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生活在夢境中 (再一次)

RPD 裁判一天的生活

Jason Friedman
Rockets.com 職員

休斯敦 - 假設有這樣的的時刻,你有機會作為火箭隊激情舞蹈隊試演選拔的裁判,首先你會想到什么?女孩們?權力?威望?引用美國第26位總統的話語如何?

在生活的斗爭中,這不是計算的批評家,也不是那些指出強人如何倒下的人們,或者在那里做事的實干家應當能做得更好。

這個榮譽屬于在競技場上的人,他的臉上帶著汗水與灰塵,他在英勇地奮斗,他們一次又一次地犯錯誤,因為不是那種沒有錯誤和缺點的努力;是那些努力做實事的人們;那些具有極大熱情和勇于投入的人們,讓自己的精力花在有價值的東西上;在最好的情況下,那些最終了解巨大成就的勝利的人們;在最壞的情況下,如果她或者是他失敗了,至少他們敢于嘗試。

“更好的是為了能獲得勝利,敢于嘗試可能的事情,盡管可能失敗,這要遠好于那些膽小沒有快樂與痛苦的人們,因為他們生活在灰暗的微光下,既不知道勝利,也不知道失敗。”

-Theodore Roosevelt

好的,或許老Teddy在他書寫關于敢于競爭的人們的價值時,他并不知道RPD,但是,當我第二次寫試演選拔日記的時候,就會想起他的話語,200年輕的女孩們經歷了一天嚴格的舞蹈訓練與精神的緊張,由于知道她們中的十分之一的人有機會進入決賽,就像 Roosevelt 提醒我們的那樣,那種勇氣值得喝彩。

(只是提醒:我不會跳舞,也絕對沒有方向感,作為RPD的裁判,讓我想起了Teddy Roosevelt,是的,我給大家丟臉了。)

你在這里,將會發現一個RPD裁判在一天中是怎樣生活的,因此,讓第二屆RPD試演選拔開始吧!

10:15 AM 我來到豐田中心的碼頭,這里是要求所有的裁判員停車的地方,請記住,并不是我工作的時候停車的地方,這也是為什么在隨后的15分鐘里有進入電影迷宮的感覺,我絕望地在體育館下面徘徊,力圖找到去火箭隊訓練場的路。在我不幸的過程中,我沒有遇到David Bowie ,但是,在我偶然見到建筑的垃圾處理中心,我發現了豐田中心本版的Bog of Eternal Stench ,試想一下,某個人把即將腐爛的2000 NBA選秀大會變成了味覺形式,你會想到,我承受的味覺攻擊,是不好過的時刻。

10:30 AM 隨著我逐漸恢復了味覺,我開始想起我生活中7個小時的災難,在3:30 AM發現我的汽車在朋友的停車庫中被錯誤地拖走了,這不僅花費了我$200的錢以及幾個小時的睡眠,而且,這是在過去的3年中我的汽車第三次被拖走,每一次都是在錯誤的情況下。

10:38 AM 所有的裁判員包括我自己都聚集在會議室里,遠眺著訓練場,這時候參加試演的隊員們開始熱身,練習第一個舞蹈。我的一個上司詢問我是否能以博客的形式直播這個活動,不,不管閑事,那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糟糕的想法,你能否想象對你面前上百個年輕的女孩不加思索、下意識地去評論是什么樣??? 不僅有一些人會感覺受到傷害,在這個周末前你就會被解雇。

然后,我意識到:這是否是我的老板的想法?是否是他想讓我在博客中直播?因此,他將會有借口終止雇傭我?!? 在這一點上,指出睡眠被剝奪與妄想狂之間的聯系是公平的。

11:15 AM 火箭隊舞蹈隊的經歷“Sweet Susie” Boudwin 走進來,給我們裁判們快速的指導,告訴大家選拔的過程,這并不簡單,第一輪一次有10個舞蹈隊員進行表演,裁判們為每一位表演者只是寫下“是”,“否”或者是“待定”。

11:30 AM 距離第一輪選拔開始還有幾分鐘的時間,我躲進會議室的后面與兩名火箭隊的職員籌劃球隊的將來,我們即興的智囊團對球隊的建設有著大膽的設想,認為球隊的首發球員是西班牙人 Ricky Rubio 與 Rudy Fernandez,以及Trevor Ariza 和路易絲-斯科拉(我仍然在盤算馬克-加索爾是球隊的中鋒選擇,或許),達里爾或許能讓這個設想成為現實。

