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9日,星期五,10:25 AM

一個圣誕故事


火箭隊在Ronald McDonald House傳送假日快樂

Jason Friedman
Rockets.com Staff Writer

休斯敦 - 如果你以前聽說過這個故事,請不用看。

由于這個假期充滿著商業主義和物質主義,憤世嫉俗和厭倦的成年人不再為圣誕有關的事情而著迷。讓我們稱這個人為Ebenezer,或者就是Jason。但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那個同樣無情的人,在與一些不幸的人們在一起之后,瞬間他被感化了 – 突然之間,發現圣誕精神還活著,而且更加強烈。

星期四晚上,火箭隊和西南航空組隊,走訪了在休斯敦的Ronald McDonald House,如果你不了解Ronald McDonald House,它是為身患癌癥或者是其它疾病的孩子們提供治療的一個家。自從颶風Ike奇襲這里之后,這次聚會是這里舉行的最大規模的社交聚會,在遭受颶風破壞后,這里的許多設施需要重建。因此,這不僅是圣誕慶祝會,而且也是這個建筑重新全面恢復了它的功能的標志。

我不知道這個晚上的活動期望什么,我所知道的就是我從來沒有停止微笑,一次也沒有。

在激情舞蹈隊隊員的幫助下,火箭熊Clutch首先開始了這項活動,孩子們非常喜歡火箭熊,他自始至終一直與孩子們打成一片。

隨著大家情緒的激動,球員們開始上臺,先后介紹了羅恩-阿泰斯特、卡爾-蘭德里、盧瑟-赫德和喬伊-多西,他們排成一隊,然后輪流扮演圣誕老人,給屋子里的每一個孩子發放禮物。

當孩子們收到來自于他們生活中的英雄們送給的禮物的時候,無法用言語來表達他們臉上的喜悅。他們的表情好象是敬畏、驚訝、天真沒有參雜的喜悅,但是,我只是在那里猜測。

連續三次參加這項活動的盧瑟-赫德說“當孩子們看到我們給他們的禮物時,能看到孩子們臉上的表情令人高興,這也是我們來到這里的原因。”

大家的情緒就像是坐過山車一樣,看到這么多的歡樂令我們興奮。然而,當我們意識到這將會是其中一些孩子最后的一個圣誕,我們的興奮突然之間消失了。那樣的想法在一些孩子的家長臉上也能看得出來,經歷著歡快、絕望,歡快、絕望,球員們也能感受到。

赫德說“我們正在發放禮物,你會聽到人們說一些孩子不能拿到禮物,因為現在他們正在接受手術,或者一些孩子不能來到這里,因為他們的病已經很重了,因此,我盡量讓來到這里的孩子們感到特別,也祝福那些不能來這里的孩子們,早日康復。”

送禮物的活動幾乎結束,然后所有人都圍坐在一個巨大的桌子邊,大家一起制作以往沒有看過的最奇特的甜點。

但是,就在做出轉換之前,一位坐在輪椅上的16歲女孩Marissa Pino打斷了我的思緒,我們開始交談,她告所我她是多么渴望這一天的到來,因為她是一名超級籃球迷,尤其是她來自于墨西哥,在那里NBA球星是非常難見到的。她在這里已經有2個月了,計劃還要呆9個月。這是她第三次到這里治療骨癌,這一次醫生采用一種更加強烈的不同方法。她討論她的化療和放療,就好像是在談論今晚火箭隊與國王隊的比賽。

我有些困惑,我的意思是我能說什么?只能說‘好運’。在那特殊的時刻,一個腫塊在我的喉嚨形成,我意識到這成為了我自己圣誕的一部分。

Marissa的輪椅走到點心制作的桌子邊,在那里笑聲一片,卡爾試圖一口吃下一大塊甜點引起桌邊的每個人都笑了起來,羅恩與身邊的小女孩在交談,喬伊不停地在笑,很難分辨出是誰更高興,是孩子們還是球員。

對于火箭隊來說,這只是他們“賽季送溫暖”活動的一部分, 對于這個活動的價值,坦白地說,我為自己能成為這個組織的一員而感到驕傲。

最后是握手、擁抱和合影留念,球員們為大家提供比薩餅(是的,晚飯是在甜點之后,嘿,有誰在意,因為這是圣誕)。

但是,在我離開之前,我有幾件事情要做,我走到與妹妹交談的Marissa身邊,我祝福她圣誕快樂,在未來的日子里堅強。 但是,我是在與誰開玩笑?這個十幾歲的孩子在過去的兩年中展示的勇氣要勝過我的一生,她告訴我,如果我在意,可以打電話和檢查她,我會的,我承諾我會的。

當我將要走出這所建筑的時候,有一些人走過來向我表示感謝,但是,他們沒有理解,我一直想要解釋的是:

不,不,不。

謝謝 你們

對火箭隊網站有任何的意見,請發送Email:Jason Friedman.