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9日,星期三,3:02 AM

高等教育


專家的眼光看比賽

Jason Friedman
Rockets.com Staff Writer

休斯敦 - 我可能有些厭倦觀看比賽,因為我更關注預測的價值,我不關心投籃是得分還是沒有,更關心‘是否應當投籃’,我生活有些隨意,我的意思是如果比賽最后雙方的比分接近,我就像大家一樣喜歡,但是,我只是一直計算成功的概率有多少?

- Sam Hinkie, 休斯敦火箭隊籃球運作部門副總經理

我喜歡上面的那段話,當我聽到這段話的時候,就知道沒有其它的方式開始這個故事,這是一段無瑕疵的陳述,這是因為Hinkie僅僅用了36個單詞表達的觀點,我可能需要3000個單詞才能表達明白。但是,他的陳述是對火箭隊管理層獨特本質的完美概括。如果你是一個鐵桿籃球迷,那么‘厭倦’就是你與Sam Hinkie觀看比賽時最不應說出的一個詞。

但是,可能我已經超越了自己,我們最好開始。

*******

看起來火箭隊采用更前衛的方法來組建球隊,當達里爾-莫雷17個月前接任總經理職務的時候,多數人看到的是他依靠統計分析的背景,注定把籃球帶向‘Moneyball’的時代。

雖然這個結論不一定是錯誤的,但是它非常地一般化,過于簡單。莫雷和管理層利用合理分析的方法組建陣容,但是來自于統計和數據庫的決定不能偏離事實。這些人不僅熱愛籃球,而且也非常了解籃球。

是后一點讓我在星期四走進Hinkie的辦公室,觀看火箭隊季前賽的最后一場比賽,幾個星期前,我就決定自己的一個目標是至少有一場比賽坐在球隊的建筑師莫雷、Hinkie和Gersson Rosas 旁邊觀看比賽,目的是通過他們的眼光看比賽,在這些真正懂籃球和做大交易的人們身邊,學習到關于比賽和球隊的一二。

(注釋:是的,我一直把達里爾莫雷與最偉大的美國建筑師相比,對此你不應當太認真,這只是文學方面的效果)

*******

當你第一次走進Hinkie的辦公室時,椈懋|吸引你的注意,在對面的暀W是一臺巨大的平板電視,不管你是否相信,這是他室內一件有趣的裝飾品。更有趣的是他桌子后面的椈嚏A是一塊磁性板,上面是以球隊為單位,所有NBA球隊球員的名字和他們的工資。鄰近的兩個椈嶼O可擦寫版,上面寫著希望能戰勝爵士隊的戰術。我并不懂這些,僅僅有一半是可以理解的。

對于Hinkie自己,他與達里爾-莫雷攜手工作,進行球隊的分析,管理球隊的工資帽,周游世界各地尋找有才能的球員。像他這樣的人怎么能有時間與家人在一起呢?我不知道。Hinkie并不是容易交談的人,好的方面是因為比賽即將開始,我們有很多話題可以談論。

這些天關于火箭隊的話題,人們更多的是談論羅恩-阿泰斯特,我想知道在防守方面他與肖恩-巴蒂爾相比如何?

我認為肖恩-巴蒂爾是聯盟和球隊中最好的防守球員,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我認為肖恩和羅恩是完全不同的,他們讓球隊可以根據對手情況能有更多的選擇。肖恩的一個特點是他能防守二號位,三號位,有時候一號位,甚至是防守4號位的球員。他的長處是籃球的智商很高,他能擋在突破球員前面不犯規,他能防住跳投球員不犯規,他能非常好的了解其它球隊的戰術安排,并知道如何來利用,那是他的與眾不同之處。

羅恩也是非常特殊的球員,但是不同于巴蒂爾,羅恩的防守能力不只是引起對手進攻的混亂,依靠他的身體讓對手遠離禁區,伸展自己的手臂破壞對手的傳球。當然,他們二人都能防守同樣的球員,但是會有些不同,肖恩能防守那些通過擋拆配合后跳投得分的那些球員,而羅恩更側重于防守那些擋拆配合后突入禁區的球員。

