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尼-巴克斯
在距離家鄉的大洋另一邊﹐他在一個不太可能的地方找到了自己的比賽

大多數美國人都知道雅典是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發源地和最近的主辦城市﹐但是對於三百萬稱這座希臘中心的城市為自己家鄉的人來說還有更多。火箭隊的前場新人朗尼-巴克斯特親身感受到了雅典﹐這位來自馬裡蘭的球員在上賽季被新奧爾良黃蜂隊放棄之後來到了歐洲。

自從他幫助馬裡蘭大學贏得2002年NCAA大學冠軍之後﹐巴克斯特打了兩年平常的NBA比賽。巴克斯特過去兩個賽季在芝加哥(最初在第二輪(總第44順位)選中他的球隊)﹐多倫多和華盛頓。在2004-05NBA賽季前的117場比賽中﹐巴克斯特平均每場四分多及三個籃板。

但在被挪到夏洛特的NBA新軍然後去年秋天與亞特蘭大簽約又被放棄之後﹐事情對巴克斯特來說開始出錯了。他覺得他在新奧爾良找到了家﹐但在12月的幾個星期的四場比賽裡﹐他沒能在掙扎中的黃蜂隊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只拿到6分。

他的NBA2004-05賽季機會就這樣結束之後﹐是在雅典讓巴克斯特不僅找到了一個舉辦世界上最大的運動會的城市。他找回了自己的比賽。在距離丰田中心6000英里和大洋的另一側﹐巴克斯特在2005年春回到了球場上為希臘歐洲聯盟的雅典Panathinaikos隊打球。

在12場比賽中﹐在希臘半個賽季還少一點點﹐巴克斯特攻下86分和接近60個籃板﹐拿到了希臘常規賽季的冠軍。對那些覺得這些數字並不是很突出的人來說﹐請記住歐洲比賽是和美國比賽有很大不同的。

這並不是歐洲比賽唯一不同的地方。巴克斯特說雖然球迷的熱情在歐洲是同樣的﹐但他們對客隊比在美國的球迷對客隊更有敵意。

“觀眾臺上有焰火發射﹐”巴克斯特說。“他們會向我們扔﹐並且向我們吐痰。我第一場比賽時覺得‘哇﹐這是什麼?’有保安人員在場﹐但他們在這種情況下能怎麼辦呢?”

“在那邊是一種不同類型的比賽﹐”巴克斯特說。“是一個非常好的學習經驗。那裡更是一種團隊比賽。很多戰術都是不同的。” 巴克斯特接ぴ說水瓶也經常會被扔到場上﹐而且他的頭被擊中過。儘管有敵意的球迷們﹐巴克斯特還是找到時間在很多方面享受這個城市。

“我們會去俱樂部﹐”巴克斯特說。“有很多樂趣。他們在那裡扔鮮花﹐而且每個都在唱歌。玩得很開心﹐那裡食物也很好﹐很好也很健康。”

巴克斯特說儘管他很享受他在歐洲的短暫停留﹐他還是很高興回到美國和NBA。巴克斯特季前賽在休斯頓打得不錯﹐大部份上場時間是在下半場﹐而且如果他真的進入這支有才華的休斯頓俱樂部的話﹐他知道自己的角色將是什麼。

“我只想努力﹐”巴克斯特說。“我會去做一些小的事情﹐可能並不會在技術統計表上顯現出來﹐而那可能就是我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