(注: 作為球隊的總經理達里爾的優點在于絕對能讓一切成為可能。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上千萬多年的合同的交易,不用擔心,達里爾能做到,我們堅信他的能力,這也是為什么火箭隊應當停止在2009-10賽季新口號的征求,只需要繼續前進,采納球迷們近一年使用的信條:“我們信任達里爾”,我告訴你,這件事情需要有耐力,只需要想象可能性, 可以說我瘋狂,但是我沒有下降的趨勢。)

(額外注:如果達里爾看到了上面的那一段,用一些現金有著很好的機會與灰熊隊交易,不用說,他喜歡溫和的舉措,而不是瘋狂的動作。 )

11:50 AM ?第一輪試演選拔開始了,今年最初的曲調是我最不想聽的曲調,名人堂: Hilary Duff的“Reach Out” – 是我在一天中聽過將近18,266遍的曲調。

首先,既然我絕不是一個Depeche迷,顯然我不介意歌曲的曲調,但是,如果要求舞蹈隊員在 U2 的曲調或者是我所喜歡的曲調下表演,那么是上帝在幫助我。

在我的生活中,最不需要的是Ludovico Technique的版本,在我收聽我最喜歡藝術家的音樂時產生強烈痛苦與惡心的感受。是的,我只是把我作為RPD裁判的經歷(這包括不間斷地觀看美麗的女孩) 與“A Clockwork Orange”的一個主要的人物Alex經受的磨難相比較。

11:58 AM 我們的電視錄像制作人Evan Gelber剛剛把麥克風放到我的身旁,在整個過程中錄下了我的評論,非常好,這甚至比博客直播還要糟糕。

12:12 PM 在選擇RPD的過程中,為了不讓自己感覺到我擁有太大的不穩定的權利,我想我僅是20名裁判之一,因此,我向你擔保,正確的選擇是在不經意之間做出的。

然而,那并不能阻止我引起裁判的混亂,在我的左側是Marcus Davis - 經營著休斯敦最好的餐館之一The Breakfast Klub. 這是他第一次作為裁判,自然地,他要求我給與指導,你知道我是一名舞蹈的專家,我們很合得來(小提示:我一直能與我認為聰明的人相處得很好),我傳授了我所有的技巧,多數是不明確的陳詞濫調。

12:45 PM 第一輪試演接近尾聲,我們縮小了近一半的領域,這讓我們有一個更易于管理的小組,從而在第二輪的試演選拔中少犯錯誤。同時,Marcus顯然一直在告訴我的同事他是多么的喜歡判決的過程,尤其是與我在一起(沒有說謊),她甚至把我們稱作是RPD 裁判中的Randy Jackson 與 Simon Cowell, 也就是說,在我的生活中絕沒有這么多的榮譽。

3:30 PM 吃完午餐回來后,看到教授留下的隊員們第二輪的舞蹈套路,顯然,我以前不是如此瘋狂時間表的受害者。

4:35 PM 第二輪選拔開始,這次我聽到的歌聲是 Pitbull的“I Know You Want Me”, 并不是我非常喜歡的曲調,但是, 還有一線曙光 (或者至少是獎賞)是再三重復的歌詞“uno, dos, tres, cuatro,” 讓我一直能數西班牙的數字到四; 更進一步地想到,達里爾-莫雷能讓西班牙人進入球隊的首發陣容,努力,達里爾! 我正在做我應做的事情,我的羅塞達石的復制品已經在我的郵件中,現在,由你來決定,我們相信達里爾!

4:42 PM 當一位舞蹈隊員在舞蹈表演的最后肩膀脫臼,在場的每個人都感覺到殘酷的現實,沒有話語能描述她尖叫的痛苦,在場的醫護人員過來幫助她肩膀復位,但是,已經受到了傷害,她試演的一天是在痛苦與失望中結束的。

那使我再一次想起Teddy Roosevelt的話語,這驅使我寫出這個日記,最終,沒有人關心批評家在說什么,在這個周末,不僅是敢于夢想的人們,而且是沿著目標而奮斗的人們, 盡管在這個過程中她們可能會受傷。

讓我們為那些參加試演選拔的人們而喝彩,這些女孩應當得到贊揚,不管她們的命運如何,應當從中得到安慰。

對火箭隊中文網站有任何的問題,請發送Email:溫瑞武




You do not have the correct version of the Flash Player Plugin. Click here to ge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