高大、強壯以及更多的身體對抗,我認為這是羅恩擅長的防守,而巴蒂爾不一定擅長 。

因此,讓這兩個人一起配合,我想大家都對此感興趣,如果他們都健康,我們也希望他們都健康,他們一起出現在球場的日子不遠了。

Hinkie說“阿泰斯特擅長背對籃筐進攻,同時也能為三分線外的隊友傳球,那是羅恩所擅長的,他是愿意傳球的,也是偉大的低位傳球者。

在隨后的10幾分鐘,都是Hinkie關于讓球員在防守中移動腳步,高喊像“好的傳球”,或者“好的切入”。大家都對布倫特-巴里的話感興趣:“在季前賽中,羅恩有著很好的助攻率,他不是選擇定點跳投,而是選擇傳球和組織,他的籃球智商是在統計數據中體現不出來的。”但是,多數情況,我們看到他是相對沉默的。

那可能讓我們回到這個故事的引子,我很高興再回顧這段話:、

可能有些厭倦觀看比賽,因為我更關注預測的價值,我不關心投籃是得分還是沒有,更關心‘是否應當投籃’,我生活有些隨意,我的意思是如果比賽的最后雙方比分接近,我就像大家一樣喜歡,但是,我只是一直計算成功的概率有多少?

Hinkie 然后繼續擴展他的觀點。

有時候在生活中隨意也很重要,因為在我們看到一次投籃后,經常根據是否入框得分判斷它的好與壞,我認為那是不對的,當然,在任何時候,我們都可以投籃,但是我們想讓我們的球員作出聰明的決定,不管投籃是否能得分,你應當關注是否應當投籃,而不是是否能投進得分。

這很完美,就像是我們希望接受的那種教育,渴望進一步學習的課程,關于今年火箭隊陣容的補充我向Hinkie進行了咨詢。

“我們的球隊沒有通過季后賽的第一輪,但是,羅恩和布倫特是通過季后賽第一輪的球員,我們的許多球員曾經在各種類型的比賽中獲勝。”

這些事情對我們很重要,問題是不能經常地、很好地衡量。但是,我會說總體上,可以通過觀看他們取勝多少來衡量。他們得到過多少的頭銜,取勝過多少比賽,節次和對抗。在我們努力衡量這些因素的時候,你應當作為整體來衡量,需要有足夠的形式和足夠的時間。你可以從球員的取勝經歷中得到信心,像肖恩-巴蒂爾,他贏得過大學的國家冠軍,以及高中的洲冠軍,而路易絲-斯科拉在許多國際籃球賽上取得過勝利。陣容中的許多球員都是這樣。

“當你尋找球員的時候,如果那是你唯一重視的,你就可能犯了大錯誤,如果取勝的背景和其他的一些事情相結合,我認為那才是有效的,那也是我們過去一直在使用的。”

現在是第四節,卡爾-蘭德里開始打出統治力的表現,這位二年級的前鋒是火箭隊季前賽的亮點。在他的新秀賽季,作為聯盟中高效率的球員之一,他引起大家的廣泛關注。我問Hinkie是否對蘭德里的新秀賽季感到驚訝。

“我們選擇蘭德里是因為我們認為他優秀,在普渡大學的時候他就是一名被低估的球員。我們喜歡他的籃板以及他的進攻,但是我們不能預測他能那么早地表現出來,因為新秀往往出場時間有限。 根據他上個賽季的表現,利用分析學的方法,你可以得出他前途無量的結論。他的運動能力在提高,他也是一直很努力的球員,上個賽季他是聯盟中進攻籃板非常好的球員。

Hinkie說“讓我們球隊有興趣投資的是那些能打多個位置的球員,這能讓球隊較少受傷病的影響。在球隊有球員受傷之前,一個很好的選擇是投資一個多面手,這樣的球員能讓教練組靈活地選擇不同風格的組合,根據不同的對手,可以選擇大個、小個、快速、慢節奏、由里到外以及擋拆等多種形式的配合。

