯談完﹐卡爾和我開車往回走﹐我感覺到如釋重負的自由。我真的期待ぴ。一切會是很難得﹐但我真的嚮往ぴ新體育館和為球隊而努力。

這也真是很有趣﹐因為我以前並沒想到會成為一個教練﹐也不知道會做多久教練。今天到了﹐11年過去了﹐有ぴ所以美好的東西。我的意思是﹐接受這份工作時我就在鬥爭﹐而現在一切反了過來﹐我仍然熱愛工作﹐可能將來會有時候卡爾要說﹐“嘿﹐放松點”。但我喜歡幕後工作﹐我不在乎是否是觀看錄像﹐那事可能有些煩瑣﹐但我愛做那些事。


問﹕你是不是沒有排除將來有一天﹐你想重做教練﹖

RT: 可能吧。我想現在我需要從這種壓力下解脫出來。真的﹐至少這是我處理的方式。我樂意和其他人接觸如果他們有辦法不讓你身體上感受到比賽的壓。但我已在這種狀態下太久了﹐然後離開它。 今年事情很困難。 那麼多不同的事情。同時還有癌症的壓力。。。頭腦裡有很多事情﹐我真的認為我需要暫時離開那種生活。


問﹕你的隊員現在都處在疑慮之中。你怎麼對他們說﹖

RT:我不知道。那真是太難太難了。 讓我談一下這支球隊﹕我經手過的所有隊伍當中。這支球隊練習時間更長﹐有ぴ更長課堂教學式的訓練﹐就在這裡我們談過很多事情。我們談的其中之一是我們的工作應放在何等重要的地位。我說過比我們工作更重要的是我們的家庭和我們的健康。這就是今天我們為什麼在這裡。我想他們明白我有多熱愛這項事業﹐但我現在只能這麼做。


問﹕你能否說明一下過去三四天裡你和雷斯談完話之後感情波動﹖這一周對你個人來說是怎樣的﹖

RT: 一切並沒有象今天這樣情緒化。就是工作。最大的事情是那次談話﹐然後就是處理事情。我也必須和我的孩子們談﹐他們對這件事一直處理很好。他們從沒有在電視上的出現的事和名人事情上迷失自己。他們只是知道我是他們的父親﹐那是非常美妙的感覺。


問﹕卡爾(道森)﹐你今天上午知道 Rudy 不再是你的教練之後你的有何感覺﹖

CD: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我現在可能還沒有反應過來。我想我們非常幸運有RUDY的33年﹐我們還會繼續擁有他。在籃球上我想不到他還有什麼沒有做﹐而且只是做好﹐並且以沒人可以做到的方式。他將有很大幫助﹐這就是為什麼我要說如果他不和我們在一起一切會多麼困難。我們真的非常幸運。

看看33年裡﹐有多少人在這個團隊裡﹐在各個方面﹖他甚至打掃過這裡的地板。所以有他幫助 Keith 和 Dennis 及我們其他人尋找才能﹐和他們簽約讓他們來到這支隊伍﹐我不可能會遇見更好的人了。我不在乎他作過什麼工作。我記得1981年他退役後﹐我把他派到聖安東尼奧去看一場比賽。他帶回一份最詳細的星探報告。我簡直無法相信。他把每件事情都做得過細﹐這就是為什麼他每件事情都做得好﹐因為沒有沒有做到的工作。

我非常高興他仍然和我們在一起。我感謝我們的老闆這樣處理這件事情﹐因為他意識到他對我們的價值和他將對我們的巨大幫助。這就是我的想法﹐他還是火箭隊的一員。


問﹕魯迪﹐你的健康狀況如何﹖

RT: 非常好。我感覺非常好。我一直吃得很好﹐吃得很健康。 我學了很多營養學的東西。我完成了我的第六次治療。最重要的一天是一個月前的重新檢查﹐迄今為止所有的跡象都是好的。困難的是我必須放棄一些惡習﹐象一些食物和吸煙。我需要改掉這毛病﹐但我需要這樣戲劇化地終於做到了。我做的不錯。

我沒有什麼損失的﹐你在談論從一些可以傷害你的事情中解脫出來。 一切都很好。現在這兒很情緒化﹐但隨ぴ時間的流逝﹐我知道這是正確的。你必須理解﹐我真的想當一會兒普通的休斯頓人﹐享受一些事情。而且﹐我並不慚愧這樣說﹐我並不慚愧地說該退一步了。


問﹕ 你對尋找和僱用新的教練有什麼可說的﹖

RT: 沒有。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