第二個好處是在漫長的82場常規賽中降低球員受傷的危險,不可避免地有時候球員的身體沒有處于好的狀態,因此,如果球隊中有幾個球員能出任多個位置,那也就降低了球員受傷的危險。那也就是巴蒂爾讓我們感興趣的原因,因為他可以打2號位和3號位,以及短時間在4號位上,同時能防守對手最好的得分手。

“拿特雷西來說,他就是真正兩個位置的球員,在比賽的末尾階段,他能出任組織后衛,他的身高和運動能力讓他勝任球隊的多個位置。現在我們有羅恩能打兩三個位置,包括姚明,必要的話所有的大個球員都能打兩個位置。查克-海耶斯是個可敬的中鋒替補,即使他在4號位很出色,喬伊-多西也是一樣,路易絲是4號位的球員,在對抗許多的替補中鋒上也很成功。”

最后一點是Hinkie的論文對NBA聯盟比賽規則的改變。

隨著NBA聯盟比賽規則的改變,比賽更傾向于朝著快速方面發展。現在,你可以看到一些砍殺的球員,以及很多不斷地攻擊籃下的球員。許多球隊在尋找如何應對的辦法,因此,蓋帽、身高和運動能力就比以往更加受重視。如果你是一名好的蓋帽球員,可以站在弱側,當對手突破你的時候,你可以在不犯規的情況下蓋掉他的投籃,這讓你非常具有價值。

另一個是利用速度攻擊籃下,如果你不能找到身材高大的球員,你被迫尋找其它的方式進行對抗。查克-海耶斯作為6尺5英寸的球員就是這種類型,他不能打出很多的蓋帽,或者是在籃筐上面打球,但是他可以用他的側向移動速度,對他的防守幫助很大,他已經成為聯盟中一對一很好的防守球員,而且,他已經證明能幫助隊友的防守。對于弱側的大個球員,經常與控球的球員競爭看誰先到禁區的另一側,靈活性能讓身材不高的球員起到大個球員的作用。

時鐘已經慢慢地進入午夜,但是, 我仍然有一些想要知道的事情。在聽過了Hinkie整晚談論替補球員像巴里,布魯克斯,蘭德里和海耶斯之后,我想知道火箭隊是如何組成最佳陣容的?

Hinkie解釋道“你已經聽我談論了使用陣容分析和數據進行不同球員的組合,看看這些能進一步地告訴我們什么,但是我會說我們不會盲目地看這些數據,因為有時候一名球員適合于特殊的陣容,你必須品味其中的不同,看是這些還是其它的事情在起作用。”

一個典型的情況是你經常看到當一個球員出場時間很少的時候,他打出了很高的水準,然而,這很難從中進行預測,理由是:他經常以那樣的方式打球,因為教練組讓他那樣他會很成功。因此,他們僅僅是讓他在合適的對位情況下才有那樣的效果。在那樣的情況下,如果你認為讓他首發,或者是增加他的出場時間,會得到同樣的效果,那是一個謬論,你必須仔細地考慮。

同時,我認為非常重要的一點是不應當忽視球員過去的表現,我們經常談論是否值得去嘗試一個新的陣容組合,或者是否值得嘗試這兩個球員的組合,或者是球員的心理是否能接受替補出場還是首發,或者是打角色球員,或者是打手中有球的進攻,或者是在底角等待投籃的機會,你必須研究這些。

因此,沒有答案,我們有可用的工具,偵查過程告訴我們什么,教練組成員告訴我們什么,但是,同時還要花費很長時間去平衡數據,告訴我們的和我們所看到的。

雖然有片刻的滿足,但是,仍然還有很多問題需要回答,不僅僅是疲倦,我離開了 Hinkie的辦公室,他和他的同事們繼續著沒有止境的探索。這是一個漫長而辛苦的過程,絕對是。

但是令人厭煩么? 絕不是。

對火箭隊網站有任何的意見和建議,請給Jason Friedman發送email: jasonf@rocketba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